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反洗錢工作通過考核但仍需繼續努力

亞洲太平洋防制洗錢組織〔APG〕第六屆年會,已於昨日完滿結束。來自亞太地區二十六個成員體、九個觀察員體國家/地區、十個國際及區際組織的二百四十多名官員,出席了這個區域性政府間國際組織的年會。經過一連四日的努力,取得了令人滿意的成果,包括各成員體承諾加強打擊清洗黑錢及阻止恐怖組織籌措資金的務實合作,並通過了一項具有前瞻性的計劃,明確規范由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在亞太區內有效地打擊清洗黑錢及阻止恐怖組織籌措資金的任務及目標。這次年會還達成了強化各成員國及其他反清洗黑錢組織之間的工作關係的協議,以加強辨認亞太區內清洗黑錢及為恐怖組織籌措資金的辦法。

「APG」是於一九九七年二月成立的,「中國澳門」則於二零零一年五月加入。在澳門加入之前,「APG」已經舉行過四次年會。但「中國澳門」在加入僅僅兩年之後,便以「後起之秀」的姿態,獲得了舉辦第六屆年會的主辦權,羨煞尚未主辦過年會的美國、韓國、新加坡、新西蘭、印度、泰國、巴基斯坦,以至「中國香港」等老資格會員體。據說,「APG」之所以優先考量讓新會員「中國澳門」主辦其年會,主要是出於以下兩個原因﹕一、澳門是「東方蒙地卡羅」,而且在博彩業改革之後,澳門的賭場經營還將向「國際化」發展。而賭場是跨境跨國有組織犯罪集團清洗黑錢的重要管道之一。故「APG」將其年會優先安排在澳門舉行,其「打蛇打七寸」的意涵,也就十分強烈。二、台灣當局為了反制中國要求其更改在「APG」中的會籍名稱,曾搞了一些小動作,包括要求由其主辦二零零三年度的「APG」年會。而「APG」秘書處則雙管齊下,一方面答允台灣當局保留其「中華台北」的會籍名稱,亦即沒有為了游說中國參與「APG」活動而責令台灣當局改名「中國台北」,另一方面則婉拒台灣當局主辦本年度會議的要求,而是讓「中國澳門」主辦了今年的年會。

澳門特區在防制洗錢鬥爭中任務艱巨,應當作出比「APG」其他成員體更多的努力,相信特區政府的相關官員也有此認知。實際上,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在主辦「APG」第六屆年會的開幕禮時就匯報指出,澳門特區政府根據「APG」與離岸監管組織二零零一年四月聯合評估報告提出的建議,擬訂了短、長期計劃,以加強打擊清洗黑錢的措施。為此,特區政府成立了兩個工作小組,研究國際打擊清洗黑錢和資助恐怖主義工作的最新動向以及評估報告所提出的建議,修訂和草擬在澳門打擊清洗黑錢的法例。去年八月,澳門採取了兩項措施,以打擊金融領域的洗黑錢活動。第一項措施是修訂信用機構的反清洗黑錢措施,除要求核實客戶身份和保存客戶紀錄外,還要定出接受客戶所應遵循的規則和程序,經常監視高風險的賬戶和適當的風險管理。第二項政策是制定一切獲准經營的實體在處理數額龐大的現金交易時應遵循的程序。此外,澳門還於去年通過了一項新法律,以執行遏止資助恐怖主義的國際公約。看來,澳門所進行的各項工作,已在此次「APG」年會中被考核通過,合格過關。

洗錢問題是當今世界各國面臨的一個嚴重的金融犯罪問題。二零零零年各國上報國際組織的重大洗錢案,比五年前翻了一番。美國國務院一九九八年在《國際麻醉品控制戰略報告》中列述了世界各國的洗錢犯罪狀況,驚呼全世界一年內洗錢犯罪數量竟高達三千億至五千億美元,相當於國際貿易總額的百分之八。我國內地和香港、澳門、台灣之間也同樣面臨著跨境洗錢犯罪危害日大的局面,社會和經濟界人士提出的反洗錢要求也越來越強烈。

雖然中國在出席了「APG」的創會會議後,為了維護「一個中國」的原則,在台灣當局未有將其會籍名稱改為「中國台北」之前,一直未有參與「APG」的活動及運作,但內地與港澳的金融機構、財稅機關、出入境管理部門和強力執法機關,已經在共同打擊跨境洗黑錢犯罪活動的具體實踐中,進行了確有實效的合作,並積累了豐富經驗。當然,反洗錢合作對於內地和香港、澳門來說,仍是一個嶄新的課題,這不僅需要警方、司法機關的緊密配合,而且也需要金融部門及相關執法機關的積極合作。由於三地執法部門以往在犯罪偵查合作、嫌犯移交、贓物的追繳移交、囚犯移交等各方面都取得了許多良好的經驗,這就為反洗錢合作奠定了堅實的實踐基礎。

現在需要加緊操作的,是澳門與世界各國合作防制洗錢的問題。尤其是外資營賭財團加入澳門博彩業經營之後,就更應加強對外資賭場的賭資監控,防止犯罪分子以參賭為手段,進行清洗黑錢活動,並為恐怖組織籌措經費。這就需要進一步構建完善的法律體系,在金融系統內部建立規范化運作機制,強化金融機構的預防及控制功能,加強金融案件偵查工作的基礎建設,提高偵查技能,強化打擊力度,開展反洗錢的跨國跨境合作等。在這方面,澳門特區政府及其相關部門,還有許多工作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