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不能只滿足於已採取加強各口岸戒備措施

儘管澳門遠離中東地區,美伊戰爭的戰火不會蔓燃到澳門;也盡管長期以來中國政府在國際事務上採取「韜光養晦」、「不強出頭」策略,尤其是對美伊矛盾採取了既要求伊拉克執行聯合國關於銷毀大規模殺傷武器決議,又反對以戰爭解決問題的正確態度,故國際恐怖組織不一定會將澳門納入「恐怖報復」的對象名單,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澳門地區仍然不能因此而獨善其身,有所鬆懈,而必須從壞處著想,做好各種因應措施,將戰爭引發的各種後遺症對澳門的影響降低到最低甚至是完全消除其影響,以維護澳門來之不易的穩定繁榮局面,並避免廣大澳門居民的生活品質受到損害。

澳門只是一個直轄於中國中央政府的特別行政區,沒有外交權力,澳門特區的一切對外事務,均是由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因此,在美伊戰爭問題上,澳門特區不必也無權向外表態,這就可以避免在國際上引發各種尷尬後果﹕澳門無須表達「反戰」態度,就可使澳門與美國之間的貿易關係不會受到任何影響,這對以美國市場為主的澳門出口工業及對外貿易業,無疑就是一個可靠的保障。澳門也無須表達「挺美」態度,這樣也可避免激刺國際恐怖組織而遭受打擊報復。
當然,民間則無須顧及到上述忌諱。按照「澳門基本法」中賦予的言論自由權利,任何民間人士都有權表達自己的態度及感受。而以大多數澳門居民的基本人生觀是熱愛和平、反對戰爭的情況來看,尤其是擔心戰爭會影響澳門經濟及居民生活的心情,當然是持抱「反戰」立場的為多。不過,由於澳門地區部分居民的生活及意識形態受天主教義影響甚深,而天主教對伊斯蘭教是持排拒態度的,再加上澳門生活著一些葡裔居民,他們的戰爭觀可能會跟隨已加入「反伊聯盟」的葡國政府,故說不定也有部分澳門居民可能會「挺美」。我們尊重持各種不同觀點的居民發表言論的自由,也不反對他們以發表聲明或遊行示威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態度,但也希望兩種對立觀點能夠和平共處,互相尊重和包容,而不是以較為激烈的言論和行為來發泄、對抗。幸好,澳門居民向來較為平和,沒有「激烈示威」的傳統〔二零零零年初夏的失業工人騷亂例外〕,這點倒可放心。不過,警政及社會工作部門仍須及早制訂必要的防範及危機處理措施,以防萬一。

正如前述,由於中國政府主張以外交手段和平解決伊拉克問題,故相信即使國際恐怖組織狗急跳牆,在國際社會上進行恐怖報復活動,屬於中國的地方行政區域的澳門地區,不會是恐怖襲擊的目標地區。但是,由於葡國是「反伊聯盟」成員國之一,葡國政府又允許美英聯軍使用多達亞速爾群島作後勤補給基地;而在澳門,又有一家遠東最大的葡國總領事館,故仍不排除狗急跳牆的國際恐佈組織會將其列為恐怖報復的襲擊目標。如以辯証的觀點看,最危險的地區固然有時是最安全,相反最安全的地區有時也可能會是最危險,因為疏於防範較易下手也。何況,即使是在中國內部,也存在著受到國際恐怖組織資助的「疆獨」組織,他們的宗教信仰與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相同。或許,這些「疆獨」組織會趁美伊戰爭正酣之機,也在中國內地製造混亂,進行破壞,以對伊拉克作聲援呼應。而在內地各地,相信在國家安全和社會治安的要求下,已經加強了對「疆獨」勢力的防範。相對防範措施較為鬆疏的澳門,就難免會引起「疆獨」勢力的興趣。

因此,製訂及執行必要的防範措施,還是有必要的。這除了是依靠解放軍駐澳部隊及粵澳治安聯絡機制的護衛保障之外,澳門的警政部門也宜有一套可靠的因應機制。澳門警方前日宣佈加強各口岸的保安工作,及對旅遊區的保安巡邏,是正確的舉措。但看來還未足夠,還須深入化及擴延化。比如,在疏導市民方面,採取一些必要措施。香港特區政府為全港市民印製十萬冊反恐小冊子,教導市民注意日常安全及遇上襲擊時的應變方法,並列舉六大急救要點,及增購應付生化襲擊的藥物等做法,是值得澳門特區相關部門借鑑的。

另外,倘若這場戰爭的時間拖延得較長,可能會對澳門的石油供應等造成負面影響。特區政府相關部門也宜及早防患於未然,防止有供應商乘機抬升石油製品售價,以謀取暴利。與此同時,也宜吸取前一段時間非典型肺炎在鄰近地區爆發時,澳門也發生搶購白醋、板藍根潮的教訓,預防有人製造謠言催發石油製品及其他生活必需品〔如糧食等〕的搶購潮。

總之,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不要以為澳門距離戰場近萬公里,澳門就萬事大吉。及早做好應對措施,有百利而無一害。否則,在萬一真的直接或間接受到這場戰爭的影響時才臨急抱佛腳,所造成的損失及影響,誰也擔當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