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港澳代表出席國民黨全會看其政治前景

中國國民黨將於明〔三十〕日在台北市國父紀念館召開第十六次全國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十六全」二次會議〕。本來,按照慣例,這次會議應該是在今年八月中旬才召開,但為了及早為「連宋配」尋找黨內規章法源及黨內同志支持,故提前了四個多月召開。故此,其標的議題就只有兩個,一是修改黨內公職人員候選人提名條例,明確規定可以邀請黨外人士作「副總統」候選人拍檔,二是按照公職人員候選人提名條例的規定,決定推選代表黨參加明年三月二十日的第十一任「總統」選舉。由於直到截止日為止,雖然有多人領取參選「總統」候選人的表格,但最終只有黨主席連戰一人交回表格,故由連戰代表中國國民黨參選下任「總統」,已成定局,明日黨代會的推選工作,只是蓋個「橡皮圖章」,循例行手續而已。另外,明日可能也有另一個議程,就是由連戰主席提名馬英九升任黨副主席,議只須全體黨代表起立表決通過,由於馬英九在去年台北市長選舉中表現出超高人氣,再加上黨內「扶持中生代」的呼聲甚高,使馬英九已經儼然成了複興國民黨的唯一希望,故相信馬英九可以輕易過關。

出席「十六全」二次會議的代表,共約二千餘人。除了國民黨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及從政黨員、黨中央高級黨幹、中央評議委員等「當然黨代表」之外,還有一千多名黨內選舉產生的「選任代表」。曾任澳門台北經濟文化中心主任的厲威廉的夫人厲耿桂芳,既是中央委員,又是從政黨員「台北市議員」,是雙重資格的「當然黨代表」。而曾任「駐澳門台北貿易旅遊辦事處」主任的王允昌,最近被聘任為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也將出席此次全會,這是他首次出席黨的全國黨員代表大會。

中國國民黨港澳總支部作為該黨的一個省級的黨組織,當然也不會缺席這次全會。不過,具體出席人員名單則與二零零一年八月舉行的「十六全」一次會議有所出入。據大會籌備機構透露的資料,港澳總支部出席這次全會的正式代表有十一人,他們是:羅成坤、李章漢、許崇志、莫志航、葉寶祺、楊棟、黃石華、黃振中、鍾偉光、孫治平、黎翠云;候補代表一人:陳之望。其中,莫志航是國民黨澳門支部的主任委員,黃石華雖然不是澳門居民,但卻在澳門進行過政治活動,包括參加過「反獨促統」的集會或研討會,及不久前在澳門主持全球崇正總會的成立大會。據說,他所主持的香港崇正總會,是香港地區甚至是全球第一個改掛五星紅旗的傳統僑社。近年,這個「傳統僑社改掛五星紅旗」的現象,已經逐漸擴散到美洲大地和歐陸。其原因,一是陳水扁上台後,拒絕承認為「一個中國」,而本身就是「台獨」骨幹的「僑委會」委員長又發表了「僑分三民」的謬論,促使不少傳統僑團將堅持「反獨」立場的中共視為摯友,並將中華人民共和國視為代表「一個中國」的政治實體;二是郭東坡出任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主任之後,緊緊抓住台灣地區發生「政黨輪替」,傳統僑社失去效忠對象,張富美又出言侮辱傳統華僑的時機,與相關單位合作,在全球各地推動「反獨促統」運動,使到不少傳統僑社紛紛「易幟」,有人形容這是繼上世紀四十年代末國共內戰期間,大批國民黨軍政人員紛紛起義、投誠之後,又一波「棄暗投明」潮流。

據透露,港澳地區出席「十六全」二次會議的代表,將於今日下午乘搭飛機抵台北,並即往其下榻的富都酒店報到。由於國民黨財政緊絀,故大會發出的「代表須知」規定,每名代表只補助一百八十美元的機票補助金,約相當於一千四百元港幣,剛好是一張來回機票的票價,但卻並未包括台灣出境的機場稅,亦即是要港澳代表「倒貼旅費」。另外,在房間安排方面,也一改過去一人一間房間的做法,而是安排兩名代表住宿一間房間,這使到十分重視隱私的代表們意見不少。「代表須知」還明文聲明,大會並不負責洗衣、電話等費用,而且大會翌日中午就須退房,這也是過去從未有過的「摳門」現象。

其實,國民黨縮減港澳總支部的經費,並不自今日始。早在「李登輝年代」後期,就已大幅壓縮經費。以澳門支部為例,在吳華「出書」之後,每月撥給澳門支部的經費就由八千美元驟降為一千美元,迫使無法支付昂貴租金的澳門支部關閉了「華夏文化中心」〔澳門支部的對外公開名稱,下同〕,另行以較為廉宜的租金開設「鏡海文化服務中心」,但數萬元的裝修費用,都是由私人墊支,至今仍未能報賬。再到後來,每月撥來經費只有二百美元,不要說是無法付租金及一名專職工作人員的薪金〔還只是半薪〕,而且連水電、電話費用也繳交不起。於是乎「鏡海文化服務中心」只好關門大吉,其招牌及有關重要文件搬回莫志航家中收藏,而辦公用具設備及藏書則堆放在仔的一個空置單位,無人聞問。據說,在陳水扁上台後,連二百美元的經費也停止撥拱,而且在「黨員重登記」中,只有十二名黨員在支部參與重登記,與名冊上澳門曾經有過逾千黨員的盛況相比,澳門支部已是名存實亡。

在香港,其景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如果說,在「李登輝年代」削減經費,是由於李登輝仇視政治立場上屬於「非主流派」的海外黨組織的話〔他之所以下令關閉《香港時報》,也是因為不值黨中央每月津貼數千萬港元的黨報,卻大量發表批評黨主席的文章,認為倒不如將這筆經費用在選舉方面,反正《香港時報》遠在香港,其言論未能對島內選舉發揮助益作用〕,那麼,在連戰出任黨主席之後,雖然他得到港澳地區黨員的擁護,但卻因黨庫枯竭,愛莫能助了。尤其是在去年九月因黨實施的第三階段「精簡案」中,中央黨部不再支付港澳總支部〔以「中外出版社」之名對外〕的租金,而且還把專職黨工〔總支部書記長方伯超,化名方洪毅〕召回台灣,港澳總支部幹部及工作人員改為義工制,黨務運作及舉辦活動經費也要自行解決。

在此情況下,也就難怪傳統僑社或明或暗地「易幟」了。幸好,中共已把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國民黨視為「反獨」事業的盟友,有意促成新一輪的國共合作,其黨員的人心異動,在理論上也不能算是「叛黨」。因此,公開「易幟」的黨員,仍可作為黨代表出席十六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這或許也算是新一輪國共合作的其中知覺,「春江水暖鴨先知」預兆吧?

〔台北專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