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一個需要以高超政治智慧來化解的政治難題

作為為「台獨」鋪路的新步驟,台灣當局從昨日起,實施在台灣「護照」上加注英文「台灣」字樣。為了「隆重其事」,「外交部長」簡又新親自頒發給參加抽簽獲証件編號排列前十名的領証人士。「立委」蕭美琴也成為第一位持「加注台灣護照」出境的台灣居民,她一拿到手當即持該種「護照」前往日本參加一個研討會,成為第一個持「加注台灣護照」出境的人士。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從數千名參加抽簽人士中獲抽中第一號「加注台灣護照」的郭怡銘,在領到新版「護照」後即聲稱,他第一件事就是要持這本「護照」到中國大陸旅遊。

這個郭怡銘,十分攪笑。他聲稱要持「加注台灣護照」到大陸地區旅遊,不知是要表達「熱愛大陸河山」之情,還是要持含有「台獨」意涵的「護照」,上門向大陸當局「叫板」?

其實,郭怡銘要持「加注台灣護照」到大陸旅遊的說法,本身就是天荒夜譚。這是因為,所有到過大陸旅遊的台灣民眾都知道,他們入境大陸地區所持憑的旅行証件,是由國家公安部入出境管理局及其委托的香港、澳門中旅社等機構簽發的《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証》〔俗稱「台胞証」〕,或是由我國駐外使領館簽發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旅行証》,不能直接持憑台灣「護照」入境。這是因為,中國政府為了維護「一個中國」原則,不承認台灣當局所發出的「護照」。不要說是不承認含有「台獨」意涵的「加注台灣護照」,就是未加注「台灣」的台灣「護照」,也不能作為入境大陸地區的身份識別文件及旅行証件。因此,郭怡銘的「拿到新版護照後第一件事就是要拿它去中國大陸旅遊」之說,頗為攪笑。

但是,站在維護「一個中國」原則的立場上,此事卻一點兒也「攪笑」不得,必須嚴肅對待。──倘若郭怡銘或其他的台灣居民,是按照法定的程序,持憑「加注台灣護照」到香港或澳門的中旅社申領「台胞証」,中旅社究竟是照常受理,還是以這種「護照」含有「台獨」意涵的理由,拒絕受理?這是一個頗為嚴肅的政治及政策問題,一點兒也開玩笑不得。

實際上,如果中旅社等受委托機構受理,就客觀上等於是認同並接受了這種「新版護照」所主張的「台獨」理念。──國台辦發言人曾多次嚴正地指出,台灣當局在「護照」上加注英文「台灣」字樣,是為了彰顯台灣當局「主體地位」,徹底割裂台灣與中國的聯繫,公然挑戰「一個中國」原則,製造「一中一台」,使台灣問題國際化,這是台灣當局在製造台灣「事實獨立」道路上又邁出的危險一步。既然如此,代表中國中央政府的公安部及其委托的中旅社等機構,就應當拒絕受理以這種「護照」來申領「台胞証」的手續。否則,就等於是默認台灣當局挑戰「一個中國」原則、製造「台灣事實獨立」的行為,並在台灣當局的挑戰行為「自動投降」。

然而,在台灣當局頒發「新版護照」之後,今後首次申領「護照」及因「護照」有效期滿而申領新「護照」的台灣民眾,領到的「護照」都將是加注了英文「台灣」的,亦即是台灣「外交部」領事事務局今後再也不會頒發舊版的不加注英文「台灣」的「護照」了。也就是說,如果公安部及其委托的中旅社等機構是拒絕受理以「加注台灣護照」申辦「台胞証」的話,不但是新領「加注台灣護照」的台灣居民無法進入大陸地區,而且隨著舊版「護照」有效期的陸續屆滿,過渡到全部台灣居民都換領到「加注台灣護照」,就將會變成全體二千三百萬台灣居民都將申領不到「台胞証」,被拒於大門之外,這就極為不利於兩岸人民的交往交流,也不符合人道的精神〔不少台胞到大陸是為了探親〕,更不利於兩岸經貿關係的發展〔不少台胞進入大陸是為了投資設廠及經商〕。

因此,如何既能做到維護「一中原則」的莊嚴性及嚴肅性,揭穿台灣當局在「護照」上加注「台灣」的「台獨」圖謀,又能促進兩岸人民交往交流及兩岸經貿發展?這確是需要發揮高度的政治智慧的。

同樣的問題,也將會發生在澳門特區政府的身上。這是因為,目前澳門特區對台灣居民的入出境政策,是允許他們持憑台灣「護照」作身份識別文件,另在「入境登記卡」上加蓋入境驗訖章作為入境証明的。這種做法,既由於並未直接在台灣「護照」上加蓋入出境驗訖章,做到維護「一個中國」原則,又因無須台灣居民另外先行申請入境証件,而方便了台灣居民來澳探親、旅遊、經商,是「雙贏」之舉,也符合「錢七條」的精神。

然而,在台灣當局陸續發出「加注台灣護照」,以至對台灣居民全部換發「加注台灣護照」完畢之後,台灣居民也就必然是會持憑這種含有「台獨」意涵的「加注台灣護照」,來作為入境澳門的身份識別文件。澳門特區政府是否會面臨前述的「兩難」困擾?又應當如何處置?這確也同樣需要以高超的政治智慧來化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