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專委會專業性質甚強澳人代無緣身其中

第十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昨日召開第九次全體會議,表決全國人大各專門委員會組成人員,決定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各部部長、各委員會主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審計長、秘書長的人選。至此,新一屆全國人大及新一屆政府的組成人員,已全部選舉,決定產生,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和最高行政機關實現了平穩交接,新老交替,為中國特色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順利實施,又創下了一個成熟的範例。實踐証明,這種基於民主集中制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即以民主選舉為基礎,由人民選出自己的代表參與國家管理,行使人民當家作主權力的國家根本政治制度,是完全符合及適合我國的國情的,也是在中國實行人民民主的最佳形式,更充分地體現了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本質。中國實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社會主義民主在中國的成功實踐。

昨日全體會議首先進行的議程,是表決全國人大各專門委員會的組成人員。全國人大專門委員會是全國人大的常設工作機構,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受全國人大領導並向其負責。在全國人大閉會期間,受全國人大常委會領導。專門委員會都是按照專業分工原則組建的,其組成人員大多是熟悉本委員會業務的專家或有丰富實踐經驗的領導幹部。各專門委員會都有自己的專業優勢,便於它們對有關議案分門別類地進行深入、充分的調研和論証。

可能正因為是專門委員會的專業性質甚重,故在昨日決定成立的九個專門委員會的組成人員名單中,並無任何一位澳門特區的全國人大代表名列其榜。這與新一屆全國政協的各個專門委員會組成人員中,有若干名澳門區全國政協委員獲得任命,甚至有人被任命為副主任的情況相比,存在一定的落差。

其實,又何止是澳門區全國人大代表中無人被任命為全國人大各專門委員會的成員,就是連擁有大學校長及金融、証券、科技等專業人才的香港區全國人大代表,也無人被任命為各專門委員會的成員。不過,曾在前香港新華社〔即回歸後的香港中聯辦〕負責人的姜恩柱、劉山在等,則有分別被任命為外事委員會的主任及華僑事務委員會的副主任。

在九個專門委員會的組成人員中,唯一與澳門有間接關連的,是外事委員會委員李國華。她是前澳門新華社社長郭東坡的夫人,年前在對外經濟部副部長的位置上退了下來。其實,在第九屆全國人大任期內,她就已經是外事委員會的委員。而郭東坡則是第十屆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委員會的主任,可說是夫婦二人在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中,各自佔有一片天地、珠聯璧合,協調合作。

曾先後兩次來澳門指導澳門區全國人大代表選舉的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秘書長何椿霖,今次不但未能「再上層樓」,而且連秘書長的位置也不保,退居為內務司法委員會的主任委員。這有可能是他已年屆七十歲,有一定的關係。也有可是因為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秘書長的位階已被大為提高,必須由副委員長兼任〔盛華仁〕,而何椿霖則並未具備升任副委員長的資歷條件所致。

也正因為是全國人大各專門委員會的專門性質甚強,實際上其職能就是審議全國人大主席團或者全國人大常委會交付的決議案,向全國人大主席團或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屬於全國人大或全國人大常委會職權範圍內同本委員會有關的議案,審議全國人大常委會交付的被認為同憲法、法律相抵融的國務院的行政法規、法定和命令,國務院各部委的命令、指示和規章,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人大和它的常委會的地方性法規和決議,以及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人民政府的決定、命令和規章,提出報告,審議全國人大主席團或全國人大常委會交付的質詢案,聽取受質詢機關對質詢案的答覆……等,體現了全國人大除了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之外,還是一個立法機關,故今次當選的十九名專職常委,如鄭功成等人,都分別被安排在各專門委員會之中,甚至連在人大常委中選舉中落選了的竇樹華也名列內務司法委員會的委員。

昨日的決定國務院組成人員人選的過程中,有一個現象,頗為值得注意的,就是曾在上海工作過的副總理黃菊、國務委員陳至立等,其得票率都偏低。其中最低的是陳至立,其得票率為百分之八十七點八;黃菊稍為好些,但也只是百分之九十一點八。而其他成員則大多在百分之九十七以上,其中表現最佳的是民族事務委會主任李德洙,得票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八。

最令台灣記者感到寬慰的,是唐家璇並未完全接替錢其琛的角色作用,只是被決定為主管外交事務的國務委員,而對台事務並不能搭上手,可能是由副總理吳儀主責港澳台事務。這是有利於落實胡錦濤的「四點意見」,進一步減少在涉台事務中出現失誤的。

〔北京專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