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回答澳門特區政府文化局及郭旃處長

本欄近日先後刊出《澳門文化官員在世遺大會再次受震撼教育》、《澳門特區申遺目的陷入認識誤區本末倒置》二文,引起特區政府文化局的強烈關注。其於昨日致函敝報編輯部,提出異議,並附來國家文物局世界遺產處處長郭旃先生的反駁文章,及有關第二十七屆世界遺產大會的資料。遵照第七/九零/M號法律《出版法》有關「答辯權」的規定,本報予以全文刊載,並對其作「再答辯」。

筆者承認,在撰寫上述兩篇拙文時,由於每日工作量甚大,在撰寫拙文時的準備及查翻資料的時間頗為不足;加上筆者本人既非文化官員,也非文化事務主管機構的「高參」,未有參與特區的文化事務工作,更沒有〔也無資格〕直接出席第二十六屆及二十七屆世界遺產大會,故在評議澳門特區文化局以「澳門歷史建築群」申報世界遺產的工作,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的有關評審程序和標准時,或容有誤解、錯漏以至部分失實之處。但這並不能因此而成為我們無權評議澳門「申遺」工作的理由,更不能因為這些評議,而被暗示為「不愛家鄉,不想澳門好」。媒體作為監察政府的社會公器的原理,相信文化局官員和郭旃先生也都明瞭,無須我們在此饒舌一番。

文化局的公函說,「非常歡迎」我們就查對及核實澳門「申遺」工作的資料隨時與文化局聯繫。對此,我們表達難言感激。但我們還是忍不住要提醒一句:就在文化局發此公函的前一天,該局向本澳各中文媒體發出有關第二十七屆世界遺產大會的情況報導及「凱恩斯決議」和「世遺」評審方式等背景資料時,唯獨沒有發給敝報。在此情況下,就在客觀上使不了解內情的讀者產生敝報「拒絕刊登」文化局「申遺」報導稿的錯覺。唉,還好意思說「非常歡迎隨時聯繫」呢!我們吃了這一記「西瓜皮」,「PET PET」痛痛,並更坐實了本欄日前「不公、不平」的怨言,還敢主動去聯繫討「辱」、唾面自乾嗎?

不過,我們仍愿在此說明,盡管是因為我們並不具文化官員及郭旃先生那樣直接參與的優越條件,對澳門「申遺」工作及「世遺」的評審程序和標准容或有所誤解、錯漏,但文中所列舉的資料,卻大多是來自中央媒體,包括《人民日報》、新華通訊社、「新華網」、「人民網」、《北京青年報》及《瞭望》雜誌。實際上,最新一期〔六月三十日出版〕的《瞭望》雜誌就有一篇題為《加大中國世界遺產保護力度》的專文,其中的材料和觀點就尚未來得及被筆者所引用。這篇文章指出,中國的「世遺」保護主要存在三大類問題,一是過度開發,二是破壞性建設,三是管理工作不到位。中國「世遺」保護和利用問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把保護性、公益性的世界遺產定位於產業性、行業性、旅遊資源,追求短期經濟效益,造成開發利用過度;有法不依、執法不嚴;管理體制僵化、管理工作無序;政府財政投入嚴重不足;社會普遍缺乏關注,等等。本報第三版今日轉載的《申遺生意經》一文,及第四版刊發都江堰建「新水壩」一文,也原刊自中央權威報刊。其中後文,昨日香港的「黨報」《文匯報》也予以轉發〔本報第三版還將轉載若干內地報刊有關「保護世遺不力」的文章,但這並非是專門針對文化局和郭旃先生而發,因為按編輯流程,及主編該版的筆者本人近日將有遠行,須提前十多天編好版面,早已進行編輯作業,特此聲明〕。這些權威報刊所載文章顯示,我國的「世遺」保護工作,確是需要加大力度。從樂山大佛旁邊的「巴米揚大佛」到武陵源的「觀光電梯」,從故宮周邊明清民居的被拆毀到武當山遇真宮的燬於大火,都有很多「搶救」工作要做。 我們不敢判斷,這些中央媒體對內地「世遺」保護不力所作出的批評,是否就是郭旃先生所指的「我們自己的媒體還要熱心向反面炒作,不知用心為何?」但有一點應當提醒的是,如果無視「保護不力」的情況,甚至是失責瀆職,有負國家和政府的重托,卻又不准媒體報導評議,那就似是自甘與張文康為伍了。

因此,我們建議郭旃處長,還是把主要精力擺放在如何保護好這些「世遺」項目的工作之上,以免待到世界遺產委員會向上述「世遺」發出「黃牌」甚至是將其打入「另冊」時,有負國家和中央政府的重托〔按:據資料所示,郭旃處長所屬的國家文物局,國務院向其賦予了「研究和指導文物保護及搶救工作」的重大責任〕。即使是職責所在,及有興趣有餘暇協助「澳門歷史建築群」申報「世界文化遺產」,也宜從指導「澳門歷史建築群」改善周邊環境景觀,提高其申遺成功系數的角度作切入點,而不是刻意迎合某些人的盲目樂觀情緒,更不是認同以至助長將「申遺」本旨的保護歷史文化,與「促進旅遊發展」的附帶效益進行本末倒置之風。

實際上,筆者從去年開始多篇評議「澳門歷史建築群」的拙文,本意都不是郭旃先生所暗示的「不該申報」、「甚麼也不幹」、「只攻擊別人」。當然,就更不是什麼「不愛家鄉,不想澳門好」。我們的宗旨,就如本欄去年六月十二日《對澳門申請世界遺產名單要有清醒的認識》一文所述的那樣,「並非是反對澳門申報世界文化遺產,而是希望把『申遺』工作做得更好,多從世界遺產委員會、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世界保護聯盟的評委、專家的角度,自我檢查澳門『申遺』名單還存在著什麼差距,並搶在專家們明年來澳門進行實地考察之前加以調整、改進」。也就是說,由於「澳門歷史建築群」的維護工作仍有不足,「原真性」也存在一定差距,及與其周圍景觀並不協調,故不宜急於「申遺」。而是應當抓緊時間做好「搶救」工作,以最佳的條件申報,以求一擊即中;避免在條件未成熟時申報,被「涮」下後成為「千古恨」,永遠喪失申報機會。我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愛家鄉,想澳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