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充份發揮澳門在兩岸關係中的特殊作用(下)

(續)根據基本法,澳門居民中的中國公民,享有依法參加管理國家事務的權利。澳門特區全國人大代表於二零零零年首次獨立組團出席九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澳門各界人士有二百多人擔任全國和省級政協委員。他們履行職責,向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會議提交提案和議案,所有提案和議案辦理情況都能得到答覆;他們組團到內地省市考察,行使參政議政權利,體現了澳門同胞作為國家主人的崇高地位。

澳門同胞依法享受更廣泛的民主和自由。在特首何厚鏵正確領導下,澳門社會治安明顯好轉;整體經濟形勢呈現良好態勢,去年更增長百分之九,扭轉了回歸前連續六年負增長的局面;公務員素質和行政效率明顯提升,多元文化特色更加鮮明;澳門地區在外事方面分享了祖國的榮耀和尊嚴。這些,對於目前正深受經濟低迷、治安欠佳困擾的廣大台灣民眾,應是具有啟迪作用,並對終日悲嘆未能融入國際大家庭的台灣當局,也是一個很好的比照。

實踐証明,中國政府實行「一國兩制」的方針是堅定的、真誠的,澳門在「一國兩制」的基礎上繼續保持穩定繁榮。中國政府在澳門可以做到這一點,在解決台灣問題時同樣可以做得到。未來兩岸實現統一後,台灣同胞現有的一切權益仍將繼續得到保護。澳門特別行政區依據基本法享有的高度自治、澳人治澳,為台灣同胞在海峽兩岸統一後真正實現當家作主提供了範例。

四、澳門特區將在推動國家統一大業進程中發揮特殊作用

筆者早在七年前「江八條」發表前後,就曾多次撰文分析指出,如果兩岸政治談判是一定要由兩岸領導人會晤作「開場曲」的話,澳門就是兩岸領導人會晤的理想地點。這除了是澳門具有中國領土與「第三地」之間的特點之外,還因為在目前階段,無論是持中國護照還是持台灣「護照」的旅客,經澳門國際機場入境都是不需要簽証的,而頒發簽証是行使國家主權的行為,故僅就此而言,就已凸顯了澳門是中國領土的屬性。而且,按照中國人喜歡「周而複始」的傳統,澳門是孫中山先生最早進行革命活動的地方,他在澳門邁出了革命生涯的第一步。如果兩岸政治談判的第一步也是在澳門邁出的話,就完全符合中國人的「周而復始」的傳統,也在某種意義上可以告慰強烈追求國家統一的孫中山先生在天之靈。尤其是在澳台航線通航之後,台灣人來澳門十分方便,而在從澳門國際機場到路環威斯汀酒店的途中又可避開外人耳目,有利於保密的較佳條件下,海峽兩岸的有關人士在進行不便於公開的接觸和磋商活動時,澳門就是一個理想的地點。實際上,自澳台航線通航之後,台灣的一些知名官員曾到過澳門旅遊休息,都沒有驚動媒體及社會,故不少官員都認為澳門是他們這些身份尷尬不方便出外旅遊的官員,進行短期渡假的好地方。按此推理,海峽兩岸有關官員利用澳門來作為就兩岸政治談判的種種問題進行非公開接觸及磋商的地點,是較為理想的。

因此,錢其琛所指的「澳門在兩岸關係交往中起著獨特的作用」,除了是指「一機到底」等經貿及人員往來範疇的事務之外,更有可能是有關政治範疇方面的事務,亦即是筆者曾多次撰文分析提出過的利用澳門的特殊有利條件,進一步提升澳門在兩岸關係中的中介地作用的層次,倘在日後兩岸開展政治談判之後,充分發揮澳門可作為「中間緩衝地帶」及非正式磋商的地點的作用。

實際上,澳門過去就曾起過這樣的特殊作用。在台灣政壇上,就流傳兩岸的相關官員在澳門秘密會晤的傳聞。不過,即使是兩岸能開展政治談判,由於雙方分歧甚大,也將難以在短期內取得較多的共識,這就注定在正式談判的會場上,可能會出現「各自表述,難有交集」的情況。而根據古今中外的談判經驗,正式談判之外的非正式磋商,才是雙方能夠冷靜得下來務實地討價還價的場合。而具有與兩岸間的交通十分方便、便於保密等別處所無的特點的澳門,就成了兩岸非式磋商的最佳地點。

目前,台灣地區的政治局勢發生了新的變化,「國親合」和「連宋配」已經成形。而連戰、宋楚瑜等先生都是認同「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獨」並主張兩岸統一的。而且,連戰在四年前籌劃參選「總統」時,就有倘若當選就立即與對岸進行政治對話的計劃。當時,連戰先生的大陸政策智囊認為,澳門是兩岸政治對話的非正式接觸的最佳地點。為此,他們曾派人到澳門探討日後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非正式接觸的可行性,並獲得滿意的結果。

為此,我們熱切地期待,在明年三月的台灣地區領導人的選舉中,「連宋配」能夠集結全島熱愛和平、反對「台獨」的民眾的力量,從民進黨手中奪回政權。隨後,立即與大陸進行政治對話,並利用澳門進行非正式接觸。在此政治背景之下,澳門就必能為推動國家統一大業進程發揮特殊的作用。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