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全國人大常委會政協專委會的澳門區成員

前日舉行的第十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第五次全體會議,以差額選舉的方式選舉產生了新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委員,正如人們事前所預料的那樣,四十五歲的澳門特區全國人大代表賀一誠獲得了連任。

對比於也獲得連任的香港特區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曾憲梓、賀一誠是高票當選,以二千八百八十五票贊成,三十八票反對,十七票棄權,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七點八,排名第二十七的佳績,將二千七百四十八票贊成,一百二十九票反對,五十七票棄權,得票率為百分之九十三點二,排名為一百二十三的曾憲梓,遠遠甩在了後面。

賀一誠之所以得以高票當選,當然是與他正處於中國當今政壇上「當紅」的年齡層次,及具有大專學歷,又是經濟管理專才,是當今最為吃香的「知識化、專業化、年輕化」及「拼經濟」類型人才,自然受到接近三千名人大代表的高度肯定。當然,也與他是澳門區的常務委員的唯一候選人,屬於「當選保障名額」,有很大關係。

那麼,曾憲梓同樣也是香港區的常務委員的唯一候選人,也是屬於「當選保障名額」,為何其得票率卻是並不理想,未能充分反映受「保護」特殊照顧呢?究其原因,可能是與他年齡偏大,有很大關係。實際上,如同在政協常委會委員選舉中,年齡偏大的候選人的得票率均不如理想的情況一樣,這次全國人大常務委員的選舉,年齡偏大的候選人大多「低空掠過」,甚至是遭到「差」掉,連爭取連任的陳光毅、阮崇武、史玉孝等人也不例外。

在以往,香港區共有兩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其中一位是香港居民,另一位則是中央駐港機構的負責人,如歷屆的許家屯、周南、姜恩柱。在澳門,則是只有一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是由澳門居民出任,如歷屆的何賢、馬萬祺、何厚鏵、賀一誠。因只有一個名額,故中央駐澳機構負責人並未被安排參選常務委員。為此,在一九九八年全國人大換屆時,曾有過爭取增加幾名全國人大代表名額,在「水漲船高」下,也爭取多一名常務委員名額,讓中央駐澳機構負責人也能當選為常務委員,以與香港看齊,避免「大香港小澳門」的感覺。但當時因澳門尚未回歸,此議未獲中央接納。
澳門回歸後,澳門區全國人大代表由五大增至十二人,在理論上為澳門爭取多一個常務委員名額,打好了「組織基礎」,但在實際上卻未見有此安排。相反,在今年換屆時,連香港原有的一名由中央駐港機構負責人出任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名額,也給取消掉了,亦即香港區的常務委員由二人降為一人,倒過來向澳門「看齊」。在此情況下,中央駐澳機構負責人也未被安排為參選常務委員的候選人。

為何會出現這一情況?看來,很有可能是中央駐港澳機構已分別更名為「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有很大關係。這是因為,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五十六條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組成人員,不得兼任國家行政機關、審判機關、檢察機關職務。而中央人民政府駐港澳聯絡辦公室顧名思義,就是國家最高行政機關的派出單位,其負責人自然不能兼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這與過去的「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在名義上是屬於「國務院事業單位」,有著根本區別。

在全國人大前日選舉產生常委會委員的同時,第十屆全國政協常委會亦召開了第一次會議,其中一項議程是通過了政協十屆常委會關於設置專門委員會的決定及專委會主任、副主任、委員的名單。有多位澳門區委員或與澳門有淵源的委員榜上有名,比九屆政協只有吳福、原燾〔獲委任為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後才調任外交部特派員公署特派員〕等少數幾人的情況,可算是全國政協頗為重視澳門特區,這應是澳門回歸後政治生活地位大為提高的一個反映。

其中最觸目的,是曾任前澳門新華社社長的郭東坡,出任港澳台僑委員會主任。這應是對他在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主任任內,緊緊抓住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日陳水扁上台,及台灣當局的「僑委會」委員長張富美公然提出什麼「僑為三等」謬論的時機,與中央其他相關部門一道,在全球華人華僑中掀起聲勢浩大的「反獨促統」活動,及促使歐美許多傳統僑社紛分改掛五星紅旗的工作貢獻,並要借助他在這方面的經驗,進一步做好人民政協的聯絡港澳同胞,台灣同胞,海外僑胞的工作,共赴祖國統一大業。

郭東坡如同其在澳門及僑務系統工作時那樣,始終保持雷厲風行作風。據說,在他正式出任港澳台僑委員會主任後,將於本月底下月初率領該委員會的部分內地委員,到港澳地區考察,並與港澳區的全國政協委員聯誼。

正如前述,原燾是第九屆政協外事委員會的副主任。第十屆全國政協常委會仍然任命他為外事委員會副主任。而與此同時,現任外交部駐澳特派員公署特派員的萬永祥,也被任命為外事委員會的副主任。這就形成了前後兩任特派員都是外事委員會副主任的有趣現象。如再加上曾任中國駐葡國大使的武韜也是外事委員會的副主任,澳門可謂「佔盡便宜」,因為並無與香港有淵源的外交官被任命為外事委員會的正、副主任,連委員都沒有。

據說,原燾曾以在澳門工作過,對澳門懷有頗深感情為由,要求調往港澳台僑委員會,但全國政協領導層仍然認為他是外交官,並曾任國務院外事辦副主任,在外事委員會更能發揮專長,而說服他收回請求。

最令人感到遺憾的是,循「經濟界」獲邀請為全國政協委員的澳門特區政府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未有獲任命為經濟委員會的成員,使他失去一個與內地經濟界巨擘更視密,更頻繁接觸,以促進澳門經濟更好地發展的機會。

〔北京專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