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全國人大、政協常委會澳門委員安排之揣議

據香港媒體報導,擔任第十屆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香港區委員的兩個分組〔第四十八、四十九組〕的召集人徐展堂、伍淑清、楊孫西、吳光正、何柱國、余國春、黃光漢、張永珍、鄒哲開、劉漢銓、李澤鉅、陳永棋、郭炳湘、梁振英等十四人,均名列新一屆全國政協常委會委員的候選人。如按此類推,身為澳門組〔第五十組〕的四名召集人李勇武、何鴻燊、吳福、楊俊文,也應是新一屆全國政協常委會委員的候選人。由於按照政協的選舉「遊戲規則」,常委會委員是「等額選舉」,只要能獲得過半票數,即可當選,故相信澳門的四位候選人,能夠當選的機率已是百分之百。

對比第九屆全國政協常委會,澳門區只有三個名額〔王啟人、何鴻燊、吳福〕,第十屆全國政協常委會的澳門區委員的名額,就將會增加一個,增幅達到百分之三十三,比香港的的百分之二十增幅要大。這也可算是中央對澳門特區的特別照顧。

當然,楊俊文的上位,可能也有「補強」的意思。這是因為,除了來自澳門中聯辦的李勇武委員是年富力強之外,何鴻燊和吳福兩位委員的年齡,如按「年輕化」的標准衡量,似是已經「超標」。何況,何鴻燊面對「金沙」等新賭場來勢洶洶的競爭態勢,必須運籌帷幄、沉著應戰,未必有那麼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參加平均每三個月召開一次的全國政協常委會會議,故也可算是年富力強的楊俊文的上位,就當可彌補因此而出現的「不足」。如從長遠眼光看,到五年後的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召開時,何鴻燊、吳福兩位委員有可能會以李瑞環主席為榜樣,瀟洒退位,不留下一片云彩。而已在常委會中浸淫學習了五年的楊俊文,就可以「老將」的資格,帶領屆時選出的「新兵」參與全國政協常委會的工作,以免出現「斷層」狀況。這也可算是五年後新老交接的一項預先安排。

從第八屆全國政協開始,以中央駐澳機構負責人身份出任常委會委員的,都是其「一把手」,如第八屆的郭東坡,第九屆的王啟人。但今屆則是由「二把手」李勇武取而代之,與香港的「規格」相符,這就適應了澳門中聯辦已經升格為正部級機構,與香港中聯辦處於同一位階的現實。此後,澳門各界愛國愛澳人士,就不必為香港中聯辦「一把手」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二把手」是全國政協常委會委員,而澳門中聯辦「一把手」則只是全國政協常委會委員的「大香港小澳門」狀態,自怨白艾了。

實際上,從澳門中聯辦主任白志健已被推舉為第十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的主席團成員,這就預示著他極有可能會被安排為常委會委員的候選人,並因是屬於「受保障名額」而有機會高票當選的情況來看,澳門中聯辦的「一把手」與香港中聯辦的「一把手」同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更同是中共中央委員〔過去則是香港中聯辦「一把手」是中央委員,澳門中聯辦及其前身澳門新華社「一把手」是中央候補委員或中紀委委員〕的情況就將折射出,中央對港澳兩地的政治地位安排真正做到了「一碗水端平」。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名額安排上,過去香港是獲分配了兩個名額〔霍英東、安子介〕,澳門則只有一個名額〔馬萬祺〕,儘管是出於香港的城市規模比澳門大、人口比澳門多的因素而作出的「比例安排」,但也予人「不對稱」之感。而在今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名額的安排,據說安子介逝世後遺下的空缺不再予以填補,這就將會形成香港與澳門「一比一」的平衡狀況。儘管減少香港的副主席名額,是受全體副主席名額減少七名的影響,但由於削減的其他六個副主席名額,基本上是具於中共黨員身份者,如按此一標准,香港名額應不受「削減」的影響,故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港澳名額「扯平」的安排,就更顯得澳門的政治地位與香港「看齊」。

回頭說到全國人大常委會名額安排問題。在三月四日第十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預備會議上通過的主席團成員名單上,澳門代表有三人〔白志健、劉焯華、賀一誠〕,香港則有四人〔高祀仁、吳康民、曾憲梓、袁武〕。這相對於香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有三十六人,澳門區全國人大代表則只有十二人的情況來說,已算是對澳門的特別照顧。

然而,在新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名額分配方面,則極有可能不會也來個這樣的「一刀切」。最樂觀的估計,香港區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名額,仍將保留兩名〔第九屆是姜恩柱、曾憲梓〕,極有可能是高杞仁、曾憲梓。如果要照顧到駐港中資機構,則或許會增加一個袁武〔招商局〕。而在澳門方面,過去是一名〔先是何厚鏵,後是賀一誠〕,但鑑於在第八屆與第九屆換屆時,澳門曾有增加一名常委會委員的訴求,說不定這次換屆中央將會滿足澳門的要求,安排兩個常委會委員名額給澳門。如此這樣,白志健與賀一誠的機會也就將會較高。

本來,身為主席團成員及澳門特區代表團團長的劉焯華,很有資格「晉常」。但考慮到澳門區的常委會委員名額有限,在既要照顧到賀一誠連任,又要適應中聯辦負責人出任常委會委員的需要的情況下,劉焯華就只能「讓賢」。何況,全國人大常委會每兩個月召開一次會議,每次的會期亦在一個星期以上,劉焯華身為澳門立法會的副主席,不可能對中央和特區的立法活動都能兼顧得好。尤其是在目前「專職常委會委員」呼聲甚高的情況下,同時作為兩級立法機關的成員,就必然會影響到履行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職責的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