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中文報業在兩岸交流中所扮演的角色(上)

一、澳門中文報業的歷史及現況

澳門中文報業的歷史,已有一百一十多年,開創中國中文報業之始。此前,早在一八三九年至一八四零年,清朝欽差大臣林則徐便翻譯英文《澳門日報》中的澳門、廣州消息及外商活動資訊,在廣州出版《澳門新聞紙》,供有關人員參考,以便於「睜眼看世界」,此為中國中文報業的雛形。

在澳門有了正式的中文報紙之後,即成為革命者傳播革命理論的輿論工具。《孫中山全集》開卷第一篇《致鄭藻如書》,原來就發表在一八九零年的《澳報》上。這份《澳報》已是以日報形式發行。一八九三年七月十八日,澳門土生葡人飛南第與正在澳門行醫的孫中山先生合作創辦了《鏡海叢報》,並由孫中山先生任醫務編輯和主筆。該報雖祗持續了兩年零兩個月,但已成為孫中山先生發表政見的重要陣地。飛南第受孫中山先生的影響,經常刊登言論較為激烈的抨擊清政府的「論說」〔相當於社論〕。由於《鏡海叢報》遠銷廣東各地、香港、廈門、上海、北京以及呂宋、舊金山、葡國、帝汶等地,對反清思想的傳播,起到了不可磨滅的作用。 一八九七年一月二十一日,由康有為、梁啟超等維新骨幹主辦的《知新報》在澳門創刊。《知新報》以宣傳變法維新、君主立憲的改良主義為宗旨,尤其重視論政,經常刊登外國政情和最新技術發展的文章,成為中國南部宣傳維新變法的重要陣地。由於澳門環境特殊,《知新報》言論較內地報紙尖銳,影響力甚大,深受海內外歡迎。但《知新報》僅出版了四年,至一九零一年一月自動停刊。

同年,在康有為的鼓勵和支持下,何穗田創辦了《濠鏡報》。何穗田是當年澳門富商,曾支持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活動,是力邀孫中山先生在澳門行醫的幾位知名紳商之一。

辛亥革命之後,澳門中文報業蓬勃發展,多份報紙應運而生。先後有一九一三年創刊的《澳門通報》,一九一六年創刊的《澳門時報》,一九一七年創刊的《澳門日報》,一九二零年創刊的《濠鏡晚報》,一九二四年創刊的《平民報》、《民生報》等。這些報紙都具有相當規模,且在版面編排方面進行了改革,開始採用「欄」的編排方式,這是當時最先進的編排方法,而行文亦漸趨白話文化。

上世紀二十年代前後,中國內地政治活動風起云湧,澳門市民普遍關心內地時事發展,故當時澳門的中文報紙,設有「京省新聞」、「澳港新聞」、「香山新聞」和「環球新聞」專版,並因內容較為詳盡而暢銷省港澳四鄉。此時,由於澳門政府向每家報社發放每月幾十元的宣傳費津貼,亦令報館如雨後春荀般湧現。此後十年間,先後有《新聲報》、《朝陽日報》、《大眾報》相繼問世。但各報為節省開支及便於單獨向政府領取宣傳費,出現了「套版」的情況,即兩家或兩家以上的報紙,在同一處印刷。電訊和澳聞版等採用同一組版,祗有副刊不同。當時,《澳門日報》與《平民報》、《民生報》是「三位一體」。《朝陽日報》和《大眾報》則是「兩位一體」。

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開始,澳門同胞掀起抗日救國熱潮,促進了澳門中文報業的發展。當年十一月,《華僑報》創刊,由於使用先進器材,並率先在澳門報業使用電訊報機,新聞及時,又首設採訪部,內容進一步充實,故銷量大增。後來還曾經出版過《華僑晚報》。此時,澳門的報人大多積極投身抗日救亡工作,成為澳門救亡運動的主力之一。

「四界救災會」是當時澳門最大的愛國團體,積極推動抗日救國的各項活動,其會址就設在《朝陽日報》社內,而該報社的負責人陳少偉亦出任「四界救災會」的主席。《朝陽日報》、《大眾報》、《新聲報》等亦成了澳門同胞抗日救亡運動的重要宣傳陣地。由於當時各地居民湧到澳門避難,令澳門人口大增,澳門報紙亦成了向四鄉宣傳抗日的重要輿論工具,大量報紙銷往內地。

太平洋戰爭爆發及香港淪陷後,澳門亦陷入經濟極端困難之中,物價飛漲,白報紙缺乏,言論受干擾,報業經營十分困難。先後有《澳門時報》、《平民報》、《新聲報》、《民生報》等相繼停辦;而《大眾報》、《朝陽日報》亦於一九四二年下半年停刊。

在此期間,日軍雖無佔領澳門,但澳門受日特駐澳機關控制,限制新聞報導,並出版《西南日報》、《民報》、《世界夜報》等親日報紙。澳門政府受制於日特機關,從一九三八年開始實施新聞檢查制度,有些報紙經常被迫開「天窗」。

抗戰勝利後,百業復興,澳門中文報業發展平穩。一九四四年八月創刊的《市民日報》銷量較好,由中國國民黨人開辦的《世界日報》銷途平坦。由澳門政府於一九四六年創辦的《復興日報》亦維持了兩年多,《大眾報》也於一九四八年復刊,而於一九四八年開辦的《精華報》則到一九五二年停刊。

上世紀五十年代,新中國成立後,大批舊報人到澳門謀生,澳門左右兩派報紙陣線分明,政治性小報也風靡一時。其中有左派的《新園地》,亦有親台的《群與力》,內容針鋒相對。不久,《群與力》停刊,而《新園地》則於一九五八年八月十五日發展為《澳門日報》,但仍以「新園地」作為報紙副刊的版名。

踏入六十年代,澳門中文報業中,除了繼續出版的《大眾報》、《市民日報》、《華僑報》、《澳門日報》之外,《星報》於一九六三年十月三日創刊,此格局一直維持到七十年代末。但在七十年代,有兩份中文周報面世,即一九七二年創刊的《時事新聞》及一九七八年創刊的《澳門體育報》。一九六六年的「一二‧三事件」之後,澳門政府取消了新聞檢查制度,言論不受管制,報紙本身自負法律和道義的責任。解除了報紙言論的桎梏,報紙的銷量日昇。但在內地文化大革命期間,一些報紙受當時國內極「左」思潮的影響,全部刊登硬繃繃的大塊政治文章,取消小說版及狗經版,減少軟性新聞娛樂消息,而令銷路一度下降。

(上‧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