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香港民主派並不顧忌台獨勢力介入大遊行事件

香港的「七一大遊行」,引起台灣各種政治力量的高度關注。當然,最為幸災樂禍、得意忘形的,還是陳水扁,他連日來藉此在各種場合發表了一些言論,攻擊詆毀「一國兩制」方針。但即使如此,尚僅止是「單向批判」及「言論」的層次,本不足為奇。而李登輝一手操縱的「群策會」邀請香港的「民主派」人士前往台灣出席「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研討會,則是「台獨」分子與香港「民主派」人士沆澭一氣,進行「雙向互動」,甚或會超出「理論研討」的層面,則令人感到訝異。

據報導,在香港回歸六周年及「七一大遊行」之際,為探討「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政治、經濟變遷,「群策會」定於八月十六、十七日在台北舉辦「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研討會。該會會長李登輝將親自主持這個研討會,並和與會者進行對話。與會者將包括美國在台協會前理事主席白樂琦,東京外語大學校長中嵨嶺雄,「陸委會」副主委陳明通,「台灣智庫」董事長陳博志,台大法律系教授李鴻禧,中正大學政治系主任李南雄,暨南大教授翁松燃,前「國統會」研究員廖光生,知名詩人李敏勇等人。香港也有九名政界及學者應邀出席,包括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及「香港二十三條民間反對聯盟」成員黃耀昌等。本來,前港督彭定康也在邀請名單之中,但因其「行程無法配合」,而未能與會。不過有人分析認為,所謂「行程無法配合」其實只是托詞,目前對華態度較為友好,在歐洲聯盟外事委員會任內為推動歐中關係發展做了一些好事的彭定康,是因為自己有在前港督任內在「政制改革」問題上與北京「對著幹」的不光彩歷史,而這個研討會偏又觸及香港特區的「民主化進程」問題,為了避嫌而刻意避席。

從「群策會」的政治性質,及台灣地區與會者的政治面目看,這個「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研討會,必然是一個「唱衰香港回歸」、詆毀「一國兩制」的「大合唱」。實際上,「群策會」是李登輝所一手策劃成立,並由其親任總裁兼會長。雖然李登輝標榜「群策會」是屬於「民間智庫」性質,並採取「行動智庫」的形式,結合「志同道合的社會菁英」,研究公共政策,協助當局推動相關建設問題,但該會的主要成員,全是「台獨」人馬,屬清一色的「綠系」要員。除李登輝外,其最高顧問是「台獨祖師爺」彭明敏,副會長是台聯黨主席黃主文、誠泰銀行董事長林誠一、前「總統府」秘書長黃昆輝。其中,黃主文和黃昆輝是李登輝的得力幹將,「三黃家將」中的二「黃」〔另一「黃」是剛出任「新聞局長」的黃輝珍〕﹔林誠一則是陳水扁的心腹,是與美國卡西迪公關公司打交道的關鍵人物,常與美國反華議員暗通款曲、狼狽為奸。另外,該會副秘書長蔡明華〔秘書長由黃昆輝兼任〕,是「台獨」分子,長期參與「台獨」活動,並擔任「台獨」組織「台權會」的義務律師,也是「台獨」組織「新女性聯合會」的理事長。海基會剛成立時,她獲當時的法律事務處處長許惠祐推荐出任副處長。但兩個月後則因對「獨台案」不滿,認為當時的台灣當局一貫「打壓台獨言論」,而她卻「身陷在為統一服務」的海基會內工作,立場相當尷尬,並因「獨台案」被捕的王秀惠是她「新女性聯合會」的同事,她卻因礙於工作倫理而不能挺身為其辯護,因而決定辭職,重返反對陣營。陳水扁上台後,她曾擔任呂秀蓮「副總統辦公室」的主任兼發言人。

李登輝在二零零一年第五屆「立委」選舉之前組織台聯黨及在選後匆忙策劃成立「群策會」,是為了進一步分裂中國國民黨,聚合原來在「藍營」中的「獨派力量」,為民進黨及陳水扁推行「台獨」路線鋪路。「李登輝學校」就是以「群策會」的名義開辦。

而今次應邀出席「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研討會的台灣學者,也大多是「獨派」或「綠系」人員。如陳明通是民進黨籍政務官。陳博志長期擔任李登輝的智囊。李鴻禧曾從國際公法的角度為「台灣獨立理論」撰寫了大量學朮論文及書刊,並是陳水扁的老師,陳水扁就任「總統」當晚,他以「總統老師」身份成為民進黨慶功宴的重要嘉賓。李敏勇是「台獨詩人」,陳水扁「五‧二零就職典禮」上,他朗誦了自己創作的詩作《玉山頌》。李南雄在陳水扁競選「總統」時參與「陳水扁國家藍圖白皮書」的撰寫。翁松燃被陳水扁委任為「總統府顧問」,並代表「綠營」出任「港澳之友協會」會長。

因此,香港「民主派」人士赴台參與這樣的研討會,表明這些人已是毫無顧忌「台獨勢力插手香港事務」,並有意主動參加「台獨」勢力的「唱衰香港大合唱」,也將會為北京懷疑、指責外國及台灣政治勢力插手「七一大遊行」提供口實。

其實,香港一些「民主派」人士毫不掩飾其在「七一大遊行」活動中與國內外政治勢力相掛聯,又何止是赴台出席「台獨」分子組織的研討會?早在七月九日的「包圍立法會」行動的過程中,該活動的組織者就以視訊方式與「民運」人士王丹取得聯繫,並播放了王丹為該活動「打氣」的即時影音畫面。而近日來王丹在台灣又頻頻出席各種活動,並以「專家」身份發言議論「香港七一大遊行」。這種做法,等於是把參加遊行的香港居民,挾持上「民運」及「台獨」的「賊船」。這對絕大多數並非是基於政治訴求而參加遊行的香港居民來說,極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