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APG澳門年會看如何維護一中原則

上周一連四天在澳門舉行第六次年會的「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PG〕」,是一個政府間國際組織。這個會議的內容及所通過的相關決議,以及會議的重要性〔尤其是對開設了多家賭場的澳門,而賭場又被視為跨國跨境犯罪集團利用來進行洗錢活動的重要渠道而言〕,本澳媒體已多所報導,此不再贅。本欄今日要述議的,是圍繞著這場會議,海峽兩岸曾經進行過的一場「角力戰」,以及澳門在這場角力戰中所起到的作用。

要搞清楚這場「角力戰」的情況,首先就得對「APG」的背景有所了解。「APG」是一個區域性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一九九七年二月成立,其秘書處設在澳洲,中國被列為創始國。台灣也以「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的名義加入,並與中國同被列為十三個創始成員之一。一九九八年三月,該組織在東京舉行第一次年會,由於涉台問題未得到妥善解決〔中國要求台灣當局將其名稱改為「TAIPEI CHINA〔中國台北〕」,但遭台灣當局反對〕,中國被迫中斷與會。此後,歷經馬尼拉〔一九九九年八月〕、悉尼〔二零零零年六月〕、吉隆坡〔二零零一年五月〕,及布里斯本〔二零零二年六月〕等多次年會,中國都沒有參加。前年吉隆坡年會時,該組織以「避免中國成為國際間防制洗錢漏洞」為由,積極邀請中國參加,而中國則以必須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理由,要求組織更改台灣當局的名稱,但遭到台灣「法務部」、「外交部」、「調查局」等單位的無理抗拒,中國只好被迫繼續不參與。今年的年會選擇在澳門舉行,由於澳門屬中國管轄,該組織希望能藉此便利,再次邀請中國參加。但仍因台灣名稱問題未能得到妥善解決,故中國仍是決定予以抵制。

對於中國提出的理直氣壯的要求,台灣當局當然是心知肚明,心虛膽怯。於是,早在八月中旬,就透過媒體放出聲氣,聲言「中國打壓我會籍名稱」,以圖引起國際間的注意和同情。隨著開會日期的接近,台灣地區的媒體就越發密集地發表所謂「二度打壓」的消息。但全部消息來源都不是來自該組織的澳洲總部,也不是來自承辦年會的澳門,而是發自台北市的台灣當局「外交部」。本月十六日,澳門年會開幕後,台灣媒體又報導稱,在開幕式上,大會只由秘書長報告中國入會事宜仍未解決,也未提案要求更改台灣會籍名稱,台灣在「APG」的會籍名稱獲得確保。所謂「中共二度打壓」之說,不攻自破。然而,台灣媒體仍是聲稱,「我方打了一場漂亮的反制戰」。即使如此,該清息來源仍是來自台灣「外交部」。實際上,台灣各媒體也並未派出記者到澳門實地採訪,他們的採訪地點是在台北市。

台灣「外交部」的前怯後躁做法,頗有「打腫面皮充肥仔」的意味。實際上,因為台灣當局不顧有關國際組織涉台事務管理的國際慣例而無理取鬧,令到中國無法出席會議,受到損失的並非是中國,而是「APG」及亞太區域的國家和地區,包括台灣地區自己。

其實,即使就這次澳門年會的本身而言,台灣當局已是遭受到了大挫敗。這是因為,按照台灣當局原來的計划,是希望能爭取到二零零三年度「APG」的年會,是在台北市舉行的,台灣當局為此目標亦曾奔走經營。但是,「APG」為了對中國有所交代,拒絕了台灣當局的要求,並決定將本屆年會的地址選擇在「中國澳門」。而澳門只不過是剛於二零零一年五月才參加該組織的新會員。因此可以說,澳門在因緣際會下,為遏止台灣當局的「國際化」分裂活動,間接地起到很大的作用。

不過,從「APG」事件中,應使澳門特區高度關切這麼一個問題,就是一些政府間國際組織,中國並非是其會員,而中國澳門則因歷史和現實的原因而入了會;在面對台灣當局亦是其會員,或是正在積極進行入會申請的情況下,如何站穩「一個中國」的立場,協助中央政府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反對分裂。

這一問題,可分兩個層次來講。第一個層次,是「澳門基本法」第一百三十六條規定,「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尚未參加而澳門已以某種形式參加的國際組織,中央人民政府將根據實際情況和需要使澳門特別行政區能以適當形式繼續參加這些組織」。所謂「適當形式」,大體上說就是以「中國澳門」的名義,並以中央人民政府及相應的國際組織准予的身份,如「聯繫會員」、「單獨會員」、「準會員」等參加。比如上周在澳門舉行年會的「APG」,澳門和香港特區就分別以「中國澳門」及「中國香港」的名義參加。

第二個層次,是根據中央政府的政策和國際社會的慣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人民行使主權的唯一合法政府,有權利和義務代表中國參加國際組織及其活動。台灣作為中國的一部份,不能也沒有資格參加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加入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但考慮到台灣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和台灣同胞的實際利益,對於某些允許地區參加的政府間國際經濟組織,中國政府在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立場的前提下,根據有關國際組織的性質、章程規定的實際情況,以中國政府同意和接受的某種方式,靈活處理台灣的加入問題。

然而,有一些政府間國際組織,是台灣當局已經加入,但中國尚未加入的。比如,亞洲生產力組織〔APO〕、國際棉業諮詢委員會〔ICAG〕、亞洲農業發展組織〔AARRO〕、國際畜疫會〔OIE〕、亞洲蔬菜研究發展中心〔AVRPC〕、國際種子檢驗協會〔ISTA〕、亞太糧食肥料中心〔FFTC或ASPAC) 、中美洲銀行〔CABEI〕、東南亞中央銀行總裁聯合會、亞洲選舉官署協會、亞洲科技合作協會、國際防制洗錢聯盟、以及剛於上周在澳門舉行年會的亞太防制洗錢組織〔APG〕等。這些政府間國際組織,由於中國不是會員國,或是其組織成員與台灣當局有「邦交」,甚或其組織總部就設在台灣,而分別能以「中華民國」、「台灣」、「台灣‧中華民國」、「中華台北」的名義參加。當然,也正因為台灣當局拒絕更改其會籍名字,中國政府就予以抵制,不屑於加入這些政府間國際組織。

然而,在上述政府間國際組織中,澳門是有些組織的會員,如「APG」、「艾格蒙聯盟國際防制洗錢組織」等。有些是澳門有權加入為會員的,如亞洲生產力組織、東南亞中央銀行總裁聯合會、亞洲選舉官署協會、亞洲科技合作協會等。「中國澳門」如何在這些政府間國際組織中,協助好中央政府維護「一中」原則,這是一個值得關切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