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按時立法:向台灣示範「一國兩制」最佳方式

關於為「澳門基本法」十三條立法是否有「時間表」的問題,澳門特區政府相關人員的表態,可以香港「七一大遊行」為分界。實際上,在「七一大遊行」之前,是有著明確的「時間表」的:一、行政法務司司長辦公室去年四月初公佈的《短中期法規草擬修改計劃清單》中,其「中期〔由二零零三年四月一日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第二項,就是「落實基本法規定的相應法規」。而據陳麗敏司長的解釋,這項「落實基本法規定的相應法規」,指的就是為「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二、去年十月一日,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明確指出,為「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時機已經基本成熟,並將會隨即開展法律草案的草擬工作,相信可於明〔二零零三〕年初正式提交立法會,進入立法程序。行政當局隨後會與立法會充分商討,以最適當的方式,向公眾解釋法案及進行諮詢。三、去年十一月中下旬,在特區政府「二零零三年財政年度施政方針」的「行政法務範疇」中,有如下的一段表述:明〔二零零三〕年,將繼續完成《短中期法規草擬/修改計劃》中的短期法規項目,隨後執行中期計劃;加強法律的諮詢工作,包括: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所展開的立法工作,草擬設立小額錢債法庭的法案等。四、特首何厚鏵去年十一月二十日指出,在明〔二零零三〕年適當時候,政府會對「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草擬法案並提交立法會討論。在法案提交立法會前會盡量公開諮詢市民的意見。唯一不會諮詢的,是「是否應該立法」?五、今年一月二十三日,陳麗敏又表示,特區將會在今年內就「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草案文本在提交給立法會前,將會以各種渠道向社團及市民諮詢。唯一不諮詢的,是「應不應該立法」的問題。

在香港「七一大遊行」之後,「時間表」的問題曾發生過一些變化,但最後還是「回到正常軌道」:一、七月二十七日,特首何厚鏵在一個公開場合表示,就「澳門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工作,特區政府需要向各界及市民作詳細的諮詢,立法工作沒有既定的時間表,因此不可能要求在今年底完成有關工作,這是不合邏輯的。二、九月八日,何厚鏵在回應澳門是否會比香港更早立法的問題時表示,澳門與香港的實際情況有所不同,因而對「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立法時間亦會有別。他強調,港澳兩特區政府均會按照「基本法」的規定進行立法,澳門特區政府的所有立法工作也都有議事日程。特區政府一旦擬就草案,必定向社會詳細公佈、廣泛諮詢。另外,據葡文報章報導,何厚鏵七月下旬在與政府各部門主管舉行會議時表示,特區政府現正繼續落實為「二十三條」立法的准備工作。雖然澳門將繼續注視在香港發生的事情,但澳門特區政府有意維持本身既定的政治日程表。亦即依據二零零三年度施政方針,在今年內為「二十三條」立法。這份葡文報章又指出,由於港澳兩地的「二十三條」條文內容將互不相同,如果香港繼續推遲通過該項條文,澳門特區政府有理由決定比香港先行立法。

如果葡文報章有關「澳門不會等待香港就『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之後才展開立法工作」的報導屬實,這就不但是負責任的態度,也是實事求是的態度。實際上,正如本欄前日所分析的那樣,澳門的立法環境比香港較佳,立法時機也比香港成熟,沒有理由要條件基本成熟的澳門,要在「立法日程表」上跟隨時機尚未成熟的香港的後面,以致在澳門區域內存在的國家安全漏洞未能及時堵塞。何況,既然特區已為「二十三條立法」擬定了「時間表」,在澳門並無發生「突變」情況下,如果不予以執行,就將會損害特區政府的權威及誠信。

澳門立法環境較佳,時機相對成熟,這不單止是因為澳門的社會政治情況與香港不同,澳門居民大多愛國愛澳,較能接受「為二十三條立法」的事實,及澳門特區政府的威信較高,澳門回歸後經濟、社會治安等各方面表現都比回歸前亮麗,居民的怨氣較少,並不具備香港民眾尋找情緒發泄機會而聚眾上街的因素;而且即使是平時持不同意見的民主派人士,也曾以「新澳門學社」的名義發表系統性的意見,聲明他們並不反對特區為「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只是要求在立法過程中,應完整公開有關「草案」的諮詢文本,有充分時間讓民眾深入了解和反映意見,然後才提交法案給立法會審議。因此,澳門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應是不會發生類似香港的情況。

澳門應就為「基本法」二十三條按原訂「日程表」進行,還將面對一個極為嚴峻的政治問題,就是必須藉此捍衛「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的嚴肅性及公信力。這是因為,台灣一小撮「獨派」人士就香港「七一大遊行」問題,大肆叫囂「一國兩制徹底失敗」,並以此作為抗拒和平統一、大搞「一邊一國」以至「正名獨立」的藉口。李登輝甚至還導演了一場「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國際研討會」的鬧劇,請來劉慧卿等人「現身說法」,借她的口來鼓吹「台灣統獨由台灣人民自行決定」。

因此,港澳地區在國家統一大業進程上,面對台灣要做的工作,已不單止是要「垂範一國兩制」的問題,而且還須捍衛「一國兩制」的聲譽及公信力。既然「台獨」分子就「二十三條立法」問題攻擊「一國兩制徹底失敗」,也既然澳門特區為「二十三條」立法的時機已經基本成熟,澳門特區就應予以迎頭痛擊,以順利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實際行動,証明「一國兩制」不但沒有「失敗」,相反是執行得很好,而且只有「一國兩制」才是解決台灣問題的最佳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