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在醫學技術和心理素質上都要構築嚴密防線

自珠海市証實發生首宗非典型肺炎病例之後,澳門特區抗御非典型肺炎入侵的防衛網,頓時失去「緩衝地帶」,亦即澳門特區直接暴露在非典型肺炎「侵略者」的面前。為此,本澳的預防非典型肺炎的工作,進入了關鍵時刻。而據政府當局的消息,衛生局已自昨日起,分別在機場、外港碼頭、關閘、蓮花口岸設置手提式紅外線熱能探測器,為入境人士進行體溫測試,進一步加強非典型肺炎的預防工作,以保障全澳市民的健康。另外,山頂醫院急診部亦將從今日上午十時起,進行急診分流措施,所有急診的就診者預先到急診掛號處登記,經探熱和檢查後再作分流。如就診者經初步檢查後被懷疑有非典型肺炎症狀,將立即被送到特別急診部作詳細檢查。如有需要,患者將被轉送到隔離病區接受觀察和治療,特別急診部的通風系統是按世界衛生組織的標准而設計,盡量減低病毒擴散和傳播的可能性。另據權威消息透露,政府有關部門根據特首何厚鏵「不惜一切代價」的指示,大量搜購了各種診治非典型肺炎的藥品和器械,包括價格十分昂貴的球蛋白類藥品。這些應急措施,再加上「跨部門非典型肺炎應變小組」較早時確定並已得到落實的十項防範非典型肺炎的具體措施,就相信能在最大程度上,收到切斷非典型肺炎入侵本澳途徑的效果。

當然,如以「精益求精」、「滴水不漏」的要求來衡量,還可以進一步採取更為嚴密的措施。比如,各類酒店在接待旅客入住登記時,應當要求其填寫健康申報表,並安排專門工作人員為其測量體溫。對來自有非典型肺炎病例發生地區的旅客,應集中安排樓層住宿,每日測量體溫,並嚴密觀察。如發現有發熱、咳嗽等症狀出現,要立即報告衛生當局。又如,各類大中小學校和幼稚園、托兒所,應嚴格執行晨檢制度,杜絕有發熱症狀的學生和兒童進入,或實施隔離診治措施。對從有非典型肺炎病例發生地區返澳的學生,應當讓其在家觀察十天。再如,對進入本澳的飛機、客貨車、船舶等各類交通工具,和車站、碼頭、機場、外勞宿舍及學校、網吧、夜總會、賭場、卡拉OK、電影院、商場等公共聚集場所,應當每天消毒,貼上消毒標記,保証通風換氣。另外,盡量避免舉辦人員聚集的大型活動,尤其是跨地區的集會,以避免交叉傳染。

即使如此,由於澳門是開放城市,每日都有逾萬外地遊客來澳旅遊,其中有不少人就是來自非典型肺炎的疫發區尤其是疫情嚴重的香港和廣東,也有不少前往非典型肺炎疫發區旅遊、公幹、探親及就讀的本澳居民返回本澳,根本無法避免有「帶毒者」逃過各口岸的探熱測試進入本澳。何況,可能會有一些病者是隱性病人,雖已發病但並不具有高燒、乾咳等發病表徵,普通的探熱測試不可能將之檢測出來,這就更增添了切斷及預防非典型肺炎蔓延源頭的難度。因此,澳門出現非典型肺炎病例的可能性就非常高,不能單靠「蓮花寶地」的民間傳說及「運氣」。

如果本澳萬一不幸出現非典型肺炎病例,由於特區政府的指導思想正確,並已做足了准備措施,而且還有廣東、香港等地的經驗可供借鑑,再加上有中央政府的支援和協助,相信在醫學技術上,是能夠將非典型肺炎疫情控制在極小的範圍之內,並盡快予以撲滅,將「破洞」的防衛網重新補牢的。現在值得注意的是,我們還應嚴密地構築起思想及心理上的防衛網,包括提高全澳市民的危機承受心理及自我防護意識,還有職業道德及共渡時艱的精神。

前一段時間以來,由於澳門並未發現非典型肺炎病例,許多人都自我陶醉於「蓮花寶地」的民間傳說之中。人們在廣東和香港的疫情均較為嚴重之下,仍能保持冷靜、鎮定,這固然是可喜可嘉。但也有可能會被這「蓮花寶地」的民間傳說所麻痺,失去警覺及危機承受能力。倘萬一不幸真的發生非典型病例時,就可能會大吃一驚,慌惶失措,甚至還可能會有人散播謠言,煽動搶購、抬價歪風。對此,特區政府相關部門應當充分研究及掌握此類突發事件的可能性,及草擬定應急方案,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備和組織准備。另外,還應盡量依靠民間社團和大眾媒體的力量,預先做好危機意識教育,當突發事件發生時及時予以疏導教育,盡快將局面穩定下來。與此同時,政府相關部門亦宜及時大量印製有關非典型肺炎知識的小冊子,派發給本澳居民及外來遊客人手一冊。這本小冊子除了是介紹非典型肺炎的病理、病徵、預防方式、診治辦法、求治資料等之外,還應正面論述,指出人類終能戰勝各種疫症,而不會讓疫症毀滅人類。即使是患上了非典型肺炎,治癒率也很高且沒有任何後遺症,以讓大家消除恐懼心理。

另外,我們還應警惕可能會出現的比非典型肺炎更可惡的現象,就是製造謠言、蠱惑人心,囤積居奇、拱抬物價。為此,應當加強對互聯網及手機短訊的管理,斬斷謠言傳播的通道。另外,經濟局、警方及消費者委員會,也宜將防範工作做在前面,防止發生囤積居奇及拱抬物價的情況。

總之,我們在以醫學技術手段構築抗衡非典型肺炎的防衛網的同時,也應構築起心理上的抗擊非典型肺炎的防衛網,增強心理上的「免疫力」,以理性、堅強、成熟的心態,來迎接挑戰,度過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