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年齡揣議下屆全國人大政協澳區常委人選

在較早前召開的第十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和第十屆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中,有澳門區代表賀一誠當選連任新一屆全國人大的常務委員;並有澳區委員馬萬祺當選連任新一屆全國政協的副主席,吳福、何鴻燊當選連任新一屆全國政協的常務委員,另有李勇武、楊俊文新當選為全國政協的常務委員。

從上述各人的得票率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年齡較輕的候選人,其得票率就偏高;而年齡偏高的候選人,就遭遇不少反對票。比如,在因實行差額選舉而使選情呈現激烈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選舉中,賀一誠因為只有四十五歲,故其得票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七點八,排名第二十七。而在等額選舉、選情頗為平順的全國政協常委的選舉中,李勇武、楊俊文二人雖然是首次參選,但因二人的年齡相對較為年輕,故得票率頗為理想,均為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五。其中楊俊文只有一張棄權票,而李勇武也是只有一張反對票。至於年齡處於「中間層」的吳福,其得票率也達到百分之九十九點八六,亦即只有兩張反對票和一張棄權票。何鴻燊則已年達八十,盡管他在內地委員中的知名度很高,但也遭到不少委員說「不」,得票率只有百分之九十八點七,有二十一張反對票及六張棄權票,在二百多名候選人中,名列獲反對票最多候選人的第十一名,僅次於年齡甚高或具爭議性的張工、王忍之等人。

只有亦已年過八旬的馬萬祺的戰績未與其年齡掛鉤──他在參選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得票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九點四四,只有四張反對票和八張棄權票,是除阿不來提之外,獲反對票最少的候選人。這可能是與他是澳門區唯一的副主席候選人,有一定的關係。

澳門區候選人的年齡與得票率成為反比〔即年齡高者得票率則偏低〕的情況,與「兩會」各場選舉的主流選情基本吻合。這一現象,反映中共「十六大」所揭櫫的「知識化、專業化、年輕化」精神,亦影響及作用於「兩會」選舉。由此,在以後的各屆「兩會」選舉時,澳門區成員中獲推荐名的候選人,宜揚長避短,盡量安排年齡相對年輕的成員參選。否則,即使是因等額選舉〔政協常委〕及港澳候選人有「名額保障」,而必定當選,但也會因其得票率偏低而使澳門蒙羞。實際上,在這次全國人大常委選舉中,盡管香港區的候選人也有「名額保障」,而其唯一的候選人曾憲梓也擁有連任優勢,且曾在上屆選舉時以向全體代表贈送「金利來」領呔方式進行全場唯一的物質拜票活動,但因他年齡偏大〔六十九歲〕,得票率僅得百分之九十三點二,有一百二十九票反對、五十七票棄權,排名僅為一百二十三位。

這一現象,使我們聯想到,在五年後的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及第十一屆全國政協的常務委員選舉中,有關單位在推荐提名澳門區的候選人時,是否應當揚長避短,提名相對較為年齡的候選人的問題。因為在五年後,何鴻燊已經八十七歲,吳福也已經八十歲,如再參選,恐怕得票率會並不理想。

或許,屆時由於何、吳二人皆已年過八旬,按照「年輕化」的要求,有關方面不一定再會安排他倆參選全國政協常委。而據有關規定和慣例,如果不被安排為常委候選人,以年過八旬的年齡,也就更不適宜再任全國政協委員。
因此,下一屆全國政協的澳門區常委,就極有可能會出現兩個空缺需要填補。而現在就進行「猜人頭」遊戲,似是為時過早,但如從某些蛛絲馬跡來分析,仍是有脈絡可尋。

其中,以全國政協委員人選的推荐名,十分重視港澳企業家的事業繼承人的情況來看,全國政協副主席馬萬祺的三公子馬有禮,或許可以一搏。實際上,在今次「兩會」中,馬有禮原來就被安排為澳門區唯一一位進行大會發言的委員,這顯然是讓他為自己未來政途發展預作「熱身」。後來只是因為另一位澳門區委員顏延齡在胡錦濤參加港澳委員聯組審議時的發言稿,因其涉及國家統一大業,且內容又是較為新鮮特別、生動活潑的媽祖問題,「賣點」比馬有禮的「加強西部教育」更為鮮明,而被高層「伯樂」相中,臨時決定取代馬有禮成為大會發言人,但其發言主題及內容則未作大的修改,與其在港澳聯組討論中的發言基本一樣。

從臨時決定更換大會發言人的情況來看,或許顏延齡也是未來填補常委空缺的「黑馬」之一。實際上,早在去年中共「十六大」中,賈慶林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而坊間也頻傳賈慶林將出任全國政協主席的消息之後,許多人就看好顏延齡的常委前景。──因為顏延齡與曾在福建省任職的賈慶林關係稔熟,且賈的夫人林幼芳還作為法人代表,與顏在澳門合資成立一家實業企業。一九九九年夏遠華走私案曝光時,顏延齡還第一個站出來,澄清「林幼芳涉案」之謠言。倘若賈慶林在下一屆仍任全國政協主席,顏延齡「再上層樓」的機會就將會較大。

由於何鴻燊、吳福在下一屆全國政協極有可能會功成身退,屆時就將會出現澳門區常委全是新人,不利於新舊傳承的情況。故在今次「兩會」中,澳門區全國政協常委增加了一個名額,安排了年齡相對較輕的楊俊文享用這一名額,這就解決了下一屆全國政協澳門區常委「青黃不接」的問題。

至於下一屆全國人大澳門區常委的人選,由於賀一誠屆時只有五十歲,故仍將會不作他人想。但倘在一年之後〔即二零零九年〕,如他參選第三任澳門特首並成功當選,他亦會像何厚鏵那樣辭去全國人大常委的話〔實際上中國憲法亦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組成人員不得兼任行政機關的職務〕,可能他剛當選連任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只有一年,又須另行補選澳門區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