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再談宜由溫總理來澳主持中葡經合論壇開幕禮

我們主張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蒞澳主持「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的開幕儀式,除了本欄昨日所分析的原因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應當充分利用「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的機制,加強與發展中國家的經貿合作,作為對中國已被邀請出席西方八大工業國家會議的一個「平衡」。尤其是在近日在墨西哥坎昆舉行的「WTO」部長第五次會議以失敗告終,廣大發展中國家團結聯合起來,共同對抗發達國家成員,以爭取及捍衛本身利益的背景之下,透過溫家寶總理來澳主持首屆「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的開幕禮,使主要是發展中國家、而且其中有的就是在坎昆會議中敢於向發達國家爭取利益的葡語國家,感受到中國的友誼和支持,這更有助於中國在國際政治及社會中掌握主動權。

而且不容忽視的是,在坎昆會議中「起義」的國家中,有一些國家如洪都拉斯、多米尼克、巴拿馬、尼加拉瓜等是台灣當局的「友邦」。而將出席「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的幾內亞比紹,曾經受到台灣當局的利誘,而與中國斷交並與台灣當局「建交」。近日該國發生軍事政變,主張與中國復交的總統及總理均被拘捕,台灣當局有可能會乘機探求「下手之道」。而也將出席的東帝汶在獨立後的國家領導人大選中,台灣當局曾試圖「提前佈局」,透過拉攏、支持其中一位候選人沙維爾的辦法,謀求倘他選後就與台灣當局「建交」。因此,溫總理如能親蒞澳門主持「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的開幕禮,與這些發展中國家尤其是其中在「一個中國」原則議題上有過動搖的國家「SAY」個「HELLO」,相信對於中國的外交戰略及處理好中國對外關係中的台灣問題,大有裨益。何況,昨日外交部發言人孔泉已經宣佈,溫家寶總理應博鰲亞洲論壇的邀請,將會出席今年十一月在中國海南博鰲舉行的第二屆論壇年會。既然如此,就不宜對「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來個「大細超」。

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初,毛澤東提出了劃分「三個世界」的理論。中國當時的外交戰略,是在打「美國牌」、「聯美遏蘇」的同時,重視和加強同「第三世界」國家的政治合作與經濟往來。亦即不僅重視和加強同「第二世界」國家的政治合作與經濟往來,支持西歐國家聯合自強的政策,而且更加強了與「第三世界」國家的團結與合作,共同進行反帝、反殖、反霸的鬥爭。事實証明,當時採取的這一外交戰略是正確的。既導致恢復了我國在聯合國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合法地位〔毛澤東曾說,中國是被「第三世界」國家的兄弟們抬進聯合國的〕,也實現了我國與日本、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之間的關係正常化,並恢復、發展、鞏固了我國與東歐及周邊國家的雙邊關係。正是在這一時期,中國先後同七十五個國家建交了外交關係,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和作用有了顯著提高和增強。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中國對外戰略和外交政策調整為採取全方位開放、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戰略。在這一調整中,鄧小平既對毛澤東國際戰略思想有繼承,也對國際關係理論和實踐有重大發展與突破,實行了三個方面的開放──一個是對西方發達國家的開放,一個是對前蘇聯和東歐國家的開放,還有一個是對「第三世界」國家的開放。實行這種全方位的對外開放,其最大益處是在於博採眾長、補己之短,立於主動地位。不過,根據我國缺乏資金、先進技術和工藝的實際情況,將對外開放的重點放在了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在此情況下,也就無可避免地使到中國與發展中國家的關係有所疏遠。因此,有個別發展中國家對中國有所微言的事實,不應忽視。實際上,如今與台灣當局「建交」的國家,就大多是發展中國家。其中一些國家如伯利茲、格林納達、尼加拉瓜、布基納法索、岡比亞、塞內加爾、利比里亞、乍得、聖多美和普林西比、馬紹爾等,也捨我就捨。盡管其主要原因,還是台灣當局祭出了「金錢外交」的手法,但也與中國外交戰略的調整轉變,不無關係。

因此,在澳門舉行的「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就是一個向發展中國家表達善意的極好機會。尤其是其中的幾內亞比紹,曾在「一個中國」的立場上態度有所搖擺,現又面臨軍事政變的考驗,中央政府就更宜加緊進行「固樁」工作。而台灣當局對東帝汶曾經下過的「功夫」,也不應忽視。尤其是台灣當局是從東帝汶「全民公決定統獨」的角度,來謀求「全民公決台灣獨立」的「正當性」的。倘若現在堅持「一中」原則的總統古斯芒日後受憲法關於任期的限制不能再選,台灣當局「佈樁」的沙維爾就會「捲土重來」。〔按:本報《兩岸觀察》專欄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台灣提前佈樁東帝汶以圖開拓「外交處女國」》,及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一日《中國東帝汶建交挫敗台當局提前佈樁圖謀》,對此背景有所評述〕。因此,溫家寶總理能夠親蒞「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的首屆會議,所能起到的「固樁」作用,就將更為顯著。

從「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延伸開去,也應加強中國與拉丁語系國家的經貿合作。尤其是目前與台灣當局「建交」的國家,大多是拉丁語系尤其是西班牙語種的國家〔也正因為如此,台灣當局的「外交部」及「新聞局」,就招攬了不少西班牙語的人才,並使西班牙語成為這些部門除英語外的第二大外語語種〕。因此,在「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取得成功之後,應當在此基礎上,考慮建立「中國──拉丁語系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的機制。這也符合特首何厚鏵關於建立「三個平台」的戰略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