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成立世界博彩組織建議從法理到實踐都不可行

澳門理工學院社會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王五一日前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建議,澳門應抓住機遇,發起成立一個類似於世界博彩組織之類的機構。王五一指出,目前全球的博彩業正以爆炸式的速度發展,但這一新興產業的國際性制度化或國際性組織化的發展還大大落後於它的商業發展。現時世界上有著不計其數的國際組織和五花八門的國際條約,幾乎所有的行業都有自己的國際組織或國際條約,大的如國際貿易組織〔按:應為世界貿易組織‧WTO〕,小的如國際氣象組織〔按:應為世界氣象組織‧WMO〕等等,而唯獨博彩業尚沒有一個國際公約性的東西,更說不上國際性組織。博彩業像世界上其它產業一樣亟待走向國際制度化。如果澳門能抓住機遇,發起成立一個類似世界博彩組織之類的機構,並且爭取把總部設在澳門,這對澳門的博彩業乃至整個澳門經濟和整個澳門社會的發展的意義是非常重大的。同時,澳門還可以發揮自己的人文文化優勢,發起成立「世界華人博彩業者商會」以及「世界華人博彩俱樂部」之類的組織,還可以通過做工作和給以優惠政策,促使國際博彩監管者協會將其總部設在澳門。通過這些努力,把澳門搞成各類世界性博彩組織總部林立的「博彩業的日內瓦」。王五一認為,若能如此,不但會對澳門的經濟增長有著巨大的促進,而且也會大大提高澳門的國際知名度,增加澳門的無形資產,鞏固澳門的國際賭城地位。

王五一的上述建議,其充滿良好意願的出發點不容置疑。然而,理論歸理論,學術探討歸學術探討,但是否能付諸實踐,則是另一回事。即使是從國際公法及國際組織法的理論來衡量,博彩業是否具有法理上及道德上的資格,成立類似世界貿易組織或世界氣象組織之類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及簽署國際公約,也有大疑問,更遑論要把澳門營造成各類世界性博彩組織總部林立的「博彩業的日內瓦」。

實際上,按照國際公法和國際組織法的原理,國際組織的定義是:凡兩個以上的國家或政府、人民、民間團體基於特定目的,以一定協議形式而建立的各種常設機構。國際組織可有廣義及狹義之分。廣義上的國際組織,既包括若干國家或其政府所設立的國際機構〔如國際民用航空組織、歐盟等〕,也包括若干國家的民間團體及個人組成的機構〔如國際紅十字會組織和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等〕。狹義上的國際組織則僅指若干國家或其政府通過簽署國際協議而設立的機構。

現代國際組織,名目繁多。各種全球性與區域性的、政府與非政府間的組織,有一萬多個。單是收入由新華社國際資料編輯室組織編寫,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出版的《國際組織手冊》的,就有二千多個。上至外層空間、下至海床洋底,包括人類生活的許多領域,都有相關的國際組織存在。特別是其中幾百個較重要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對當代國際關係產生著深刻影響。國際組織已構成今日國際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然,在這萬多個國際組織中,也有爭取同性戀合法化、性工作合法化之類的「國際組織」,但只能限於非政府間國際組織的范疇。因為所謂「同性戀合法化」、「性工作合法化」之類的口號,根本不可能會成為各國政府的共識。相反,同性戀及賣淫活動,在一些國家還被視為非道德甚至是犯罪的活動,遭到立法禁止。同樣,賭博活動也並非是所有國家都予以其合法地位。就在「一個中國」的領域之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香港特區的相關法律,以及台灣地區的「刑法」,都把賭博活動列為刑事犯罪的罪名。其他的一些國家,也在法律上明文禁止進行以營利為目的的賭博活動。

在此情況下,我們也就很難想像,博彩業也可以成立類似世界貿易組織、世界氣象組織那樣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及簽署國際公約。實際上,王五一所比照列指的世界貿易組織和世界氣象組織,都是政府間國際組織。一般來說,政府間國際組織的成員只能是主權國家,「澳門基本法」對澳門特區如何參與政府間國際組織的活動,有著明確的規定。盡管世界貿易組織也允許一些非主權國家的經濟實體,如中國的香港、澳門及台灣地區作其特殊會員,但這種現象只是表明國際組織在成員資格方面的某些新動向,並未改變政府間國際組織主要是由國家或其政府組成的這個本質特徵。而世界氣象組織,則更是聯合國的十四個專門機構之一,其國際人格與目前台灣當局正在擾擾嚷嚷要加入的世界衛生組織處於同一位階。即使退一萬步來說,倘若國際社會成立一個類似世界貿易組織或世界氣象組織的博彩業的政府間國際組織,我們很難想象,作為「禁賭」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否也應當申請加入?一個政府間國際組織如果沒有中國加入,其「完整性」是否存在疑問?

當然,全球博彩業成立非政府間的國際組織,並非不可以。既然連「同性戀合法化」及「性工作合法性」的訴求都有其國際組織,處於同一道德水平線上的博彩業也要成立國際組織,國際公法並未明文禁止。實際上,王五一就指出現在世界上就存在著一個名為「國際博彩監管者協會」的國際性學術組織。但即使如此,自以為是「全球老大」而且其博彩業規模〔如拉斯維加斯〕也比澳門大得多的美國人,愿意把「博彩業的日內瓦」這頂「桂冠」,「謙讓」給澳門嗎?何況,盡管在特區政府的施政報告中,已把特區發展的定位訂定為「以博彩旅遊業為龍頭,以旅遊業為主體,其他行業協調發展的產業結構」,但特區政府在實際執行中,卻又刻意地避免予人澳門就是一個「賭城」的感覺,千方百計地促進其他各業均衡發展。就連在賭牌開投時,也優先挑選那些帶有會議展覽及適合家庭渡假項目的參投公司。其目的,就是要促成旅遊產品多元化,沖淡「賭城」之形象。而「博彩業的日內瓦」的虛名,則是與此宗旨背道而馳的。這樣的「國際知名度」,不要也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