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永利大跳草裙舞:死了張屠夫,不吃混毛豬

拉斯維加斯金沙賭場行政副總裁馬俊傑,在公司尚未安排接任人的情況下,就不獲公司續約,於本周二離職。從種種跡像看,馬俊傑的離職,並無先兆,頗為突然。也就是說,原本公司方面是並未打算不與他續約的,否則公司就不會未有預先安排好其接任人。而公司之所以不與他續約,據說是作為金沙賭場在澳門最高負責人、主管澳門金沙賭場的籌備及興建工作的馬俊傑,是必須為澳門金沙賭場在籌備及興建過程中發生的一些問題,包括工程延誤而導致該賭場的開幕日期被迫延誤半年左右,及在賭場建築地盤內被當局查獲「黑工」,導致損害金沙賭場的聲譽而負責。

真相是否如此?是否僅僅因為必須對賭場工程進度延誤及在地盤內發現「黑工」負責,就不獲續約,抑或是還有其他的甚麼原因?這有待金沙賭場當局公佈。如果主要原因確實就是管理不力,致使賭場施工進度延誤及被查獲「黑工」,導致公司認為其在澳門的發展大計受阻及商譽受到損害,而「炒」掉馬俊傑的話,就可知金沙賭場是十分珍惜其經過「闖三關,斬十五將」,才獲得的澳門賭牌,也十分珍惜在澳門發展博彩業的機會,更是十分珍惜賭約內所載明的經營規定,希望能盡早開業,在與「澳博」、「永利」的競爭中爭取搶佔戰略高地,化被動為主動,並盡快收回投資。這不但是對自己公司的經營負責,以「時間就是金錢」的格言來嚴格要求自己,也是對澳門特區政府的尊重,更是恪守法律契約的誠信表現。

對比之下,「永利」的按兵不動,就顯得頗為詭異。按道理,「永利」與澳門特區政府所簽賭約的經營期,只有二十年。而在訂立合同後的頭七年內,「永利」要在澳門完成投資最少四十億澳門元,「永利渡假村」酒店娛樂場綜合設施最遲要在二零零六年向公眾開放。而「永利」自己還計劃,在商貿城地段興建的首家酒店,預定在今年一月一日開工,明年內落成。但是,「永利」與澳門特區政府簽署賭約已有一年零三個月,亦即已耗費其賭約期限的百分之六點二五,而預定的商貿城地段酒店的動工日期也已過了八個多月,「永利」還是以種種藉口,拖延動工,這確實是不符「時間就是金錢」的營商法則。而且,在有三個賭牌進行商業競爭之下,「永利」的越遲開業,對其競爭力的保有及提高,就越為不利。故此,人們對「永利」的這種有悖商場常理的做法,也就諸多議論及猜測。

實際上,在商場及社會上,人們就紛紛議論,「永利」遲遲未有履行賭約規定的「九九小算盤」,所謂「特區立法延誤」,固然是「永利」的藉口,但可能也在這籍口的掩蓋之下,隱藏著更深一層的原因。這就是「永利」當初藉競投澳門賭牌所要達成的目標,由於運作失算而未達到,故才以「合理」的理由來掩飾不太正當的真正意圖。

那麼,「永利」的真正意圖是甚麼?有人猜測,是以在澳門投得的賭牌為誘餌,上演「空手套白狼」的一幕。亦即是以「四兩搏千斤」的槓杠原理,「我出鼓油你出雞」,以手中持有的賭牌來吸引資金。在資金未湊齊之前,不願或不敢甚至是不具資金條件進行興建工程。也有人認為,「永利」的本意可能是要利用所投得的賭牌,來作為在股壇上市的籌碼。但受掣於各種原因,上市計劃諸多阻滯。在未達致預定目標之前,也就未能執行興建賭場的計劃。更有人揣測,「永利」可能是有意以「轉租」方式出讓博彩經營權,以圖坐地收租,不勞而獲……。

當然,這些均僅僅是猜測而已,未必都是「永利」所想。而永利‧溫所提「賭場借貸立法延誤」的藉口,卻是貨真價實的。但即使是這個藉口,也不能成為拖延執行賭約規定的理由。這是因為,澳門特區為賭場借貸立法,牽涉面甚廣,不但要借鑑拉斯維加斯的經驗,更要符合澳門的實際情況。不能脫離澳門的既有模式,去遷就某家賭公司的要求。

實際上,「金沙」同樣來自拉斯維加斯,他們就沒有諸如「賭場借貸立法」的要求。這除了是「金沙」要搶時間、爭速度,爭取早日開張之外,也可能是因為他們也體認到,澳門目前實行的中介人借貸方式,符合澳門的實際情況,也是提高賭場營業額的有力保障。「金沙」並不反對這種借貸方式,甚至還有可能會援用這種中介借貸方式。如對其仍有不滿意之處,最多是日後加以改良而已。在此情況下,他們也已意識到,「永利」所主張的賭場借貸方式,並不一定適用於澳門博彩業市場。

對於「永利」大跳「草裙舞」的種種表現,澳門居民逐漸失去了耐性。本欄提出的特區政府適宜放言考慮補替事宜的建議,也為越來越多的澳門居民所認同。而特首何厚鏵日前關於博彩業立法必須以按照澳門實際情況與與國際博彩業慣例接軌相結合,及政府會從整個博彩業發展的大局來考慮,不會特別就某個角度或某個人、某個財團來考慮問題的說法,看來也已傾向於不會過於遷就「永利」。

中國人有句俗語,叫做「死了張屠夫,不吃混毛豬」。實際上,澳門博彩業的發展,並不是非要「永利」入場不可。所謂「澳門,你需要我多過我需要你」,只不過是自視過高的狂妄之言。或許,「永利」如果離場,澳門博彩業的發展就將會更為穩健、捷速,起碼是少了許多雜音。既然如此,就不應再浪費時間,與「永利」繼續糾纏下去。還是及早做好兩手準備,與候補公司商討填補「永利」離場所遺下的位置為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