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早日將澳門建成無毒社會及國際禁毒重要陣地

昨日是「國際禁毒日」。自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以來,世界范圍的毒品蔓延泛濫。據聯合國禁毒署統計,全球每年毒品交易高達六千多億美元,僅次於軍火交易,每年有數十萬人因吸毒而喪命,掃毒已成為世界各國共同的當務之急。一九八七年六月,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舉行了有一百三十八個國家三千多名代表參加的聯合國部長級禁毒國際會議,會議通過了禁毒活動的《綜合性多學科綱要》。在二十六日閉幕的這一天,與會代表一致決議,把每年的六月二十六日定為「國際禁毒日」,以引起世界各地對毒品問題的重視,號召全球人民共同來解決毒品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麻醉品公約》﹑《精神藥物公約》﹑《聯合國禁止非法販運麻醉品和精神藥物公約》﹑《綜合性多學科綱要》等國際禁毒公約的簽署國之一,並頒佈了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禁毒的決定》,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列明了「走私﹑販賣﹑運輸﹑製造毒品罪」的罪名。為了配合國際反毒鬥爭,也是為了在禁毒方面加強維護社會治安的力度,中國政府十分重視對毒品犯罪的懲治和防范,國務院成立了國家禁毒委員會,領導和協調有關部門和社會各界開展了卓有成效的禁毒鬥爭。經過多年來的努力,我國的禁毒工作取得了很大成就,嚴重打擊了毒品犯罪的囂張氣焰,初步遏制了毒品犯罪迅猛增長的勢頭,基本上形成一套比較完整﹑有效的禁毒鬥爭政策和法治機制,積累了不少成功經驗。在此基礎上,中國政府積極參加國際和區際禁毒合作。一九九三年十月,聯合國第四十八屆聯大禁毒特別會議期間,中國﹑緬甸﹑老撾﹑泰國和聯合國禁毒署五方共同簽署了《禁毒諒解備忘錄》,其宗旨是進一步擴大中﹑緬﹑聯合國之間和泰﹑緬﹑聯合國之間就已開展的東南亞地區亞區域禁毒多邊合作,並為此保持高級別接觸。一九九五年五月,我國在北京成功地主辦了第一次亞區域部長的禁毒會議,柬埔寨﹑中國﹑老撾﹑緬甸﹑泰國﹑越南和聯合國禁毒署的代表團出席了會議,討論通過了以打擊製毒化學品販運和加強執法為目的的兩個項目草案,並通過了《北京宣言》。在實踐上,中國公安機關加強了打擊跨國販毒犯罪活動的國際合作,曾與美國﹑緬甸﹑泰國等國家合作,破獲了不少大案要案。
  從二十世紀七十年代開始,我國內地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加強了與台灣﹑香港﹑澳門地區的經貿往來。隨著跨境貿易迅速發展和兩岸四地人員往來的不斷增加,跨境毒品犯罪又呈死灰複燃和迅速蔓延之勢,不但是跨境毒品犯罪范圍迅速擴大,而且跨境毒品犯罪手段亦日趨多樣化,毒品過境問題日益惡化。尤其是香港﹑澳門無論是回歸前還是在回歸後,其刑事法律在對毒犯的懲治上不實行死刑,而周邊的中國內地和台灣地區,以及日本﹑韓國﹑泰國等國家對毒犯都有死刑規定,故跨國﹑跨境販毒就經常以中國內地作為中轉站,並以香港﹑澳門作為落腳點,以逃避法律的嚴懲。再加上內地與港澳的來往既方便又快捷,毒販很容易潛逃到外地。這就有必要加強內地﹑香港﹑澳門﹑台灣警方之間的合作,以及加強兩岸四地與國際刑警組織之間的密切聯繫和合作,打擊跨境毒品犯罪活動,嚴懲毒犯。按照有關國際禁毒公約的規定,及國際﹑區際打擊跨境販毒犯罪活動的經驗,結合兩岸四地的實際情況,兩岸四地有必要採取措施,及時交換有關毒品犯罪的情報和信息,共同分析研究毒品犯罪的一般規律和最新特點,擴大線索來源,強化偵查辦案力度,並根據管轄需要,法域相互之間善意移交跨境涉毒罪犯。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加強合作力度,各自在一些重要關卡﹑邊境口岸和鐵路﹑公路﹑民航等交通工具上加緊盤查,控制並減少毒品中轉﹑集散和內流,並採取聯合行動,圍剿堵截跨境毒品犯罪活動。

在這方面,澳門特區應當多做一些工作。這是因為,由於澳門地區的地理環境特殊,而且出入境管理較為寬鬆,再加上澳門是國際自由港,各類進出口貿易活動十分活躍,並闢有對外航運線路,而賭博業的經營又在客觀上為毒販「洗錢」提供了方便,故在國際禁毒鬥爭中,澳門往往會被視為「國際運毒鏈」中的一個環節。實際上,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中蘇大論戰」中,當時的蘇共中央就在其「論戰」文章中,指責中國政府利用澳門來「輸出鴉片」。這雖然是無中生有的誹謗行為,但畢竟亦令澳門的形象抹上了一層陰影。實施「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澳門特區,有必要透過自己的行動,將這層陰影清洗乾淨。

昨日,澳門特區禁毒部門的代表響應「國際禁毒日」,前往廣州出席粵港澳聯合銷毀毒品大會,並共同宣讀了《粵港澳禁毒聯合聲明》,宣示了澳門特區加強禁毒立法和執法,加強對毒品有組織犯罪活動打擊的力度,大力推進毒品預防教育和戒毒矯治工作,逐步減少吸毒及濫藥,將澳門最終建成無毒社會,以及拓展粵港澳三地禁毒合作領域,齊心協力,緊密聯手拓展禁毒合作,並加大執法力度,共同創造無毒社會的決心。我們期盼,澳門特區政府及其相關部門,能夠落實及兌現上述承諾,早日將澳門特區建設成為無毒社會,及使澳門成為國際及區際合作打擊跨境販毒犯罪活動的重要前哨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