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請衛生局官員尊重專業尊重世界衛生組織

澳門衛生局副局長李展潤前日為在廣州暨南大學就讀的澳門學生是否感染了「SARS」解釋了一大輪。他指出,該男學生沒有明顯接觸史,只是感染了「普通非典型肺炎」,即不是由冠狀病毒引起的「非典型肺炎」。他又解釋說,「典型肺炎」由細菌引起,「非典型肺炎」由感染病毒引發,可以由衣原體等數十種病毒引起。現時肆虐鄰近地區的「非典」,是由一種新的冠狀病毒引起,世界衛生組織將之暫名為「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由於這種新病毒引起「非典」傳染性很高,內地近期給予一個新名稱「傳染性非典型肺炎」。該名本澳學生感染了「非典型肺炎」,但通報說不是冠狀病毒引起的「傳染性非典型肺炎」,即不是「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云云。
聽了半天,只聽到一堆混亂的概念,不知所謂。正如李展潤所說,「非典型肺炎」有「普通」和「傳染性」之分,而世界衛生組織又已為現正肆虐一些地區、由新病毒引起的新傳染病命名為「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為何還要繼續使用概念比較廣泛、籠統,不準確、欠貼切的「非典型肺炎」,而棄「SARS」不用?如按照澳門衛生官員的這種「非典型專業」邏輯概念,正以中國代表國成員身份出席「WHA」大會的瞿國英局長,在與世界各國衛生官員交流抗擊「SARS」疫情的經驗時,究竟是使用「WHO」的規範專業名詞「SARS」,還是使用較為籠統的「非典型肺炎」〔即使是內地近期使用的「傳染性非典型肺炎」,也不是「WHO」的標準規範用語〕?作為實行「一國兩制」的國際城市澳門,在對抗已帶有國際流行性質的「SARS」疫情的鬥爭中,竟然不與國際慣例接軌,不按世界衛生組織的規範標準辦事,真令人搖頭嘆息!

在這方面,澳門特區政府就為特區政府衛生局作出了良好楷模。──行政會上周四通過的相關法案,就採用了「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的規範名詞,其標題就叫做《為減輕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對經濟造成的衝擊而設立的暫時稅務優惠及豁免法律草案》,及《為減輕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對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而暫時豁免費用及供款行政法規》。但是,作為特區政府的下屬部門、主管衛生行政事務專業機構的衛生局,卻在「專業性」方面遠遠不如一般上說來較為側重於「政治領導」的特區政府,這也就難怪澳門人經常有「強特首弱官員」之嘆了!
實際上,正如李展潤以及衛生局官員們自己也了解的那樣,「非典型肺炎」只是一個廣泛的統稱,是相對於由細菌引發的「典型肺炎」而言。凡是由病毒引起的肺炎,就統稱為「非典型肺炎」。因此,就「非典型肺炎」而言,它並非是「突如其來」、「從未出現過」的新傳染病,而過去就有發生過,而且其傳染性也較低。也就是說,「肺炎」是一個大概念,「非典型肺炎」是一個中概念,「SARS」則是一個專門針對這種傳染性甚強、目前尚未有特效藥及預防疫苗的新病症的小概念。在醫學專業的角度而言,如果將「SARS」混同於由衣原體、流感病毒、巨細胞病毒、鼻病毒、柯薩奇病毒、艾可病毒等病毒引發的「非典型肺炎」,就不但是將會誤診,而且也將會失治,「死得人多」。

對此,本欄五月八日就有所議論:自廣東省的呼吸道傳染病專家將新爆發的這種傳染病命名為「非典型肺炎」〔ATP,ATYPICAL PNEUMOIA〕之後,海峽兩岸四地的官方和媒體,都跟隨這一叫法。但自世界衛生組織於今年三月將其正式命名為「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徵」〔SEVERE ACVTE RESPIRATORY SYNDROME,縮寫為「SARS」,台灣地區翻譯為「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之後,許多地區都棄「非典型肺炎」或「ATP」的名稱,而改為「薩斯」、「沙士」或「SARS」稱之。

但在內地和澳門,仍繼續將之稱為「非典型肺炎」。我們的官方媒體常說,「要與國際慣例接軌」,但身為世界衛生組織會員國的中國,以及曾派員作為中國代表團成員出席世界衛生組織會議的澳門,卻偏就是在這一傳染病名稱上堅持不與世界衛生組織「接軌」〔而攪笑的是,無權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台灣當局,卻是自覺地與世界衛生組織接了「軌」〕。筆者懷疑,當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來澳門考察時,特區政府的衛生官員是如何與專家們溝通交流的,難道是以「AIP」來VS世界衛生組織專家口中的「SARS」?這豈非是「雞同鴨講」﹖如果澳門特區的衛生官員是按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將之稱為「SARS」的話,為何他們在面向澳門市民時,卻又是繼續使用不符世界衛生組織標準的「非典型肺炎」﹖

如果說,在這種「怪病」剛爆發時,由於人們對它不夠了解,而用一種內涵和外延都比較寬泛的「非典型肺炎」來命名之,還是情有可源的話,但在人類智慧和醫學專業知識已經對這種「怪病」有一定的了解,而世界衛生組織亦已將之正式命名為「SARS」之後,仍然繼續以比較寬鬆的「非典型肺炎」來稱之,就不夠科學、不夠嚴肅了。為此,曾有人侃調,北京某些醫學專家仍然堅持將之稱為「非典型肺炎」,可能是要掩蓋其「衣原體病源」的錯誤判斷。

因此,為了實事求是,並與世界衛生組織接軌,也是為了証明內地醫護人員面對的是「前所未有」的「怪病」,使他們的未能及時遏阻疫情擴散的解釋有其「合理性」,希望內地和澳門的衛生官員,都不要再使用概念比較寬鬆、而且過去就已經出現過的「非典型肺炎」,而是老老實實地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口吻,將之稱為「薩斯」。
本欄當日的議論中,還就香港《文匯報》有關「非典型肺炎」於去年二月間就在美國費城出現的頭版頭條報導,作了評議。此文被一位在美國《世界日報》當記者的朋友在網上看到後,當即用電郵傳來了《世界日報》轉用的美聯社的一則報導:美國新澤西州肯尼迪健康系統傳染病項目主管大衛‧康多普西聲稱,「這是完全錯誤的指稱,那個病例與SARS根本沒有任何關係」,去年二月死去的女子「已証實患的是致死性腦膜炎,沒有傳染性,不是SARS」。

可能是有此一「誤」,曾經堅持使用「非典型肺炎」、「非典」這個「非典型概念」的香港《文匯報》,近日也開始在大標題或內文改用了「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SARS」或「沙士」這個較為準確的專業用名稱了。不知澳門衛生局的官員們,何時才能實事求是、尊重專業,告別愚忠盲從、尊重世界衛生組織,使用正確、規範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即「SARS」,或者將之音譯為「沙士」、「薩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