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CEPA宜實事求是向澳門提供更優惠安排

倘若內地與澳門「更緊密經貿關系安排」﹐是在參考內地與香港「更緊密經貿關系安排」所達成的共識──一﹑貨物貿易﹐主要涉及分階段給予大部分香港產品以「零關稅」進入內地市場﹔二﹑服務貿易﹐主要是提早對香港開放內地服務業﹐令香港相關專業人士可在內地執業﹔三﹑投資便利化﹐盡量方便兩地投資﹐減少限制──的基礎上﹐充分考慮內地與澳門經貿交流的實際情況﹐實事求是地安排澳門「CEPA」的內容的話﹐我們也不妨從澳門的實際情況﹐來思考澳門「CEPA」的若干內容。本欄昨日曾議談了一些有關中央對香港進入內地開業的律師﹑會計師﹑建筑師等服務業的規模仍有一定程度的限制﹐但澳門的律師行﹑會計師行和建筑師行的規格較小﹐恐將會「望洋興嘆」。對此﹐在對澳門「CEPA」作出安排時﹐可否根據澳門的律師行﹑會計師行﹑建筑師行的規模均並不大的情況﹐對此限制給予適當放寬﹖另外﹐如果能讓台灣地區的律師﹑會計師及建筑師以與澳門的同業「合伙」的形式﹐「搭順風車」到內地執業﹐還可能會較好地配合胡錦濤主席關於「凡是有利於台灣人民的利益……都全力推動」的「三個凡是」指示﹐促進兩岸經貿交流及人員交往﹐使澳門在國家統一大業進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更增加一項新的內容。

這是因為﹐目前有上百萬台商在大陸地區投資﹐也有不少台灣同胞回到內地定居﹑工作。在生產和生活中﹐也就必然會遇到一些糾紛﹐需要循司法途徑尋求解決。但這些糾紛雖然是發生在大陸地區﹐不過卻往往牽涉到台灣地區的法律﹐如婚姻民事制度等﹐這就給台灣地區的律師提供了龐大的「商機」。然而﹐按照目前國家政策﹐台灣律師要到內地開業﹐先決條件是必須取得內地法學相關學科的文憑﹐並經過律師資格考試。也正因為如此﹐大名鼎鼎的海基會前任秘書長焦仁和﹐雖然是美國北俄亥俄大學的法學博士及英國倫敦大學政經學院的法學博士後研究﹐但因他本人並未取得內地的法學本科文憑及經過律師資格考試﹐故他本人及其任所長的台灣信和國際法律事務所﹐就不能在內地執業﹐只能是以與上海的律師事務所合作的方式﹐處理台商糾紛中的台灣方面的業務。也正因為如此﹐每年都有大批台灣學生前往內地的大學院系深造﹐今年報考內地大學法律研究所的台灣法學學士的人數更是倍增﹐其中包括了中國國民黨澳門支部前主任委員吳華的女兒﹑台灣大學法學院應屆畢業生吳學媛〔她同時也正在報考台灣的律師牌照〕。


目前﹐受台灣政情影響﹐已基本上停止了開放台灣人士考取內地律師牌照﹐故全台灣地區只有三名律師考取了大陸地區的律師牌照﹐其中知名度甚高的袁□龍﹐更是去歲已英年早逝。因此﹐精通台灣法律的台灣律師﹐如能在內地接攬業務應是「商機」無限。在受制於目前台灣地區的政制﹐台灣律師直接到內地執業受到嚴格限制的情況下﹐倘若他們被允許以澳門「CEPA」的安排﹐與澳門的律師事務所「合作」﹐再以澳門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的身份到內地執業﹐可能就可解決上述的問題。

不過﹐按照台灣律師直接到內地執業的模式﹐倘若澳門的律師循「CEPA」的途徑前往內地執業﹐是否也一定要持有內地的文憑及考取內地的律師牌照﹖以一般實踐來看﹐澳門的律師〔包括與澳門律師行「合伙」的台灣律師〕﹐在經過短期補習之後參加內地律師牌照考試﹐並不會難倒他們﹐而且補習所需時間也不會太多﹐可使「CEPA」的「開放服務貿易業」的優惠措施在較快時間內收效。但如果是像對待台灣律師那樣﹐也嚴格規定澳門的律師必須在內地的大學或研究所取得法學文憑之後才可考取律師牌照﹐那麼﹐即使是「走捷徑」﹐以避開法學學士階段﹑考取法學碩士的方式來取得內地的法學文憑﹐最少也約需要兩年的學業時間。隨後再需一段時間報考內地的律師牌照﹐又需要一段時間﹐經過這麼一番折騰﹐澳門的律師如要享受「CEPA」的優惠到內地開業﹐那已是三年後的事﹐「遠水救不了近火」。

澳門會計師﹑建筑師等專業人士循「CEPA」安排到內地開業﹐可能也將會遇到同樣的問題。在這裡﹐可能是建筑師受到的限制相對較為少些。實際上﹐在改革開放以來﹐澳門商人在內地投資興建的酒店﹑商業大廈﹑住宅樓宇﹑主題公園等﹐有不少就是由澳門的建筑師所設計﹐他們並沒有考取內地的建筑師資格﹐更未曾在內地的大專院校就讀過。但是﹐他們的設計勞動﹐受到內地有審批權責的部門的尊重和承認。由此推測﹐在內地與澳門達成「CEPA」協議後﹐澳門的建筑師要到內地承攬設計業務﹐應當是沒有什麼障礙。不過﹐近年來內地?L現了許許多多優秀的設計人才﹐而且也有較多的設計規模較大及要求較高的項目的機遇﹐這使他們有不少上佳作品面世﹐澳門建筑師的競爭能力未必比他們強。但如果澳門的建筑能捨棄「大雞唔食細米」的心理﹐樂於接攬一些規模較小或並不複雜的項目業務﹐還是「有得做」的。畢竟內地近年的各類固定投資建設蓬勃﹐設計人員確是忙不過來。而相比之下﹐澳門的房地產發展陷於低迷﹐連帶裝修業也半死不活﹐致使建筑設計人員長期處於「待業」狀況。即使是近年澳門將會有大型賭場酒店設施需要設計﹐但因為要求較高﹐也未必會全部落入本地建筑師的手中。如果澳門「CEPA」並未對澳門建筑師樓的人員規模作出限制﹐或許可為澳門一些正在「待業」的建筑師找到「就業」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