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港澳辦澳門司同仁著書披露中葡談判內情〔下〕

〔續〕《澳門問題讀本》一書又披露,中國政府對於收回澳門的時間,曾有早於、同時及晚於香港三種方案,但到香港問題解決後的中葡談判時,實際上就只有晚於香港的一種選擇。晚多少?一年、兩年,還是三年、五年,甚至十幾年?這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其實,中方在談判開始時,就已明確表示,考慮到中葡之間的友好關係,中方對最早的與香港同時收回澳門的安排改為與香港錯開,擬比香港晚一年,即一九九八年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這樣做,有利於澳門的平穩過渡,也充分照顧了葡方的尊嚴與面子。但葡方強調,澳門與香港不同,中方應給葡方更多的過渡時間,至少不能少於給予香港的十二年過渡期,倘若香港有十二年過渡期,而澳門少於十二年,則葡國內各派政治力量都會對執政黨和談判代表團群起而攻之,將造成談判的極大困難。對此,雙方經過長時間的反覆磋商,到第三輪會談結束時,這仍然是一個懸而不決、分歧最大的問題之一。

書中又透露,在中葡工作小組的第一階段工作中,葡方草案在中方草案所提「中葡兩國政府滿意地回顧了兩國建交以來兩國政府和人民之間的友好關係的發展」的「友好關係」之前加上「古老」二字的修飾語。將中方提出的「澳門地區歷來是中國領土」,改為「長期以來在葡萄牙管理之下的澳門地區是中國領土」。又刪除了中方「妥善解決歷史遺留下來的澳門問題」一句中的「歷史遺留下來的」提法。此外,葡方草案還有意刪除「中國政府聲明決定收回澳門,並對之恢復行使主權」一句極為重要的話。這些改動都涉及到澳門歷史和澳門主權歸屬這一敏感的、原則的問題。對此,中方代表嚴肅地闡明了自己的立場。表示在澳門問題上,過去的歷史是中國人民遭受屈辱的歷史,把「古老」和「友好關係」扯在一塊,顯然不符合歷史的實際情況。刪掉了「歷史」一詞,加上了「長期以來在葡萄牙管理之下」一句,這樣的改動,既模糊了澳門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這一歷史事實,又掩蓋了葡過去管理澳門的歷史原因和性質。這種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做法顯然是不能接受的。同樣,葡方草案刪掉了「歷史遺留下來的」提法,也涉及到問題的實質方面。中方不使用「不平等條約」這樣的提法,而使用「歷史遺留下來」這樣中性的提法,正是對葡方面子的很大照顧,何況,葡總統埃亞內斯訪華時,兩國新聞公報已經使用過這個提法,有什麼理由刪掉呢?

第二階段工作小組除逐條逐段討論了聯合聲明主體文本之外,葡方還提出了附件一的修改稿。中方對此作了原則性的評論。中方表示,中葡聯合聲明附件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澳門基本政策的具體說明,是中國政府自己制訂的國內政策,而不是兩國的共同政策。但葡方的修改稿在內容和結構上都對中方草案作了很大改動,這不符合葡方團長所作出的承諾,即葡方同意附件一中方草案的基本框架和內容,只准備在此基礎上做一些文字上和結構上的修改和調整。中方強調,附件一的修改應該以中方的協議文本著案為基礎進行文字修訂,而不能另搞一個文本。後來,葡方接受了中方的意見,在第三階段工作小組工作中,以中方文本為基礎進行了討論,並聲稱以此作為提交兩國政府代表團進一步磋商的初步的共同的文本。

第三階段工作小組工作從二月十七日開始,至二月二十八日基本結束。這一階段逐條逐段討論修改聯合聲明主體文本之外,還逐條逐段地討論修改聯合聲明附件一及附件二的上半部份:關於中葡聯合聯絡小組。這一階段結束時,雙方形成的共同文本,絕大部份內容已完全取得一致,僅餘個別問題需提交兩國代表團去進一步討論。在聯合聲明部分,主要有「歷史遺留下來的」表述,「收回和交還澳門的」提法。在附件一,主要有關於澳門特別行政區居民各項權利和自由的表述,關於保護文物問題的提法,關於公務員退休金的表述,以及關於澳門土地契約和發行澳門幣的提法。這些問題還需要進一步討論。此外,還有兩個工作小組尚未討論到的時間問題:中國政府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的時間以及中葡聯合聯絡小組進駐澳門和開展工作的時間,這要由更高一層去協商。

在三個多月的時間裡,工作小組以連續作戰的精神,基本完成了聯合聲明所有文件的磋商,並形成了共同文本。這其中的艱苦、複雜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到。我們是以一種前所未有的「一國兩制」方式來解決歷史遺留下來的澳門問題,所形成的文件內容涉及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各個方面,是一個內容龐雜的系統工程。由於雙方的立場、觀點、方法、文化、修養、語言等的差異,使磋商變得困難和複雜。為了及時完成任務,小組往往採取連續作戰的辦法,每天上午各一場,有時晚上還加一場,有好幾次是從早上九點直談到翌日凌晨兩三點。正是在這種精神鼓舞下,本著對歷史和對澳門居民負責的精神,在兩個團長具體指導下,較好地完成了這一光榮而又艱巨的任務。

經過前三輪會談和工作小組幾個月的努力,中葡聯合聲明主體文本及其附件的絕大部分問題已經得到解決,只剩下少數幾個分歧較大的實質性問題需要深入磋商。雙方經過連續幾天的共同努力,這些問題也都一一得到了解決。

關於收回澳門的日期。雖然經一月下旬葡外交國務秘書蘇亞雷斯的北京之行,雙方仍然未取得一致。三月七日,葡萄牙總統蘇亞雷斯又一次主持召開最高國務會議,接受中方關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收回澳門的要求。至此,曠日持久的中葡談判的關鍵問題──收回澳門的時間問題終於得到解決。這個日期,既實現了中國政府關於本世紀末收回港澳的目標,也充分照顧了葡方的利益,是中葡友好合作伙伴關係的又一體現。

關於主權交接的表述。原來的表述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收回澳門。葡萄牙共和國政府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交還澳門。葡方表示,葡早已承認澳門是中國領土,葡不能把自己並不擁有的東西交出去,因此,難以接受「收回」「交還」的字樣。中方表示,對主權問題的表達方式,可以考慮葡方意見,即只提中方對澳門恢復行使主權,不提葡方交還澳門。

關於保護門歷史文物問題。葡方反覆強調此問題的重要性,堅持將之列入聯合聲明。並稱香港協議強調了經濟,葡在澳門沒有多少經濟利益,澳門協議應強調葡文化利益。中方表示,聯合聲明附件一草案已載明依法保護在澳門的歷史文物的內容,本來沒有必要再在聯合聲明中寫上。但考慮到葡方的強烈愿望,依法保護文物也是我們的一貫政策,作為一種友好的表示,可以在聯合聲明第二款中國政府的十二條政策的第五條中加上一句話:澳門特別行政區自行制訂有關文化、教育和科技政策,並依法保護在澳門的文物。對此,葡方表示滿意。

關於國籍問題。由於經過長時間談判無法縮小雙方的分歧,於是決定以備忘錄方式表明各自的立場。雖然是各說各話,仍舊經過相互磋商。這中間,往往為了一句話、一句提法花去了很多時間。

關於附件一。第四輪會談中,雙方重點磋商討論了澳門居民的基本權利問題、在澳門注冊的銀行行使或繼續行使發行澳門幣代理職能問題,特區政府能否行使立法職能問題、宗教信仰自由的含義問題等等,並一一得到了解決。
關於附件二。對中葡聯合聯絡小組,磋商分歧最大的是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結束工作後,小組還要不要以其他形式繼續開會,以便處理未盡事宜。中方認為,特區政府成立後,沒有必要再有這樣一個機構活動。如有未盡事宜,可通過正常外交渠道進行磋商。葡方最後同意了中方意見。關於中葡土地小組,難度最大的是要不要確定每年批地的數量,以及確定多少為宜。葡方堅持跟香港協議一樣,寫明每年批地額度。最後,中方同意葡方這一提議,雙方並就每年批地二十公頃達成協議。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