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政府機構須有應變機制確保特區政務正常運作

本澳抗擊「SARS」疫情的鬥爭從「臨戰階段」轉入「實戰階段」之後,特區政府相關部門適應「實戰」需要,在公共行政運作方面採取了一些應變措施,包括加強消毒及向公務員進行探熱檢查,以及調配人手,安排一、二線工作人員及替代服務場所,以保証一旦有公務員染病或類似染病而須採取隔離措施、封閉辦公區域時,也能繼續向市民提供公共服務。

這些措施,也是屬於「考驗特區政府能力」的一項重要內容。實際上,領導者的管治能力,包括了行政能力、思維能力、決斷能力、權力駕馭能力、危機管理能力、人力資源戰略能力、激勵能力、人際關係能力、創新能力、公眾形像塑造能力、心理調適能力等。而其中的危機管理能力,是一個綜合性的系統工程,包含了多方面的內容和要求,主要包括危機監測能力、危機預控能力、危機決策能力和危機處理能力等四個方面。特區政府所採取的前述應變措施,就是屬於危機預控能力的部分內容。所謂「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只要把預控工作做在前面,制定適當的應變計劃,對一切有顯露的問題及早採取預防措施,就可有效地將危機扼制在萌芽狀態,或是在問題顯露時能作出快速反應,努力減少危機造成的損失。

「SARS」疫情自去年十一月中旬在廣東爆發以來,已有半年時間,事實已証明這種「怪病」的傳染性特強,目前尚未有特效藥。在與「SARS」疫情作鬥爭的過程中,人們亦已總結出許多被証明是可行及有效的防制措施,包括在發現有病人或疑似病人時,對與其有過接觸的人實施隔離,並封閉其所在居所或場所、交通工具,以切斷病毒擴散的渠道,防止疫情蔓延。根據特首何厚鏵簽發並頒佈的第一零九/二零零三號「行政長官批示」,倘澳門發生「SARS」疫情,也有可能將會採取類似的隔離措施。

這種嚴厲措施,肯定會給市民的日常生活、工作及學習帶來諸多不便。但為了澳門的整體利益,相信各界人士將會是以大局為重,予以諒解及配合。而在影響程度方面,如果是一般民眾,雖然對其個人及其家人、周圍同事、同學以及其所服務的工商企業、學校,影響較大,但對整體社會的影響則相對較輕;倘是公務人員及其所服務的政府部門受到隔離,則除了是其本人、家人及同事也連帶受累之外,還可能會影響對居民的服務,以至公共行政運作陷於停頓。如果是特區政府的主要官員及其辦公區域受到隔離,那就將會導致特區政府政務運作陷於癱瘓。
因此,預先作好應變措施,安排一、二線人員亦即預先安排好「預備部隊」,以及預先安排好應變辦公處所,就十分重要。倘有公務員染病或疑似染病,必須隔離部份公務人員及某個辦公區域時,仍可有第二線公務人員及應變辦公處所繼續向市民提供服務,不致公共行政服務陷於停頓。特區政府的這一應變安排,充分體現了特區政府的領導者具有較高的管治能力尤其是其中的危機管理能力。

實際上,自「SARS」疫情發生後,海峽兩岸都對高層官員的應變安排,採取了適當的措施。比如,在北京,中央政府已要求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機構不要「出事」,以保証中央中樞指揮機關的正常運作。高層官員不要外出會見任何人,也不要參加人多的聚會。而高層官員身邊的工作人員,也被要求除了家和機關之外,不要隨便外出。如果有一些公事方面的會面,就到辦公樓門口專門的會客室進行,不能像以往那樣可以將客人帶到辦公室。而在台北方面,從「行政院」到各個部會,其正、副負責人都分開辦公,以避免交叉感染,及倘其中有人不幸遭受隔離時,也還有另一人可以接替其職,保証政務運作繼續進行。

但問題是,根據「澳門基本法」規定,特區政府的最高領導層,從行政長官到各司司長,都只是設置一人,沒有「副車」之設。而他們的幕僚群亦即辦公室工作人員,人數也不多。因此,上述的「安排一、二線人員」或「分開辦公」的措施,也就不容易在澳門特區最高領導層中實施。盡管說,「基本法」和「政府組織綱要法」有規定,特首請假時可由各司司長按各司的排列順序臨時代理其職務,但並無規定司長請假時由何人代行職務。因此,萬一主要官員染病或疑似染病,其對澳門特區政務的正常運作所造成的影響,將是不堪設想。

為了對澳門特區負責,更是為了對澳門居民負責,我們建議,在澳門特區抗擊「SARS」疫情進入「實戰階段」之後,特區政府的最高領導層,自特首何厚鏵到各司司長,以及政府各部門的負責人,以至從事某些特別專業業務工作的公務人員,尤要注意個人的防疫保健。在此基礎上,政府內部也宜有一個內部指引,對這些部門作好應變准備,並要求其人員如非必要,盡量避免到世界衛生組織已公佈的疫區進行官式或私人訪問活動。即使是在澳門,如非必要,也盡量少出席人群聚集的場合,以避免交叉感染。

保証高層官員不要「出事」,並非是他們的健康和生命比一般群眾更為矜貴,而非是他們承擔了比一般民眾更重的責任。要求他們盡量避免到人群聚集的場合,並不是「草木皆兵」,也不是「脫離群眾」、「貪生怕死」,更不是剝奪他們的「出鏡機會」,而是為了保証政務正常運作,負起對澳門特區和澳門人民的責任,他們必須做出一些「犧牲」。總之,只要能確保澳門特區的政務運作不受「SARS」疫情影響,就是對澳門特區和全澳市民最大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