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陸委會」分管港澳事務的新任副主委黃介正

與中央政府的港澳工作,是分別由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及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管的情況有所不同,台灣當局主管大陸事務工作及港澳事務工作的機關,集中由「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亦即「陸委會」統管。這樣的安排,一方面反映了台灣當局將港澳地區視為大陸地區的一部分,即使是港澳地區尚未回歸,分別由英、葡兩國管治時,都是這樣的認知,這是符合港台/澳台關係是兩岸關係特殊組成部分的定位的;另一方面,又由於在「陸委會」中,是設置一個「港澳處」來負責港澳事務工作,這又折射出在台灣當局的心目中,港澳事務工作的位階,低於大陸事務工作。

實際上,港澳處只是「陸委會」中七個處級部門〔按:台灣當局「中央部會」機關中的處,相當於國務院各部委辦中的司局級機構,而台灣的「科」才相當於大陸的「處」〕。如果一定要與北京國台辦的架構設置相比的話,它只是相當於國台辦中的一個「局」,當然比不上國務院港澳辦的「部」級架構。不過,弔詭的是,「陸委會」派駐香港的機構──香港事務局〔對外稱「香港中華旅行社」〕,由於其局長是十三職等,介於常務副部長級〔在台灣地區的公務員體制中,常務副部長是常任公務員編制,比其排位高的政務副部長則是政務官,這與大陸的常務副部長地位較高的情況,有所不同〕的十四職等,與司處長的十二職等之間,有點相似於北京的部長助理,則顯得比港澳處長還要高出一個位階。至於「陸委會」派駐澳門機構──澳門事務處〔對外稱「台北經濟文化中心」〕,其處長則是十二職等,與港澳處長同級。

既然港澳事務工作是「陸委會」的業務范疇,故在「陸委會」的三名副主委中,就必會有一名副主委是分管港澳事務。實際上,近年分管港澳事務的副主委,就先後有林中斌、陳明通。而目前分管港澳事務的,則是新任副主委黃介正〔ALEXANDER HUANG〕,他同時亦分管文教事務,與陳明通當年分管港澳事務時的分工一樣。

不過,與其說黃介正是接陳明通的「班」,更不如說是台灣當局在物色人選填補「陸委會」第三副主委的空缺時,較多地考量要找一位與前副主委林中斌同質性較高的人。實際上,黃介正與林中斌具有如下几個共通點:一、兩人都是外省人,這樣的安排,似是為了對「陸委會」現任正、副主委多是本省籍人士作出「平衡」。二、兩人都不是中國國民黨員,其中林中斌因其父親林文奎受陳儀排斥及受「孫立人案」牽連,而郁郁不得志,其母親張敬則捲入「雷震案」而長期成為被監控對象,故並未認同國民黨;而黃介正本是國民黨員,但在黨員重登記時未作登記,成為「失聯黨員」。三、兩人雖不是職業軍人,但卻都對軍事戰略甚有研究,尤對中共軍事研究有獨到見解。四、兩人都曾在美國智庫工作,並與華府政學界關係良好。五、兩人的父親都是「國軍」的將軍級軍事人員,而且也湊巧地都曾主管過軍事情報工作〔其中林中斌的父親林文奎,曾任陸軍總部情報署長;而黃介正的父親黃世忠,則是在「國防部」軍事情報局長的位置上退役。六、兩人在進入「陸委會」之前,均未接觸過港澳事務,對港澳情況也了解不多,但在出任「陸委會」副主委後,卻都被安排分管港澳事務。

據資料顯示,黃介正是安徽合肥人,但在台灣出生,年約四十多歲。東吳大學政治系學士、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第一屆碩士、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碩士及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博士。歷任台灣駐美代表處國會組諮議、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所研究員、戰略暨國際研究所〔CSIS〕資深研究員、馬里蘭大學政府及政治系副教授、到「陸委會」前任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兼副教授、中華歐亞基金會副執行長、中央廣播電台董事等。擅長於政治未來學、國際關係理論與實務、美國國防與決策研究,經常出席有關中共軍事、中美關係、美國國防戰略等方面的研討會並發表論文。今年初,他與其他學者合著《孫子十論》,他主論中共海軍戰略。該書採用線裝書版式,綢緞面盒裝,頗有中華文化情懷。

黃介正雖不是職業軍人,但可能是他出身於軍人家庭,也可能是他專業研究中共軍事,故對部隊生活頗為向往。在他的辦公室內,就掛了一套他在海軍服役時的海軍尉級軍官軍服,據說這也是他現時的後備役軍人身份的軍銜。另外,雖然「陸委會」主委蔡英文在向外界介紹黃介正時,說主要是看中他的英語能力,嫻熟國際事務,對兩岸軍事有深入研究,及與華府政學界關係良好等條件,但他卻具有很深厚的中華傳統文化根底。實際上,他與筆者聊談時,就對中國古籍引經據典。就連辦公室牆上也掛滿了摘抄《漢書》等中國古籍的書法作品。另外,他在做學問時曾多次到大陸交流訪問,主要對口單位是解放軍軍事科學院。

黃介正的父親黃世忠,一九二零年出生,現年八十三歲。成都中央軍校第二十二期第二總隊步科畢業。中央步兵學校高級班畢業,美國陸軍步兵學校肄業。台灣陸軍指參學院、三軍大學戰爭學院戰術班畢業。一九四九年到台灣,任第十七野戰團排、連、營長,陸軍第三軍軍長郝柏村的中校侍從官、上校副官。一九六四年起任第二零九師師長,鳳山陸軍軍官學校教育長,第六十九軍軍長,陸軍總司令部作戰署署長。一九八二年一月任「參謀本部」作戰參謀次長室參謀次長。一九八七年九月授陸軍中將,任「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局長,次年七月當選國民黨第十三屆中央候補委員。一九八九年十月退役,任軍人俱樂部台北高爾夫球場總幹事、「行政院」大陸工作會顧問等。他的簡歷,被收入大陸廣州出版社一九九八年九月出版,由葉選平題簽書名的《黃埔軍校將帥錄》一書中。

據說,黃世忠在抗日戰爭中,曾轉戰中緬邊境。在國共內戰中,曾參加徐蚌會戰〔大陸稱為「淮海戰役」〕。在一江山島戰役中,他是最後一個離開大陳島的軍官。在「八‧二三炮戰」中,因任郝柏村的侍從官而駐守最接近大陸的小金門島。一九八七年,因「國防部軍事情報局」頻生狀況,蔣經國決定從軍情系統以外的單位物色較為廉潔的軍人出任軍情局長,從而親自選擇了作戰系統的黃世忠,成為蔣經國逝世前最後任命的軍情局長。黃介正為此對筆者笑說,他父親最後的職務,相當於解放軍總參謀部的一部部長和二部部長。北京「六四」時,軍情局有一定程度的介入。

因為黃世忠長期跟隨郝柏村,故黃介正從小就與郝柏村的兒子郝龍斌、郝海宴等混在一起,郝黃兩家關係密切,至今仍有來往。儘管他出身朝情報頭子家庭,且與郝柏村家庭關係密切,但投效綠營並未遭到軍系太大反彈。不過,正當黃介正的「陸委會」副主委的人事令正式發布時,曾擔任「國軍體總」主委的黃世忠,卻因涉及台北高爾夫球場案,而遭「調查局」依瀆職、偽造文書罪嫌函送檢方偵查。而「國軍體育總會」與台北高爾夫球場間的補助疑雲,更掃到曾在參謀總長任內核簽補助的郝柏村的身上,郝柏村甚至可能會被以關係人身分改列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