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粵港澳區域經濟合作談到港珠澳大橋計劃

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宣佈撤銷中國廣東省和香港特區的「旅遊警告」。在「疫後」,廣東、香港和未曾被列入「疫區」的地區與澳門的經貿合作關係,應當盡快提到中央和相關地方政府的桌面上來,奪回因「SARS」疫情有關工作暫時停頓的損失,加快廣東與港澳經貿更緊密合作的步伐,促進粵港澳經濟的共同發展。

實際上,在前一段時間,由於廣東和香港、澳門等地當局都把主要精力集中在「抗炎」之上,一些工作只得被迫「讓了路」,如珠澳邊境工業區項目的審批,「港珠澳大橋」的線路走向方案甄選等,都聽不到「下文」。尤為值得注意的是,廣東省人民政府提出的《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過渡期廣東省行動指導要點》,其第十部分「建立更加緊密的粵港澳區域經濟合作關係」,顯然是闡明了廣東省政府對粵港澳跨域經濟合作的指導文件。但如此重要的文件,卻未見被人提起,也未見公開報導,可以說是已被淹沒在「抗炎」的戰鬥聲中,殊為可惜。

「建立更加緊密的粵港澳區域經濟合作關係」全文並不長,只有一千三百餘字,但內容十分丰富,涉及到粵港澳區域經濟合作的方方面面。為讓讀者朋友們對其內容有一個比較清晰的了解,現將此部分內容抄錄如下:

十、建立更加緊密的粵港澳區域經濟合作關係

〔三十二〕建立粵港澳區域經濟合作新機制

八四、充分利用WTO的有關條款,建立更加密切的粵港澳區域經濟合作關係,促進區域資源和要素的優化組合。在粵港高層聯席會議和粵澳聯絡小組制度的基礎上,積極探討建立「大珠江三角洲區域經濟合作組織」的可行性和實施途徑。建立市場導向、政府協調、中介組織充分發揮作用的經濟合作新機制。

八五、完善粵港澳三地口岸監管模式。簡化貨車過境管理,爭取建立「一站式」貨車過境管理體制。推廣「電子口岸執法系統」,提高口岸通關效率。

〔三十三〕共同構建國際製造業基地和現代服務業基地

八六、建設珠江三角洲國際製造基地。運用高新技朮改造傳統產業,提高珠三角製造業的科技水平,變「勞密型前店後廠」合作為「科技型前店後廠」合作。抓住美、日、歐等國家製造業轉移的機遇,加大粵港澳聯合招商引資力度,鼓勵跨國公司到粵港澳地區設立地區總部、研發機構、生產基地和採購中心,推動本區域發展成為研發、製造、服務的綜合基地。

八七、充分發揮香港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對珠江三角洲製造業基地的服務功能,加強貿易服務業合作,加快發展珠江三角洲現代流通業,重點發展連鎖經營、物流配送、電子商務、中高級批發市場。積極推進粵港澳金融合作,承接港澳轉移的金融業務,擴大三地在支付結算領域的合作,提高資金清算效率。完善大珠江三角洲對外服務窗口和重要門戶的功能。

〔三十四〕加強粵港澳區域大型基礎設施建設的協調

八八、規劃建設粵、港、澳域際快速交通系統和過境交通系統。近期重點建設深港西部陸路通道。抓緊做好珠江口跨海大橋的前期論証,爭取早日上馬建設。加強三地機場、港口等大型基礎設施的合作。近期重點研究珠海機場、港口與香港合作問題,提高使用率。加快東江供水工程改造建設,改善向香港供水的質量。

八九、共同促請中央規劃建設珠江三角洲地區連接我國西部地區的高速公路、高速鐵路,為擴大粵港澳地區經濟對西部地區的輻射和帶動創造基礎性條件。

〔三十五〕建設粵港澳大三角旅遊區

九零、建立粵港澳大三角旅遊區經常協調機構,著手規劃三地旅遊線路的銜接並進行專項促銷。實施粵港澳大三角旅遊區旅遊目的地跨媒體營銷計劃。

九一、加快粵港澳三地旅遊業的相互開放。爭取二零零三年起,香港、澳門旅行社在廣東設立獨資旅行社。提供為三地旅行社組織的旅遊團隊可不經地接,直接進入對方行政區旅遊的服務。

九二、進一步提高粵港澳三地遊客區內流動的便利性,推動三地客源互動。爭取二零零三年將實施「一四四小時便利措施」的適用范圍擴大到廣東全省。認真做好來粵外省人員赴港澳旅遊的服務和管理工作。適當增加粵港澳旅遊直通巴士配額。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內容中,雖有提及到「抓緊做好珠江口跨海大橋的前期論証,爭取早日上馬建設」,但無提及「珠澳跨境工業區」。即使是「珠江口跨海大橋」,按廣東省和珠海市的立場,是較為傾向「伶仃洋大橋」,而不是港澳兩地主張的「一橋通三地」的「港珠澳大橋」。而國務院最近批准的《珠海市城市總體規劃〔二零零一──二零二零〕》中,也是保留了「伶仃洋大橋」,而未將「港珠澳大橋」方案收納進去。

最近,「伶仃洋大橋」計劃的始作俑者梁廣大,卻否定了自己原先提出的「伶仃洋大橋」計劃走向,指出由於香港和澳門是跟內地制度不同的特別行政區,如大橋接入港澳,將會令內地的車輛無法自由進出大橋,同時西部的車輛亦不能容易利用大橋到粵,這將會令大橋的「國家大通道」的功能,不能發揮。所謂「國家大通道」,就是「伶仃洋大橋」西接沿海高速公路,東接粵東,直通福建、華東。因此,梁廣大聲稱,「在這前提下,大橋不一定要接通香港及澳門」。

也就是說,結合《珠海市城市總體總規劃》及梁廣大的說法,「伶仃洋大橋」是「沿海高速公路」的向東延伸。作為「國家大通道」,它未必要與香港、澳門相接,故它的東端接駁點,有可能是在深圳蛇口。如要進入香港,可利用「深港西部陸路通道」。既然如此,港澳有心人士可以不必再與廣東省糾纏「港珠澳大橋」的各項問題,放手讓國家和地方投資建設與港澳無關的「伶仃洋大橋」,而自己則疊埋心水去投資建設「一橋通三地」的「港珠澳大橋」。南北二橋各行各路,「井水不犯河水」,各搞各的,「一天都光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