(作者:永逸)

廖暉郭東坡原燾萬永祥在全國政協的職務安排

第十屆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昨日先後舉行主席團常務主席會議第一次會議和主席團第二次會議,其主要議程是通過政協第十屆全國委員會主席、副主席、秘書長、常務委員候選人名單草案。

新一屆全國政協將由中共中央常務委員會委員賈慶林出任,這在去年十一月中共「十六大」時就已確定了下來,應當是沒有什麼懸念。而名列第十屆全國政協「中國共產黨」界別名單內的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廖暉,是否一如日來紛傳的將會名列副主席候選人名單內,相信人們也已是心中有數。實際上,日來北京街頭上就有小道消息,謂廖暉將會高升屬於「國家領導人」序列的全國政協副主席,而且還排在副主席的第二位,僅次於常務副主席王忠禹,前於按不成文慣例兼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中共中央統戰部長劉延東。

前幾天,當街頭傳聞廖暉高升全國政協副主席時,是指稱他將會離開國務院港澳辦,亦即專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這一說法有其道理。這是因為,正如前述,全國政協副主席屬於「黨和國家領導人」序列,地位甚高,不可能再兼任在國務院中只是屬於辦事機構序列的港澳辦的主任。確實,這兩個職務之間也在職級位階上存在著頗大的落差。如果兼任,就可能會形成「千里馬拉小車」的「不對稱」狀況。何況,按照中央規範,屬於「黨和國家領導人」序列的官員,享受一定的警衛規格。如廖暉仍兼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這就可能會使本來就已經門禁森嚴,港澳居民難以產生親切感的港澳辦,更是戒備嚴森,拒港澳居民於千里之外了。

然而,昨日傳來的消息,卻謂廖暉在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之後,仍將兼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為此,香港一些政論家紛紛作出評論。其中劉紹銳指出,這一安排是過渡期的安排,顯示港澳辦在短期內不會撤銷。至於在本屆政府五年任期內是否撤銷,則仍有待觀察。

劉紹銳作出這樣的分析,並將之與港澳辦是否撤銷掛聯起來,可能是鑑於港澳辦的兩位副主任陳佐洱、徐澤,不具中共中央委員的身份,連候補中央委員也不是,倘廖暉不再兼任港澳辦主任,則難以內升,而港澳工作的專業性甚強,從港澳辦以外派遣「空降部隊」接任,並不利於工作的穩定性及延續性,除非是由香港中聯辦或澳門中聯辦調派具有中央委員身份的高杞仁、白志健接任,但這個可能性似乎又並不大。在此情況下,廖暉就只好繼續「屈就」兼任港澳辦主任了。

其實,由「黨和國家領導人」序列官員兼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並非沒有先例。其中最為人所熟悉的,是曾先後擔任屬於「黨和國家領導人」序列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國務院副總理,後在也屬於「黨和國家領導人」序列的中共中央顧委會常委任上兼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的姬鵬飛。不過,當時處於中英談判和中葡談判,及香港基本法和澳門基本法的起草期間的關鍵時刻,港澳事務工作的重要性、複雜性、艱巨性非常凸顯,必須要有「黨和國家領導人」級別的官員親自坐鎮。而現今因港澳已先後回歸,港澳事務工作已走上正軌,屬於常態管理的形態,並不能與「姬鵬飛時期」相提併論。

與國務院港澳辦同時受到「將會併撤」傳言困擾的,是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其原因,是因為接替郭東坡出任其主任的陳玉傑,也是連中共中央候補委員的身份也沒有,故人們都將這一安排視為「過渡性安排」〔可參閱本欄二月二十六日述評〕。巧合的是,陳玉傑與郭東坡一起,今次都被邀請出任第十屆全國政協的委員,而且都是在「對外友好界」之內。不過,有消息說,郭東坡將會出任第十屆全國政協的九個專門委員會之一的「港澳台僑委員會」的副主任。由於在七名副主任名額中,第九屆的張偉超是國務院僑務辦的前副主任,他又以「僑聯」界別連任第十屆政協委員,估計他仍可連任「港澳台僑委員會」副主任。再加上郭東坡,僑務系統就佔了兩個名額〔郭東坡因曾任前澳門新華社社長,故也可算代表半個「澳門」〕,故陳玉傑已不可能再擠身於「港澳台僑委員會」副主任名單之內。

曾任外交部駐澳門特區特派員的原燾,是第九屆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的副主任。原燾連任第十屆政協委員,故相信他的「外事委員會」副主任,仍將會得到連任。不過,現任特派員萬永祥也是第十屆全國政協的委員,而且與原燾一樣,都是屬於「對外友好界」,不知他是否亦可在「外事委員會」副主任中佔有一席?但由於「外事委員會」只有五個副主任名額,在「僧多粥少」下,要能「上榜」,並不容易。何況,原燾是在國務院外事辦公室副主任任上被全國政協常委會任命為「外事委員會」副主任,而不是因其後來的外交部特派員的身份兼任此職的,故萬永祥倘未獲第十屆全國政協常委會第一次會議任命為「外事委員會」副主任,也並不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