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中央宜盡快將口頭承諾轉化為實質施政行為

新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分別會見澳門特首何厚鏵和香港特首董建華時,都表示將堅定不移地貫徹中央既定的方針政策,全力支持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的工作,加緊研究和落實有關進一步密切內地與香港經貿關係的安排。而中央政府採取的適合於香港的一些政策性安排,只要何厚鏵先生和特區政府認為也有需要,都可在澳門同步實施。胡錦濤主席還表示,「港珠澳大橋」計劃是一件「三贏」的好事。

胡錦濤主席和溫家寶總理的表態和承諾,使廣大港澳居民深受鼓舞,也增強了團結一致,自強不息,奮發進取的信心。正因為如此,我們更熱切期盼,胡主席和溫總理的口頭承諾,能夠盡快轉化為中央政府的實質施政行為,使廣大港澳居民能夠盡快享受到新一任中央政府支持港澳經濟復甦和發展的成果。

中央政府支持港澳經濟復甦和發展,已經推出或正在策劃不少新舉措。其中一項是「進一步密切內地與港澳經貿關係的安排」。而了解中央作出這一提法的背景的人們都知道,這一提法其實在一定程度上是香港、澳門與廣東跨境交通安排的代名詞。實際上,不久前香港特區政府提出「港珠澳大橋」計劃,並派出官員到上海向中央官員提出時,中央官員即宣稱中央將加緊研究、落實有關進一步密切內地與香港經貿關係的安排。既然如此,溫家寶總理前日重申這一提法,應是包含了對「港珠澳大橋」計劃的間接正面表態。

然而,盡管中央早已對「港珠澳大橋」表了態,也盡管國家計委〔現已部分改組為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亦曾派人到香港、澳門和廣東進行調查研究,但仍有不協調的情況出現。比如,就在「兩會」期間,已確定不再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梁廣大,仍在極力推銷「伶仃洋大橋」計劃,力指「港珠澳大橋」計劃的「不可行」。而重慶市委書記黃鎮東,亦在記者集體採訪中重申,在珠江口跨境交通大型工程項目上,他是主張「伶仃洋大橋」計劃的。另亦極力主張「伶仃洋大橋」計劃的盧瑞華,並未在「兩會」上發表對「港珠澳大橋」的看法,但相信曾身為「伶仃洋大橋」工程總指揮的他,不會輕易改變自己的立場。

因此,「港珠澳大橋」這個被胡錦濤視為可以「三贏」的計劃,預料仍將會在地方上遇到很大的阻力。單靠香港特區政府極力爭取,及澳門學術界、社會輿論積極鼓吹,如果沒有中央介入並主持,相信就將會形成「零和」的局面。

在此情況下,我們建議中央政府盡早成立有關粵港澳跨境交通大型基本建設協調機制,亦即是把過去的粵港和粵澳兩個跨境大型基建協調機制統合起來,並由中央主導及主持該機制的工作。這樣,一方面可以避免粵港和粵澳兩個協調小組各自為政,互不關聯﹔另一方面則可集中事權,消除來自廣東省的「地方利益保護主義」對「港珠澳大橋」計劃的干擾。這個機制的組成人員,應包括中央相關機構,如國務院港澳辦公室、交通部、建設部、環保總局、水利部,及廣東省政府,深圳和珠海市政府,以及香港、澳門兩個特區政府的代表。當然,為了提高該協調機制的公權力,亦即有足夠能力「鎮得住」來自地方上的干擾,其召集人應是國務院分工主管港澳事務的副總理或國務委員。

在此,我們對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的期望甚高。這是因為,他在浙江省委書記任內,正確處理浙江省與上海市、江蘇省、安徽省等省市的關係。這是長江三角洲區域經濟協調合作較為暢順,彼此之間並無「誰是龍頭」之爭,而是各省市都能夠服從集體分工,避免重複建設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另外,張德江在浙江省委書記任內,也積極推動連接浙江省與上海市、工程規模不亞於「港珠澳大橋」的「錢塘江大橋」計劃上馬,最近更獲得中央批准動工。為此,在張德江調到廣東省後,就有不少人推測,中央此一人事調動的用意,其中兩項就是借助他妥善處理好浙江省與上海市的關係的經驗,來妥善處理廣東省與港澳特區的關係,及借助他在浙江省推動民營企業發展的經驗,改變廣東省民營企業「只見星星,不見月亮」的情況。如果此一猜測符合事實,我們就更希望張德江能以中央領導人〔他是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身份和角度,來審視「港珠澳大橋」計劃,而不是從廣東省的地方利益出發。

同樣,盧瑞華已經卸任廣東省長職務,據說他的廣東省委副書記職務也因年齡「越線」而將會在短期內卸任。與此同時,他已在第十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被任命為全國人大華僑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因此,他的身份角色也已由廣東「地方官」轉換為「中央官」。故希望他日後在對待珠江口跨境交通大型基建項目問題上,不再以廣東「地方利益」出發,當然也不要再懷有「伶仃洋大橋工程總指揮情意結」,而應以「中央官」的視野,從更好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的高度,來審視「港珠澳大橋」計劃問題。

至於梁廣大,他現今既不是珠海市政府負責人,也不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只剩下一個全國人大代表的職務。希望他能認真履行人大代表的責任,多從審議列入人大的大會議程的議案和報告,參加全國人大的各項選舉,提出議案或質詢案等方面考慮問題,不要繼續執著於「伶仃洋大橋」計劃。一個「珠海國際機場」已成為「決策失誤」的典型,連累珠海市政府揹上了沉重的財政包袱,難道還要再搞個「伶仃洋大橋」來,在珠海市政府財政上再踩上一腳?

至於黃鎮東,由於重慶市與粵港澳大型基建工程沒有任何瓜葛,而且他還是一個「地方官」,為避「干預港澳事務」的「瓜田李下」之嫌,以後還是少談「伶仃洋大橋」計劃為佳。何況,無論是「港珠澳大橋」還是「伶仃洋大橋」,對「渝湛高速公路」溝通與香港聯繫的功能,都是一樣的,又何必如此執著於「伶仃洋大橋」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