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宜揚長避短調整旅遊業經營策略化弊為利

雖然國家衛生部常務副部長高強前日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記者指待會上表示,國務院已決定,今年我國暫不實行「五一」放長假制度;但昨日新華社報導,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二零零三年「五一」放假調休安排的通知,謂為減少人員大范圍流動,進一步做好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決定今年「五一」按法定假日休假,暫不實行長假制度,具體辦法如下:五月一日至三日為法定假日,五月三日〔星期六〕的公休調至五月五日〔星期一〕休息,五月四日〔星期日〕照常公休。也就是說,盡管今年「五一」暫不實行連續七日的長假制度,但仍將連續放假五日〔五月一日至五日〕,僅是比放長假少兩天而已。

國務院辦公廳的這一決定,對本澳旅遊業者來說應是「壞消息中的好消息」。如果本澳旅遊業者能靈活變通,揚長避短,主動出擊,化弊為利,並得到內地尤其是珠海市旅遊業者的衷誠合作,就仍可將今年「五一」的節假日假期視作為「半黃金周」處理,可收「堤外損失堤內補」之效。

中央政府為了避免人群大面積流動而擴散疫情,決定今年「五一」暫不實行放長假制度,使本來指望在這個「黃金周」中多做生意的旅遊業者大失預算,擔心將會接不到內地旅遊團,這可以理解。實際上,由於內地居民出境旅遊並不容易,故他們大多是採取「一次出境,遊遍多地」的方式,將旅遊香港與旅遊澳門「綑綁」在一起,因此過去本澳旅遊業者就接待過不少「港澳旅遊列車團」,或是內地居民「東南亞旅遊團」在返程時順道旅遊澳門。這樣的行程,一般需要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五一」、「十一」的長假制度,正好滿足內地居民「港澳遊」或「東南亞遊」的時間需要,澳門旅遊市場也就「大河漲水小河滿」地得益受惠。而今年「五一」暫不實行放長假制度,內地居民受到時間限制,無法參加「港澳遊」或「東南亞遊」,澳門旅遊業者尤其是專門接待內地旅遊團的地接社經營者,當然也就是「大河斷流小河枯」,叫苦連天了。

其實,即使是中央政府沒有作出今年「五一」暫不實行放長假制度的決定,專門在內地居民「港澳遊」或「東南亞遊」的「手指罅中搵食」的澳門旅遊業者,也不見得就會日子好過。其原因,是目前香港特區的非典型肺炎疫情尚未能得到有效遏止,內地居民有可能會將香港視為「畏途」,不會貿然前往香港旅遊。而在東南亞方面,幾個中國內地居民的「熱門」旅遊國家,如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等,亦均發生非典型肺炎疫情,其中一些國家還對中國遊客實施了帶有歧視性質的拒簽或隔離制度,而中國國家旅遊總局為了施以報復,也下令內地旅遊社取消組織東南亞旅遊團。在此情況下,即使是今年「五一」仍然實行放長假制度,內地居民的「港澳旅行團」也不會如往年般活躍,更不可能會有內地居民「東南亞旅遊團」經澳門旅遊後返回內地。故此,所謂中央政府暫不實施放長假制度將會使澳門旅遊業遭受嚴重損失的說法,不夠實事求是。

然而,按照唯物辯証法的觀點,在一定的條件之下,或是經採取某些積極主動的措施,壞事也能轉變為好事。與此同時,在特定的環境之下,通常共通的劣勢其實就是自己的優勢。就以「黃金周旅遊」來說,在暫不實行放長假制度之下的「時間」,本來是澳門旅遊業者參與接待內地居民「港澳旅遊團」或「東南亞旅遊團」〔倘東南亞國家不歧視中國遊客及國家旅遊局取消「禁令」而言〕的「劣勢」。但如果能將吸引及組織內地居民來澳旅遊的策略調整為「短線團」,亦即只是旅遊澳門再加上鄰近的珠海的話,「時間」就將會轉化為「優勢」,因為法定的節假日五天假期,正好適合於「短線團」。尤其是澳門和珠海均未發現非典型肺炎疫情〔澳門的一宗疑似病例尚未得到確診〕的情況下,「澳珠短線旅遊團」對內地居民來說,還是具有一定的號召力的。

因此,澳門旅遊業者不必叫苦連天,也不必萎靡不振,而應當化壓力為動力,化被動為主動,氣可鼓而不可泄,在實事求是地向澳門特區政府及內地旅遊主管部門申述澳門旅遊業的困難的同時,提出靈活變通的救市辦法。比如,與珠海市旅遊業者結成策略聯盟,精心組織並推出適合「半黃金周」的「澳珠短線旅遊團」線路,使內地居民在法定節假日的五天假期之內,也能享受到一個愉快的旅遊假期。而內地相關部門也宜進一步放寬內地居民澳門旅遊的規定,將「異地戶口澳門遊」的政策推廣到其他地區,使過去未能出境旅遊的外省打工仔,在「五一」的五天假期內,也能圓其「出境旅遊夢」。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之下,或許將會改變澳門旅遊業市場被動的局面。 當然,由於現在距離「五一」只有不到十天的時間,要求內地相關部門擴寬「異地居民澳門遊」政策的實施地域,已是來不及了。但澳珠兩地旅遊業者合作推出「澳珠遊短線團」項目,仍有運作空間及時間。在此基礎上,還可因應香港疫情發展,與內地旅遊業者協商,將這種「澳珠遊短線團」列為未來一段時間內「出境遊」的主打項目。如果這一構思可行,澳門旅遊業者又何愁沒有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