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萬眾一心戰勝非典型肺炎疫症這場民族危難

被全國人大訂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義勇軍進行曲》,有一句歌詞是:「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現在雖是和平時期,但我們仍需居安思危,不忘記祖國過去受侵略受壓迫的苦難歷史,不忘記中華兒女為保衛祖國而進行的可歌可泣的英勇鬥爭,不忘記保衛國家安全仍然是我們的神聖使命,從而萬眾團結一心,為保衛和建設我們偉大的祖國,捍衛「一國兩制」方針,而努力奮鬥。

廣義的國家安全,除了是政治安全、政權安全、軍事安全之外,還包括經濟安全、社會安全、文化安全、科技安全、物種安全,以至衛生安全。實際上,日前新華通訊社播發的記述中國人民齊心協力抗擊非典型肺炎的長篇文章,其題目就叫《危難中,我們眾志成城》,指出肆虐的非典型肺炎病毒向人類發起的猖狂進攻,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在中華民族的危難時刻,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多次召開會議專題研究部署,採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會議強調指出,做好非典型肺炎的防治工作,關係到廣大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關係到中國改革發展穩定的大局。針對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中存在的問題,中央果斷對衛生部和北京市主要負責人的職務作出調整,並就有關地方派出督查組。疫情就是警報,疫情就是命令。面對一些地區非典型肺炎蔓延的嚴峻形勢,各級黨委和政府進一步明確領導職責,建立科學防范體系,採取積極有效措施,並實做好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臨危受命的醫護人員表現出非凡的勇氣和良好的職業道德,譜寫了救死扶傷的壯麗篇章。在突如其來的災難面前,科研工作者緊急行動起來,以對人民高度負責的精神和嚴謹的科學態度,夜以繼日,頑強奮戰,合力攻關,取得重大成就。在黨中央、國務院的堅強領導下,中國人民正在同這一突發性重大災害進行著難苦、頑強的鬥爭。
在新華社這篇長文中,使用了「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在中華民族的危難時刻」,「我們眾志成城」等詞彙,與《義勇軍進行曲》所吼唱的情景,是何等相似。──因此,把這場鬥爭的性質提升到捍衛國家安全、民族安全、人民生命安全的高度,毫不為過。

四十萬濠江兒女是中華民族的一分子,澳門特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目前,雖然澳門尚未發現非典型肺炎病症,但同樣亦面臨這場突發性重大災害的嚴重威脅。尤其是在鄰近的香港特區和廣東省已成非典型肺炎的疫發區,而近在咫尺的珠海市亦已「失陷」之下,再加上澳門是個國際開放城市,每日有數以萬計人員流動,誰也不敢保証非典型肺炎不會入侵澳門。

因此,澳門特區政府和廣大澳門居民,也應以《義勇軍進行曲》的精神,來激勵自己,鼓舞自己,鞭策自己:「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我們萬眾一心」,「把我們的血肉筑起我們新的長城」──構筑起抗御非典型肺炎入侵的「長城」,維護澳門社會穩定經濟繁榮的大好局面,捍衛「一國兩制,澳人治澳」的丰碩成果,進而保衛偉大祖國的衛生和經濟安全。

站在這一高度,我們感覺到,已在預防非典型肺炎工作中作出很大貢獻並取得顯著成績的特區政府,似是仍應有擴大努力的空間,而不能滿足於已經採取的各項措施。首先,應當進一步加強對預防非典型肺炎工作的領導,提升跨部門的「非典型肺炎統籌小組」的規格,最好是像內地各省、自治區、市是由黨政「第一把手」親自主持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那樣,由特首何厚鏵親自掛帥,統管全局。而其成員,除了是原有的成員單位之外,也適宜結合民間的力量,包括主要的社團,還有在信息傳遞和輿論指引方面起重要作用的電子媒體等,以推動官民合作,齊心協力「抗典」。另外,借鑑內地的一些經驗教訓,為了防止和打擊屯積物資及哄抬物價的非法活動,經濟行政主管部門及消費保障部門的代表,也不可或缺;萬一不幸發生非典型肺炎疫情而需要採取社區隔離措施以切斷病毒擴散途徑時,更是需要借重警務隊伍的力量。

其次,在各口岸對所有出入境旅客〔包括本澳居民〕進行體溫探測,應是防止非典型肺炎病毒傳入澳門,及按世界衛生組織的要求阻止病毒擴散到其他地方的有效方式。為此,應當盡快在所有對外口岸安裝紅外線體溫探測儀,對所有出入境旅客進行測查。為了爭速度,為了滿足到對所有旅客進行探測的需要,應當吸取「醫改報告」的教訓,不要再委托什麼顧問公司去「格價」、「比對型號」,既拖延時間,也可能會買回「貴夾唔飽」的次貨。最好是像香港特區那樣,向清華大學深圳研究院訂購該院研製的紅外線探測儀,不但供貨快捷,而且價格便宜,還不會像美國出產的「戰略產品」那樣需要申請,費時失事、殆誤戰機。另外,該研究院還將會派出專人來協助安裝及指導使用,倘儀器故障或損壞還可就近購買零件更換。總之一句話,要爭速度、搶時間,搶在非典型肺炎入侵澳門之前,構筑起嚴密的防護網,早一日就是早一日的勝利。

再次,防病抗病法律配合也很重要。內地已宣佈,嚴格執行《傳染病防治法》,凡違反規定〔如逃避隔離等〕的,須負刑事責任。不知澳門的法律體系中,是否有相關的規定?如果欠奉,立法機關宜緊急制訂相關法律,使抗衡非典型肺炎以至一切傳染病的工作,得到法律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