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興建新港澳碼頭與港珠澳大橋登陸點南移

據報導,行政長官何厚鏵上周五在與社會人士和學者專家座談時透露,面對現時港澳碼頭日漸增加旅客壓力的問題,在有必要時考慮在離島興建新的港澳碼頭,以作分流之用。另據報導,何厚鏵在作此透露時,也表示將對此設想持審慎態度,認真聽取各方面的意見。

特區政府關於在離島興建新港澳碼頭的設想,及特首何厚鏵對此設想持審慎態度的表態,均引起人們的關切。一方面,不少人對在興建港珠澳大橋計劃已成定局的情況之下,澳門是否仍需要在離島興建新港澳碼頭,持有不同意見;另一方面,又對特首何厚鏵「審慎研究」及「認真聽取各方面意見」的表態,深感欣慰,認為這是實事求是的態度。

實際上,倘若港珠澳大橋計劃尚未被擺到中央及粵港澳三地政府的議事日程之上,甚至僅僅是在一年前「港珠澳大橋計劃」仍屬「紙上談兵」,而廣東省政府仍在堅持「伶仃洋大橋計劃」之時,澳門與香港的交通往來仍主要是依靠海上航運的話,現有的港澳碼頭的確是難以應付未來的發展需要,另在離島興建新港澳碼頭的設想也就是具有遠見的好計劃。而且,隨著路填海區的發展,廣珠鐵路和京珠高速公路的延澳段都是規劃在此區入澳並作終點,再結合也在此區的澳門國際機場,將使此區成為未來澳門的對外交通樞紐,可促使澳門的物流及客流業更上層樓。再加上兩家美資賭公司也須按賭約規定在此區興建新式賭場及大型會展、渡假村設施,必然會帶旺該區的發展,人流必然急速增加,需要有一個新的對外交通通道以作疏導。相輔相承之,在離島興建新港澳碼頭,也可形成「聚水盆地」效應,引來更多的「水源」〔客流〕進入該區。因此,在此時段而言,在離島興建新港澳碼頭的設想,是符合澳門特區未來發展及全澳居民利益的,也是「發展要有新思路,各項工作要有新舉措」的一種具體體現。

然而,在興建港珠澳大橋計劃已成定局之後,在離島興建新港澳碼頭的時空背景就已經轉移,亦即其必要性和急切性也就大為降低了。這是因為,盡管港珠澳大橋的流量,可能是以貨運為主,但卻不能忽略該大橋方案的其中一種功能,就是將香港赤角國際機場、大嶼山迪士尼樂園,與澳門的博彩旅遊業,及珠江三角洲西岸的旅遊業串連成一團,形成一個「客遊圈」。因此可以說,如果新港澳碼頭是因為面臨內地開放居民港澳遊尤其是「個人遊」政策而帶來的龐大客流壓力而籌建的話,就可能將會遇到「對接錯位」的問題。這是因為,這些新增加的內地遊客,很可能是在遊覽完香港之後,再「沿途」遊覽迪士尼樂園、寶蓮寺大佛,然後沿港珠澳大橋來澳門繼續旅遊的,而不會再返頭回到香港中環或赤角機場的碼頭乘船來澳。可以預見,在港珠澳大橋和迪士尼樂園落成並投入服務之後,大多數國內外遊客就將可能會選擇「陸路」來澳,港珠澳大橋已可起到「分流日漸增加旅客壓力」的作用。而繼續沿用「水路」往來港澳兩地的,很可能是港澳兩地傳統商務客流,他們的目的地,就分別是香港島的商業區及澳門半島。也正因為如此,「賭王」何鴻燊已預見到,港珠澳大橋落成後對其旗下噴射船公司業務所帶來的衝擊,才那麼熱衷於參股投資港珠澳大橋工程,以求達到在客運上「水路損失陸路補」之目的,或者是透過陸路公共交通工具的經營,將客流引導到「澳博」名下的各個賭場去。

因此可以說,關於在離島興建新港澳碼頭的設想,如果是根本不存在港珠澳大橋計劃的話,就是一個頗為明智的計劃;但在港珠澳大橋計劃已成為中央及地方的共識之下,它就變成「重覆建設」項目了。

當然,倘若興建新港澳碼頭的其中一個目的,是為了將外來客流引導到路新發展區去,以配合特區政府向南發展、繁榮離島的長遠規劃的話,為了避免「重覆建設」,我們也不妨思考以調改港珠澳大橋西端登陸接駁點的方式以作配合。也就是說,保留現時的「單丫型」走向方案,但其西端登陸點則作南移,分別以路環島和橫琴島作登陸點。

有關「大橋西端登陸點南移」的建議,不但是澳門有人提出,而且連「伶仃洋大橋」的「專利持有人」梁廣大也是如此想。最近他在接受《珠海特區報》和《珠江晚報》記者訪問時,就建議港珠澳大橋的珠海登陸點應該南移到仔到小橫琴之間。他指出,目前規劃的登陸點,會使拱北難以承受驟然增加的出入境人流,而且因拱北是珠海的金融、商業區,容易造成交通癱瘓。而在仔與小橫琴之間,既可避開老城區,又可促進西部發展。而且,按過去規劃,廣珠鐵路將從橫琴延伸至澳門,可以實現大橋與鐵路相銜接,還可與江珠高速公路和沿海高速公路相銜接,對港、珠、澳三方都有利。

盡管梁廣大的「南移」建議,是出於將港珠澳大橋與「伶仃洋大橋」拉開距離,以方便日後「伶仃洋大橋」計劃仍可重新上馬之目的,但諸如他所說,這也有利於澳門發展路兩島。而且,也與特區政府在離島興建新港澳碼頭的「分流旅客壓力」及「引水南流」之動機,不謀而合。因此,如其計劃在離島興建新港澳碼頭,不如將港珠澳大橋西端登陸點南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