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應在重整交通規劃與保護藝園之間取得平衡

土地工務運輸局城市規劃廳廳長鄭冠偉、土地管理廳廳長陳寶霞、運輸廳廳長鄭岳威日前邀約幾家中文媒體的記者,介紹政府當局研究重整新口岸區交通整體方案的設想。由於該整體方案是鑑於新口岸及新口岸新填海區的定位將從過往的商業、住宅用途調整為賭場及酒店區,而其中一間新賭場的興建計劃接近藝園地段,也由於該「重整新口岸區交通規劃」將有可能會佔用藝園的部份土地,並有可能會搬動藝園內的鄭觀應等四位歷史名人的紀念像,故雖然這次邀約記者時,並未正面表示是因應本欄本月二十二日《保衛綠化環境,保衛藝園,保衛鄭觀應銅像》一文而作出的安排,但由於在時間上相當接近〔相隔一日〕,而且也確是在這次約訪時,証實了當局已收到一家賭牌公司擬於新口岸新填海區接近藝園地段興建賭場的圖則申請,這就顯示,這次邀訪是側面回應本欄的《保衛綠化環境,保衛藝園,保衛鄭觀應銅像》一文,透過此機會強調那家賭牌公司的有關計劃尚在審批階段,並為當局未來將會為實施「重整新口岸交通規劃」佔用藝園的部分土地預先「放風」,以設置一個「輿論緩衝期」,避免規劃正式公佈時遭到環保人士和廣大市民的非議。因此,本報對這次因應本報的言論而安排的媒體約訪,卻沒有邀請本報的記者的做法,頗感不以為然,這起碼是不尊重《新華澳報》的所為。

政府土地工務行政主管當局為因應澳門博彩業發展,尤其是幾家新、舊賭牌公司將興建新賭場的計劃集中在新口岸新填海區的實際需要,預期新口岸及新填海區的人流、車流必會大幅增加,而該區又被一條平時是交通大動脈,一年一度的格蘭披治大賽車期間又被作為跑道的友誼大馬路所阻隔,造成諸多不便,故決定重整該地區的交通規劃。從發展的觀點看,這個「重整交通」的設想是很有必要的,因而也是無可厚非的。但如何能在「適應發展」與「保護藝園」之間取得平衡,做到發展與環保「雙贏」,這就需要具體執行擬制「重整規劃」的官員及專業工作者們開動腦筋,並多些聽取各方人士意見了。

藝園雖然落成的時間不長,並不能算是「文物」,而且在目前來說因新口岸新填海區的發展較慢,人口密度較低,而致其使用率偏低,但從「環保」的意義來說,它的存在價值卻是很高的。這是因為,這裡原來是一條臭水溝,亦即是澳門「臉面」上的一個「爛瘡」。在澳門回歸前夕,當時的澳葡政府斥資將其改建為「藝園」,作為葡國人撤離澳門的一項「德政」。這比那些「拗手瓜的生鏽鐵」、「女人與狗」之類的「友誼紀念品」,無論是欣賞價值或紀念意義,都要好得多。對於葡國人的這一善意表現,我們不能肆意否定。──既然連不倫不類及有辱華人感情的「生鏽鐵」和「女人與狗」,我們尚且可以寬容對待,為何就不能容忍相對來說還是較為正面,可以「改造澳門龍鬚溝」來形容之的藝園?

如何解決「重整新口岸交通規劃」和保留藝園現狀的矛盾,看來可採用「立體化交通」的辦法來處理之。──亦即是藝園基本不動,而交通網絡則朝向「立體」發展。其一是交通網絡「高空化」,亦即新口岸與新填海區之間的聯絡通道向高空發展。但這樣將可能會破壞藝園一帶的景觀,且對每年一度大賽車電視轉播的取景完整性,尤其是對某一戰車採用全追式的全長鏡頭時,可能會有所不便。而且也將可能會給未來的輕鐵系統穿越該區域時的設計帶來「高空交會」的困擾。其二是交通網絡「地下化」,亦即跨越友誼大馬路的行車和行人通道全部鑽入地下,以墜道聯絡之。這樣,不但是可以避免上述的阻礙觀賞賽車視線,輕鐵軌道遇上行車、行人天橋等問題,而且也可基本上保留藝園的原貌。另外,也不妨以從亞馬喇圓形地興建跨海便橋與南海湖A區相連的方式,來處理該區域的交通問題。反正,在新填海區的東側,亦即是在文化中心、金沙賭場與漁人碼頭之間,已經有一座聯絡新填海區與友誼大馬路的便橋。這樣的安排,使到新填海區東、西兩側都各有一座便橋,形成幾何式的對稱,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式的完整規劃。

既然要對新口岸區的交通網絡進行重整,看來就有必要索性來個全盤考量,將整條友誼大馬路及其附近區域都收納進「重整」的範疇之中,並順道切掉兩個「交通盲腸」。──其一是阿馬喇圓形地,此處適宜興建行車天橋,以紓緩澳(乙水)大橋及友誼大馬路兩個方向的來往車流。其二是友誼大馬路盡頭分別與漁翁街、馬道博士大馬路交會的三叉路口,如能像該處的主要是接引來自勞動節大馬路、馬道博士大馬路前往友誼大馬路的行車天橋那樣,在污水廠附近修建一條逆向與友誼橋大馬路相接的小型行車天橋,就可使從友誼大馬路前往關閘的車輛,可以直接由此前往,無須再繞往馬道博士大馬路、勞動節大馬路、東北大馬路〔或勞動節街、黑沙環中街〕。既可節省路程、時間,又可疏導勞動節大馬路的交通〔這條馬路有多組交通燈,經常形成大塞車〕,一舉兩得。當然,如能在該處打開一個缺口,讓從關閘來車可經友誼橋大馬路直接經行車天橋進入友誼大馬路,以避開東北大馬路、勞動節大馬路的交通燈組,也不失為一個紓緩這一交通盲腸的較佳辦法。而且,因其工程規模不大,費用預算較少,是個事半功倍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