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在戰略上藐視薩斯,在戰術上重視薩斯

「澳門失守」,這是香港和台灣許多平面媒體昨日在報道澳門首次發現「SARS」疫症所擬的大標題。「澳門失守」這道題擬得客觀準確,頗為傳神。──既是「失守」,就承認自兩岸三地「SARS」疫情肆虐幾個月以來,澳門直到如今才發現首宗「SARS」疫症,而非是像其中的某些媒體前一段時間懷著「酸葡萄」心態所指稱的「隱瞞」、「患者前往珠海就診」那樣;既是「失守」,就承認澳門首宗「SARS」疫症是「外來輸入型」病例,而不是「本土型」病例,而且它還是患者從珠海到澳門就診而發現,與當初某些媒體「患者前往珠海就診」的評議正好來個「大兜調」。

澳門在鄰近地區「SARS」疫情肆虐了幾個月之後才告「失守」,而且還是「外來輸入型」病例所致〔尤其應當指出的是,該位患者是採取極不老實的態度,虛報資料並吃藥降溫後欺騙口岸測溫人員而混進澳門〕,這充分証明,特區政府前一段時間就抗御「SARS」疫症所採取的種種措施是正確的,我們不應為「澳門失守」而心灰氣餒。實際上,正如本報今日第二版《兩岸媒體話澳門》專欄所轉載的一篇通訊所言,粵港澳地理環境連為一體,居民交往頻繁,誰也不敢保証澳門能一直保持「零的紀錄」,亦即「SARS」個案在澳門的發現應屬必然。因此,澳門「SARS」預防控制工作只能以盡可能推遲「SARS」在澳門出現「本地傳播」的時間,並盡可能地減低其一旦出現時的規模;盡可能地減少死亡個案;不發生醫院內的爆發為目標。而「SARS」個案的越遲出現,就對澳門的處境越有利。因為一方面國際醫學界對「SARS」的診斷、治療和預防將有更深的認識,研究越深入,澳門越能分享研究成果;另一方面,病毒本身的勢頭也「再而衰,三而竭」,經傳代後傳染性和毒力逐漸降低,對人們的殺傷力也越來越弱。何況,澳門特區政府早在今年二月中旬,透過多個渠道得知廣東省「SARS」疫情流行的真相之後,當即高度重視,提前介入,召集緊急會議,決定發動全民開展一場前所未有的「洗島運動」,徹底毀掉了許多歷史上的「衛生黑點」和死角,取得了全島無污物無痰跡無衛生死角的驕人成績,恰好阻截了、拖住了「SARS」的登陸,也為日後圍堵「SARS」疫情擴散蔓延打下了良好基礎。

確實,由於決心大,人心齊,情報準,準備充足,措施可靠,澳門為抗御「SARS」疫症的入侵贏得了寶貴的時間。這不單止是本澳在前述的預防措施方面,也是體現在廣大居民的心理建設方面。一方面,他們自覺地提高愛清潔講衛生的意識,另一方面也能以平常心來對待首宗發生的「SARS」疫症。昨日澳門居民心態平靜,生活未受影響,便是最佳的証明。日後,倘有必要採取較為嚴厲的隔離措施時,相信,有了這段時間打下的心理建設基礎,再加上特首何厚鏵和特區政府的威信較高,澳門居民服從管理的自覺性也較佳,而澳門街坊會的動員和協助能力又較強,是能夠萬眾一心,眾志成城,以我們的血肉筑成抗擊「SARS」疫症的長城,維護澳門社會穩定經濟繁榮的大好局面,捍衛「一國兩制,澳人治澳」的豐碩成果,進而保衛偉大祖國的衛生和經濟安全的。

當然,我們更應樹立起「在戰略上藐視SARS,在戰術上重視SARS」的精神,看到澳門科研和綜合醫療力量較為薄弱的不足之處,在特區政府已啟動「應變」機制之下,依足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引,充分調動一切醫療力量,並盡量取得中央和廣東、香港地區的支援,以確保「SARS」不在醫院內發生大面積感染,不向社會擴散蔓延,也盡量不要發生死亡病例,更不要向境外輸出病例,實現真正的「三零紀錄」。

正因為如此,我們在為因為這名患者是以欺詐手段混回澳門導致「零的突破」而心有不甘不忿的同時,又為這名患者並非是在澳門居住、因而減少了社區感染的危險而暗自慶幸。不過,也正因為這名病者是採取極不老實的態度混回澳門就診,也為追曾與其有過接觸的人士發生困難。比如,他在過關時,與其有過接觸的移民警員、檢疫員、海關關員,以及輪候排隊進關的前後「隊友」;他在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時的同車乘客以至司機等,如大海撒針,無以追查。這又為是否會出現社區性感染, 投下不確定因素。有關當局仍須就這名患者當日入出境及往來路徑,呼籲「與此有關」的警員和市民小心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如有不適,當即報告。但以與這名患者有親密接觸的妻女已退燒、父母並無症狀的情況來看,可能澳門仍能幸運地「大步躝過」這一關。

從這名患者隱瞞病情過關返澳的情況來看,確是有必要為防治「SARS」等傳染病進行緊急立法,除了是本欄以往論及的內容之外,還應包括對類似刻意隱瞞者追究其刑事責任。另外,特區政府也宜公開宣佈,在外地的澳門居民如患有「SARS」,宜留在當地醫療,費用將由澳門當局支付,避免他們因擔心「醫療費」而跑回澳門就診,從而帶回病毒,衝擊澳門防御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