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宜在天災人禍夾攻下設法堤內損失堤外補

儘管在特首何厚鏵「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預防及遏止非典型肺炎的決心之下,經過全澳醫務人員的盡職奮戰,直到目前為止,本澳仍未發生非典型肺炎病例;也盡管美伊戰火仍在萬里之外,並未直接燒到澳門,相反油價還有回落空間;但是,在全球一體化的趨勢之下,尤其澳門是一個對外開放程度甚高的城市,這就決定了這兩宗並不直接在澳門發生的「天災人禍」,也就必然會間接影響澳門,尤其是其中的經濟影響。因此,特區政府有關部門還應未雨綢繆,以臨戰姿態,及早籌劃應對措施,將這兩宗事件對澳門經濟的影響盡量降至最低。
實際上,雖然美伊戰爭的影響可能是隱性的及長遠的,目前尚未能反映出來,但非典型肺炎對澳門經濟的影響,卻是顯性的及即時的,目前已從各方面凸顯了起來。比如,澳台航線乘客量已經明顯下降。由於台灣當局已公開呼籲台灣民眾如非必要不要前往大陸及香港地區,並已禁止公務人員赴大陸及香港探親旅遊,這就使主要是乘載往來兩岸之間旅客的澳台航線,乘客量驟然下降。──四月一日,筆者從台北返澳,因為客量不足,原訂航班就被取消,三個航班的乘客合併由一班飛機乘載,尚有許多空位,這與過往澳台航線「一票難求」的盛況相比,真是情何以堪!為此,今年三月份澳門國際機場的客運量,就比去年同期下跌了百分之十八點二。而台灣當局公開要求台灣民航不要前往大陸的決定,是在三月二十七日作出的,就已造成了這麼嚴重的惡果。因此估計,四月份澳門國際機場客運量的跌勢,可能還將會更為嚴重。

由於受非典型肺炎影響,許多居民都自我「隔離」,避免到公共場所尤其是使用中央空調的商場﹑酒樓去,致使這些消費場所的生意額也不理想,甚至有報跌了數成的,的士司機也大訴其苦,聲稱生意下跌了四成多。澳門內部消費失佳,消費力也未見得是「水向北流」。這兩天正逢清明節,拱北口岸就未如往年那樣「人頭湧湧」,過關人數還不如平時的一半;拱北口岸地下商場及蓮花路各店鋪都是「水靜鵝飛」,店家大喊「救命」。
由於一些國家已向其國民作出指引,要求他們不要到中國的廣東省和香港地區旅遊,也由於來澳門旅遊的外國遊客,大多是在往香港或中國內地旅遊時順道到澳門一遊,很少是專程來澳的,實際上澳門國際機場也很少外國航班,這就決定了他們來澳旅遊其實是以香港或中國內地為主要目的地。因此,這樣的指引就將會形成廣東與香港的「城門」失火,殃及澳門的「池魚」。

為了抵銷來澳門旅遊的外國遊客量減少及台灣地區民眾裹足澳台航線的影響,特區政府似是宜與中央政府協商,進一步放寬內地居民旅遊澳門政策,並爭取內地旅遊部門大力宣傳澳門與珠海均未發生非典型肺炎疫症,到澳門旅遊十分安全,從而爭取更多的內地遊客來澳門旅遊。而澳門特區政府各相關部門也宜加強對「黑店」的掃蕩及檢控,提升澳門旅遊品質及形像,使內地旅客在不便到香港旅遊之下,轉到澳門旅遊,以求「堤外損失堤內補」。再有不到一個月,就是內地的「五一」長假,部份國人將會是以旅遊來渡過這七天長假,這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相關磋商協調工作現在就應開始進行,旅遊局也宜及早宣傳澳門的「安全之旅」,澳門中聯辦亦宜在特區與中央的聯繫協商中,予以協助。

至於美伊戰爭對澳門經濟的影響,目前還未有明顯出現,但不排除在將來會有所顯現。在這方面,台灣當局的「智囊群」正在進行估算。他們分析指出,如果不發生這場美伊戰爭,台灣地區今年的經濟增長率將為百分之五;如果戰爭發生並進行三個星期,就將下降為百分之四點五;如果戰爭延宕三個月,就進而下降為百分之三點五;如再拖延半年,則進一步下跌為百分之一點八。由於澳門的出口工業也受歐美經濟影響,這一推算方式對澳門地區可能也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對此,我們也應早作因應之道。

非典型肺炎及美伊戰爭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無所作為,未有及時作出因應之道。現在,澳門特區政府在預防非典型肺炎方面,是發揚了有所作為的精神,主動地做了大量工作,這也正是澳門至今尚未發生非典型肺炎病例的一個重要原因。如果能把這種「有所作為」的精神宏揚在消除非典型肺炎和美伊戰爭對澳門經濟的影響方面,特區政府及其相關部門的表現就將會更為完美。我們期待著,特區政府及相關部門能像「不惜一切代價」預防非典型肺炎,成立協調小組專責其工作那樣,也及早設立相應的工作小組,評估非典型肺炎及美伊戰爭對澳門經濟的影響,並制訂因應之道,設法以「堤外損失堤內補」的方式,盡量將其損失降至最低,以保持澳門經濟發展去年增長百分之九點五的良好勢頭,以實際行動落實「以民為本」施政理念,及向世人証明,在「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下,由澳門人自行管理的澳門特區,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正展現出其強大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