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氣可鼓而不可泄暫不調低經濟增長預測可取

在非典型肺炎肆虐及美伊戰爭未能速戰速決,導致各地旅遊、零售、航運等行業損失慘重之際,鄰近的一些地區和國家都紛紛調低了本年度的經濟增長預測,或是有權威機構作出某地本年度經濟增長率將會下跌某個百分點的預言。甚至是台灣當局還通知各部會在編制明年度的財政預算案時,必須考量到非典型肺炎和美伊戰爭將會嚴重影響台灣當局的財政收入,必須節樽開支,適當降低歲出預算。

就在這一片「調低」、「下跌」聲中,澳門特區政府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前日表示,非典型肺炎短期內將對本旅遊業造成一定影響,雖然整體經濟表現無可避免將受拖累,但這種影響僅屬短暫性,影響幅度有限。他還指出,當局對美伊戰情和非典型肺炎疫情的發展尚要觀察一段時間,暫時不會因此而調低今年經濟增長預測。
譚伯源司長的這番話,在一片悲觀論調中,不啻是一股正面及積極向上的清音,有利於提振市民的鬥志,促使大家眾志成城,迎接挑戰,克服困難,將消極因素化為積極因素,爭取今年本澳經濟仍能保持穩中有升的增長速度。

實際上,「氣可鼓而不可泄」。澳門經濟目前遇到一些困難,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我們不能無視這些事實的存在,否則就將會盲目樂觀,受到客觀規律的懲罰。但是,我們承認困難的客觀事實,正是為了認識困難的原因和規律,找出解決困難的辦法,化「危」為「機」,並充份發揮主觀能動性,從而扭轉被動局面,戰勝困難,爭取持續發展的勝利。

就目前對澳門經濟發展產生滯延作用的非典型肺炎和美伊戰爭來說,其中美伊戰爭是本來已經預期的﹔而非典型肺炎則是事前未能預測的突發性事件。因此,特區政府當初在對今年經濟增長作出預測時,相信已將「美伊戰爭」的因素考慮在內。而在去年經濟增長率達到百分之九點五的背景之下,把今年度經濟增長率的預測定點在較為溫和的百分之四,相信正是已將「美伊戰爭」所帶來的影響納進其中。因此,在這方面而言,譚伯源所說的「暫時不會調低今年經濟增長預測」,也就有了理論上及實務操作上的支持依據。

至於鄰近地區爆發非典型肺炎這一屬於事先未能預測的突發因素,這應是有關當局當初在對本澳今年度經濟增長進行預測時,並未有將之考慮進去的。而這一突發因素在目前看來,確實是已對本澳經濟造成了某些負面影響,首當其衝的是旅遊業,其次是航空業,還有零售、飲食等行業也受到不同程度受到影響。其原因是眾所周知的,由於世界衛生組織已呼籲國際遊客暫時不要前往中國廣東省和香港地區旅遊,台灣當局也作出了同樣的要求,並禁止其公務員前往廣東和香港。而澳門在國際旅遊市場上與香港和珠三角是密不可分,澳台航線的乘客又是以往來海峽兩岸者為主。另外,內地遊客又往往是以「港澳遊」形式出團,在香港已成為「不宜旅遊地區」後,也就連帶使澳門旅遊業受累。即使是本澳居民,也是為了防疫而避免到人多場所或中央空調的商場、酒樓消費。上述種種因素,當然是給澳門相關行業帶來不利影響。

然而,在溫家寶總理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集中全力防治非典型肺炎,並決定支援港澳台的防治工作,而世界衛生組織亦予以介入的情況下,內地的疫情已初步得到控制,香港和台灣地區的疫情亦已放緩,澳門則至今尚未發現非典型肺炎病例。如果內地與港澳台的防治非典型肺炎聯繫機制正式發揮作用,香港和台灣地區的疫情高峰期將會在短期內安然渡過。因此,譚伯源所說的「這種影響僅屬短暫性,影響幅度有限」,也是有其道理的﹔故而「暫時不調低今年經濟增長預測」,也是有實際保障的。

但是,不調低本年度經濟增長預測,還須做到動機與效果相統一,理論與實際相結合。也就是說,既要敢於「說」,更要勇於「幹」。如果「光說不練」,「說」得再多也起不了作用。因此,特區政府相關部門還應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設法挖掘潛力,廣開財路,「堤內損失堤外補」,將已經或即將發生的損失奪回來,以確保今年經濟增長能夠達到原先預測的數字。

我們相信,擁有克服比現在時勢更為嚴重的治安不靖、經濟負增長等困難的經驗的特區政府,在特首和相關官員的領導下,有廣大市民的共同努力,有中央及內地的支援幫助,是一定能夠克服目前的短暫困難,再次創造較高幅度經濟增長的佳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