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台北要澳門居民「陪綁」並不合理後果嚴峻

盡管在「陸委會」前日發出的「新聞參考資料」所指的「因應和平醫院集體感染SARS疫情持續擴大採取之措施」中,有關「專案防疫強制居家隔離」措施等實施對象,只是「大陸地區人民及香港居民」,以及自大陸地區〔不限省分〕或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病例集中區返台的台灣居民,亦即並不包括澳門居民在內;也盡管台灣駐澳機構──台北經濟文化中心的主任〔亦即「陸委會」澳門事務處處長〕蔡之中昨日亦指出,台灣當局有關強制來自有非典型肺炎病例地區的人士必須強制接受十日隔離的措施,並不包括澳門在內,亦即澳門居民入境台灣後,不需要隔離;但是,「交通部」民用航空局前日深夜發佈「新聞稿」聲稱,自四月二十八日零時起,搭乘自香港、澳門、越南、新加坡及加拿大多倫多起飛班機〔以班機起飛時間為准〕的所有入境旅客及機組人員,必須配合實施隔離措施。也就是說,不但是乘搭澳台航線班機的大陸及台灣、香港地區的旅客,以及外籍旅客需要接受強制性隔離,而且澳門居民也須接受這項限制措施。只不過是除了在台灣當局指定的酒店強制隔離之外,與香港居民及台灣居民一道,多了一個「採自行居家隔離方式」的選擇,亦即在機場下機後,執「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發放的「專業防疫強制隔離通知書」後,向所填地址的村〔里〕長或衛生所或企業主服務單位主管報到,並自行居家隔離十天。

昨日下午,游錫召開「SARS應變管理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對邊境管制再訂立新規則,聲稱「考量澳門地區與香港往來密切」,因此決定將澳門納入「管制範圍」,適用於「強制隔離專案」。

這種做法,無疑是把至今尚未發生非典型肺炎病例的澳門與病發區「綁」在一起,並要澳門「陪斬」。如果說,台灣當局對入境香港居民實施「強制隔離措施」對象,已被香港工商和旅遊業者批評為「歧視政策」的話,那麼,台灣當局將並無發生疫症的澳門的居民也納入實施「強制隔離措施」的範圍,則豈止是「歧視」那麼簡單了。
誠然,台北市和平醫院發生大面積病例感染及台中市出現病患者死亡個案,從而打破了台灣當局曾引以為傲的「三零紀錄」,台灣當局為了遏制疫情進一步擴散,而採取必要的強制性措施,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台灣當局把澳門居民也「拉下水」,則顯然是帶有「明知是良民,也要錯殺」的意味。嚴重地傷害了澳門居民的感情,也與「陸委會」去年十二月二十日發出的《澳門移交三周年情勢分析》「說貼」中有關「台澳雙方今年在人員往來上,均展現善意的作法」的評價相悖,更無視澳門並未發生非典型肺炎病例,澳門特區政府也採取了世界衛生組織感到滿意的預防措施,及衛生當局在機場為出入境旅客進行紅外線檢測體溫的事實,將連台灣當局也盛讚「良性發展」的澳台關係拖回到「一‧二三事件」雙方不相往來的原點,並一筆抹煞了前述「說貼」所指、經過澳台雙方共同努力才取得的「台澳間之人員往來頻繁,並未因外在環境的局限而有所減緩」的績效。

之所以會發生這種「自我否定」的情況,並非是「陸委會」在「倒」自己的「米」。實際上,從「陸委會」的「新聞參考資料」等言論來看,「陸委會」是並不主張將澳門居民也列為「強制隔離措施」對象的,而先是「民航局」不分青紅皂白地將澳門居民與香港居民「綁」在了一起,然後得到「行政院」的「確認」。本來,如果單是「民航局」的作為,「陸委會」尚可為澳門居民打抱不平;但一旦由「行政院」作出了這個並不公平的決定,作為「行政院」下屬機構的「陸委會」,也就明知是有「冤」,也只能是噤若寒蟬了。

其實,「陸委會」這几天來的表現,尚算是理智、冷靜。最初,李炷烽要求「切斷小三通管道」時,「陸委會」即以廈門不是疫區,及要注意避免北京誤會為由,予以拒絕。後來,「衛生署」主張全面停止兩岸交流交往,「陸委會」只是同意暫停疫發省分的交流活動。在「行政院」決定停止向大陸人民簽發証件之後,「陸委會」仍然只是決定對港澳居民暫停「落地簽証」服務一個月。當外界質疑為何會有「差別待遇」時,「陸委會」主委蔡英文則回應道,在防疫達到一定程度時,當局還必須考量經濟、人道等各種因素。但是,這些善意的努力,最終抵擋不住「衛生署」和「國安系統」的強大政治壓力。

由於台灣當局這一不合理決定,將會使經營澳台航線的「澳航」、「長榮」、「復興」三家航空公司,及與澳台航線接駁的「廈航」,陷入空前的困境之中。尤其是主要客源來自澳台航線的「澳航」,更是遭到迎頭打擊。而在乘客不堪忍受「強制隔離措施」的侮辱之下,必會押後赴〔返〕台行程,這就將會導致各家航空公司的載客率急劇下降。為了避免虧蝕,這些航空公司將有可能會被迫停飛澳台航線。在此情況下,就將會在客觀上出現澳台航線「斷航」的嚴峻局面,而「澳航」的內地航線也將會是朝不保夕。澳台之間的人員交往交流,就將會完全停頓。因此,台灣當局應當回到「說貼」的立場上,撤銷上述不合理規定,恢復澳台兩地的所有正常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