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府何妨也與永利玩(口野)放言考慮補替事宜

澳門特區政府與分別奪得賭牌的三家公司簽約,已有一年多。其中最先簽約的「澳博」,因是含有「繼承」原有賭場體制及人員的性質,博彩經營活動未曾停頓過一分一秒,而且在大幅增加繳交給特區政府的博彩稅的同時,也使旗下員工的收入水平得到適當提高。而且,按照賭約規定的各項基建工程,包括「十六浦」、葡京酒店新樓等,都正在進行或緊張籌備之中。而在兩家新加入的公司中,「威尼斯人」旗下的「金沙」賭場,其興建工程正進行得如火荼,估計在明年初就可開張大吉。只是另一家「洋賭王」公司「永利」,其曾承諾在今年五、六月間動工、明年底投入營運的新口岸〔商貿城舊址〕賭場地段,至今仍是空地一塊,空空如也,冷冷清清。由此,不少人早就議論,「永利」是否能按照原定計劃,如期在明年底開張其第一家賭場﹖這是因為,按照美式賭場的建筑及裝修要求,原計劃的一年多施工時間本來就顯得頗為迫促;而在施工過程中還可能會遇到一些阻滯,必會拖延竣工時間。實際上,日夜趕工的「金沙」賭場就因施工不順而要將其開業時間從今年底推延至明年初。直到現在,距離至明年底已剩下一年多一點的時間,規模比「金沙」大得多的「永利」首家賭場,無論是以什麼樣的「奇跡速度」來趕工,看來都是難以如期開業的了。

這種現象,使人不禁思疑:曾有多次大跳「草裙舞」「前科」的「永利」,是否又是在「扭屎拂花」?果然,據葡文報章轉述美聯社報導,史提芬‧溫近日聲稱,澳門特區政府必須通過規範博彩業的一系列重要項目立法,尤其是針對稅務制度及博彩經營人〔即疊碼仔〕貸款〔賭場放貸合法化〕的立法,設立一個安心的經營環境,才會展開興建賭場的工程。反之,他便要放棄有關的批給。美聯社的報導稱,「永利的言論甚至可以被理解為一個威脅」。

又是一次「威脅」!我們之所以使用了一個「又」字,是因為史提芬‧溫已經不止一次地使用這種手段。實際上,早在特區政府與「永利」商談賭約之時,「永利」就已「扭扭擰擰」,表示只有以「白紙黑字」的方式解決稅務豁免、土地及債務等問題,「永利」才會簽約。當時,外傳政府已有倘若「永利」退出,當即安排在「候備名單」中排名第一的「MP娛樂股分有限公司」補上的准備。後來,「永利」顯然是並不捨得已經到手的「肥豬肉」,也可能是特區政府對「永利」提出的要求作出了某種承諾,「永利」才最後一個與特區政府簽署了賭約。但在此後,「永利」仍是以諸如稅務優惠等問題,跳了兩次「草裙舞」,向特區政府發出了「威脅」的信號。現在,他又故伎重演,並大有「玩真格」之態。

史提芬‧溫一而再、再而三地要脅特區政府,並曾發出過「澳門政府,你需要我多過我需要你」的「豪言壯語」,顯示出他已擺出一舖「我已食梗澳門」的睥晲心態及神態。其實,從他在競投賭牌過程中的反覆及嬉戲態度,尤其是抓住特區政府希望能藉著賭牌開放改變澳門旅遊博彩業形態的心理,將其向賭牌競投委員會提交的「投資計劃」定位為「由博彩旅遊目的地變成為一個全家旅遊目的地」,從而搏得了總分第二高分,超過了「地頭蛇」「澳博」;但在擊敗其他對手獲得臨時批給之後,卻「三遷賭場選址」,並以「打死狗講價」的手法,迫使特區政府在合約中調低公共建設及社會建設款項撥給比例;而且,還在何鴻燊面前演出了一齣「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地皮爭奪戰」等手腕來看,他已是把商場上爾虞我詐、口是心非的競爭作風,演繹得淋漓盡致。

面對史提芬‧溫這種「老頑童」作風和經常使用「要脅」手段的做法,日後特區政府「頭痛」的機會,還將會很多、很多,特區政府不可不防。鑑此,特區政府有必要做好兩手准備。一方面,針對「永利」提出的種種要求,如是合理及有條件及早解決的,應設法予以滿足,使它在國際社會上的「玩(口野)」手法失去正當性,並促使它盡快履行賭約的規定責任。另一方面,也應做好讓「MP娛樂股份有限公司」候補頂替的准備。防範「永利」「玩(口野)玩出火」,弄假成真,真的「劈炮唔撈」,就可盡快填補其留下的真空。

其實,如果「永利」真的如其所言,倘特區政府滿足不了他們的諸多要求,就會「放棄有關的批給」,相信蒙受損失的,不會是特區政府,而是「永利」自己本身。這是因為,「大把」曾參與開投的公司正在排隊等候,而特區政府也早在選出三家正選公司的同時,選出了「MP」、「MGM」、「麗星」作為候補,隨時替補中標後退出的財團。反正到目前為止,「永利」尚未執行賭約,它的退出,不會留下半片「雲彩」。而「永利」則大為不同。一方面,它為了競投賭牌,及在澳門開設辦事處,以及為興建賭場作一些前期准備工作,據說已花去了一千二百萬美元。另一方面,按照「永利」與特區政府簽署的賭約規定,如果「永利」毀約,特區政府就有權沒收其最高金額為七億元的保証金。精於計算的史提芬‧溫,當然是不會在尚未有第一桶金掘到之前,就白白地付出這比「第一桶金」價值要高得多的損失的。

鑑此,史提芬‧溫的種種「要脅」語言,其目的是在於「要脅」,是希望能透過「威脅」迫使特區政府作出讓步,或是改善對「永利」的「投資環境」,而並無「放棄」之意。相信,如果特區政府也像「永利」那樣,「利用傳播媒介進行談判」,放言「正在與MP商討頂替永利倘放棄合約之事宜」,「永利」就即刻會收回「老頑童」的嬉皮笑臉模樣,老老實實地思考如何認真執行賭約規定,尤其是投資興建賭場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