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大賽車赴台宣傳看澳台關係突破徵兆

今年是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五十周年。這個當年由幾位土生葡人在閑聊中突發奇想而促成的城市賽車活動,在「無心插柳柳成蔭」之下,經過半個世紀的發展,已逐步成熟,成為聞名國際旅遊市場的一項賽車盛事,並為國際車壇培養了不少好手。尤其是東望洋跑道多彎坡陡,穿插在市區道路之中的特殊跑道環境,更使不少車手視為檢驗及提高自己的反應靈敏度的最佳跑道。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已成為澳門旅遊業及國際車壇的一項盛事。因此,趁澳門大賽車五十周年之機,舉辦超出常規的大型金禧嘉年華活動,是應有之義。

但是,隨著周邊賽車運動的興起,先是鄰埠珠海興建一級方程式賽車場,並力爭成為國際一級方程式賽事的其中一個循環賽點〔因投資資金未全部到位,使工程受耽誤而未能如愿〕,後是上海市投下巨資興建一級方程式賽車跑道,並已獲得一級方程式國際賽事其中一站的資格。相比之下,澳門的三級方程式賽事,則被「奪了光芒」。幸好,澳門賽事的城市街道賽車模式,卻又是上海、珠海的運動場賽事模式所不能比擬的。尤其是東望洋跑道的多彎坡陡,刺激性更大,欣賞度更高,澳門賽事仍可在鄰近地區的激烈競爭中,以自身的獨特性而得以繼續生存。

當然,澳門賽事運動不能故步自封,也應當尋求發展,繼續保持澳門賽事的吸引力。加強與鄰近賽車場的合作,並充分利用澳台航線通航,內地開放居民赴港澳旅遊等契機,加強宣傳,吸引更多遊客來澳觀賽,以充分發掘及利用澳門賽事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因此,近日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委員會與上海國際賽車場有限公司簽署合作協議書,加強澳門與上海兩地在賽車的賽事籌建,賽事人員培訓、組織工作等技術協助、合作及支持,共同推廣兩地的大賽車及促進兩地的體育旅遊事業的發展;大賽車委員會與特區旅遊局聯手宣傳金禧大賽車,向香港、內地、台灣等本澳三大客源市場進行推廣宣傳工作,並延伸購票網絡,是積極的作為。

昨晚,澳門特區旅遊局在台北市遠東國際飯店舉行「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金禧嘉年華晚宴」,邀請當地名人、旅遊業及傳媒參與。為了讓嘉賓感受大賽車的熱鬧情況,晚宴以賽車為主題,並作相關佈置,務求使赴宴者彷如置身於澳門,體驗賽車盛況。而五位澳門本地的時裝設計師也特別率領一群模特兒展示一系列以賽車為主題的時裝,使到現場氣氛頗為熱烈。台灣當地電子媒體深受吸引,不惜以較大篇幅予以報導。

經過旅遊局的這次「主動出擊」,相信已在台灣地區為「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金禧嘉年華」預先製造了一定的哄動效應,使尚未建立賽車運動的台灣地區有更多該項運動的熱愛者前來澳門觀賽及旅遊。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在台北市舉辦的「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金禧嘉年華晚宴」,是由特區旅遊局局長安棟樑親自率團前往參加並主持,而台灣當局的「交通部」觀光局局長蘇成里等當地政界及旅遊界人士聯袂出席。這是澳台兩地官員同赴一宴、共坐一桌的一次「突破」新體驗〔雖然過去安棟樑曾到過台灣,但並未曾與台灣官員共處過一室〕。這對澳台關係的良性互動發展,具有啟迪作用,一點也不讓香港特區政府最近在接待台灣媒體訪問團時的突破表現「專美」。

實際上,最近台灣「兩岸新聞記者聯誼會」組團香港訪問,就使他們感慨萬分。據訪問團成員表示,過去台灣媒體參訪團到訪香港,特區政府在台灣駐港機構的積極聯絡下,雖然仍會同意參訪團拜會港府的有關官員,但基本上都相當低調、被動,同時絕對不會允許隨行的「陸委會」官員或台灣駐港人員進入港府。而今次台灣媒體參訪團於八月十一、十二日拜會港府的行程安排,港府的主動積極程度,讓台灣記者們「嚇一跳」。港府不但特別安排專車、專人接待,而且還允許隨團的「陸委會」官員及台灣駐港人員進入港府,並首次出現在港府內、有媒體的公開場合,台灣官員與港府官員同處一室的場面。事後,「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邵善波就對台灣記者表示,「這次的突破,當然有重大的意義」。邵善波還指出,可以理解董建華過去在港台關係上的「自我設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及在連香港中聯辦都有高級官員訪問台灣的情況下,卻不讓港府官員出訪台灣的做法。因為中央官員訪台,只要中央同意,可以比較沒有包袱,也不用擔心出錯。但對董建華而言,畢竟這還是很難拿捏的事情,包袱也比較大,與其出錯,不如什麼都不做,理論上是比較安全。不過,從這次台灣媒體參訪香港團的不同待遇,可以預見過去董建華「無為而治」的港台關係,可望會有進一步的突破。

而這次澳門特區旅遊局長安棟樑的訪台,及與台灣當局的觀光局長蘇成田在媒體的鎂光燈之下同檯共飲,是否也是預兆著澳門特區政府目前在澳台關係上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心理狀態,也將會有所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