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尚幸是國際會議中心酒店而不是「國會中心」

據中新網報導,外交部發言人孔泉昨日就日本人在廣東珠海集體嫖娼事件答記者問時表示,外國公民來華必須遵守中國法律。我們希望日本政府在這方面加強對本國國民的教育。孔泉還指出,關於日前珠海發生的日本人集體嫖娼事件,是一起性質極為惡劣的違法案件。中方有關部門正在對案件進行調查,並將依法作出嚴肅處理。

孔泉所說的「中方有關部門正在對案件進行調查,並將依法作出嚴肅處理」,其調查及處理對象,究竟是指在「九‧一八」周年日當天到珠海集體嫖娼的日本人,還是指在此事件中涉案的珠海市相關酒店、旅行社、夜總會,以至其上級主管部門,甚至於珠海市政府分管這方面業務的負責人?

按道理,由於涉嫌在珠海市集體嫖娼的日本人,已經離境,中國有關部門已難以對他們進行蒐證並予以處罰。因此,就他們的個人處分而言,只能是日後拒絕向他們發出入境簽証,在查詢當日入住珠海國際會議中心大酒店的日本人的個人資料之後〔入住酒店必須登記姓名及護照號碼,否則,酒店所須負上的責任更大〕,即可實施。不過,也須注意是否會冤枉當日並無參加集體嫖娼的個別人士。但以當日的情況而論,似乎很難排除該「集體嫖娼團」中會有個別團員不參與嫖娼行為。

對涉案的日本旅行社及「日本國幸輝株式會社」,中國政府也有必要作出適當的懲處。包括吊銷該旅行社承攬中國旅遊業務的資格,及在「幸輝株式會社」正式作出道歉之前,對其人員作出禁制入境的決定。與此同時,還應以適當的形式,向日本政府提出含有抗議性質的備忘錄。

對於國內涉案的單位及個人,執法及司法機關應當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嚴禁賣淫嫖娼的決定」的相關規定,施以相應的刑罰。至於珠海市政府分管相關業務的負責人及相關主管部門的責任人,也應由相應級別的黨委及紀委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試行〕》的相關規定,予以黨紀處分。

據香港《文匯報》、《大公報》昨日報導,日本人集體嫖娼事件爆光後,廣東當地公安機關高度重視,迅速作出反應,抓獲部分涉案嫌疑人員。目前,公安機關已經依法責令涉案酒店停業整頓,進行清查。報導引述珠海市公安機關重申,任何形式、任何人的賣淫嫖娼行為均屬違法,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公安機關將嚴格執法,徹查此案,並依法嚴肅處理違法犯罪人員。另據報導,當局已查封酒店的閉路電視紀錄,進行調查。
珠海市公安機關聞案而動,迅速處理,值得鼓掌。但在報導中,未見相應級別的黨委及紀委對瀆職失責的業務分管及主管負責人進行調查的消息。看來這些組織「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步子,邁得仍不夠大,還須趕快「補課」。

實際上,日本人在珠海集體嫖娼行為爆光後,引起內地各大網站網友論壇強烈反響。事件不但激起了網民激烈的愛國情緒,同時也呼籲當局嚴懲有關負責人。尤其嚴重的是,由於案發當日,恰好是「九‧一八」的周年紀念日,這就使此事件對中國人的侮辱,如同又一次「南京大屠殺」。這不是一般的巧合,根本上就是有意對中國人進行污辱和挑釁。六十年前,日本人持軍刀強姦中國婦女;六十年後,日本人用錢買姦中國女人,兩者之間又有什麼區別?!

其實,有關日本人集體嫖娼事件,早在事件發生後幾天,就有被旅行社臨時徵召作翻譯的網友在網站上貼文予以揭露,本澳電訊公司的「時事討論區」也有人轉貼,但尚未見珠海公安部門作出反應。只是《南方日報》、《中國青年報》、《新快報》等平面媒體跟進作出揭露報導後,公安部門才採取行動。雖然也可算是盡職,不過也有些被動了。如果能在網站貼文揭露之後、平面媒體報導之前就採取行動,可能就更為主動。何況,估計《南方日報》和《中國青年報》等平面媒體,也是從網站上看到這篇貼文之後,才跟進報導的。
值得注意的是,涉案的珠海國際會議中心大酒店,據說其投資者與珠海市某位前任主要負任人有千絲萬縷關係。有人認為,包括批地、批准項目、銀行貸款等,都可能會涉及「不規則行為」。因此,相應級別的黨委及紀委,在查處涉案的有關負責人的失職行為時,也應一併追查該家酒店的背後,是否有黨政官員涉及違章以至是受賄行為。

其實,這家國際會議中心大酒店在籌建之時,就已在當時仍在位的珠海市某位主要負責人的支持之下,犯下了一個嚴重的政治錯誤。這就是投資者竟然將這家酒店命名為「國會中心」,並在香港、珠海的媒體上大賣「國會中心」的廣告。而恰在此時,剛在中共「十五大」上退下不久的某位前任高層領導人在到珠海度歲時,提出了在珠海成立「老幹部聯誼中心」的建議;他在訪問香港特區時又主動地向香港記者說「這輩子不好退休」。這兩件事被海外媒體併聯起來,猜測為某些退休老人不甘寂寞,要在南方搞與北京中央「別瞄頭」的「老人基地」。為此,當時本欄就以《珠海「國會中心」﹕第二個國家權力中心?》為題,指出這個「國會中心」的稱謂,會使不知其底蘊而又習慣於「三權分立」概念的外國人看到後,以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廣東省珠海市,已建立了另一個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並實行資本主義三權分立的政治制度,就會進而誤認為中國除了是海峽兩岸處於分裂狀態之外,南北之間也發生了「政治分裂」,而經濟特區也向資本主義政治制度過渡,某些西方人的「和平演變」美夢已圓。後來據說,本欄的這一分析受到中央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實際上,此後「國會中心」也正式更名為「國際會議中心大酒店」了。

幸好,日本人集體嫖娼事件是發生在「國際會議中心大酒店」,而不是發生在「國會中心」。否則,問題將會更為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