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廣東允許傳媒海外辦報澳門會否從中得益?

九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在廣州召開的「廣東省文化大省建設工作會議」,就廣東省文化體制改革訂定了試點方案。這個」方案」,決定擴大對外文化交流,允許省內文化單位將經營范圍擴大到海外,在海外開辦報刊、廣播電台、電視台、出版發行機構及與海外傳媒合辦新聞頻道、欄目、節目等。由於已有《深圳特區報》進軍香港報業、入股中資媒體《香港商報》的先例,在廣東省內媒體進軍港澳以至海外獲得政策許可及法源依據之後,省內的一些媒體是否會利用澳門作踏腳石,到澳門開辦報刊、廣播電台、電視台、出版發行機構,或是與澳門現有媒體進行合資、合作?也就值得關切。如果省內媒體有此意願並付諸實踐的話,可能會促使澳門傳媒市場打破目前遭遇「發展瓶頸」的悶局,催生一番新景象,使「澳門基本法」規定的「新聞自由」得到更為充分的發揮,「一國兩制」在新聞傳播領域更為充滿活力。說不定,也可透過粵澳合作的方式,使澳門電視台起死回生。

實際上,「建設文化大省」,是張德江擔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後提出的決策。張德江認為,「廣東文化建設總體上與廣東經濟社會發展的地位和要求不相適應」,必須予以糾正。為此,中共廣東省委專門成立了「文化體制改革和文化大省建設領導小組」,並在九月下旬召開了有一千四百多人參加的「廣東省文化大省建設工作會議」。該會議制訂了「廣東省文化體制改革試點工作方案」,並已獲中央「文化體制改革試點工作領導小組」批準。該「方案」決定,廣東省將進一步加強與港澳特區的文化合作,按照「CEPA」的有關內容建立粵港澳文化交流機制。該「方案」的其中一項具體內容是,在新聞傳媒方面,廣東省鼓勵有條件的傳媒以獨資、合資、合作的方式,在海外辦報、辦刊、辦台,與海外傳媒合辦頻道、欄目、節目等。省內正在實施建立的「南方廣播影視傳媒集團」,將在香港以合作方式促進電視節目落地的各項工作,並以此為基礎,進一步發展與國外主流媒體的合作關係。

據未經証實的小道消息稱,該「方案」出台後,粵省一些媒體單位的「FIT人」躍躍欲試,紛紛打算到海外辦報,並以香港為優先考慮地點。這是因為,香港與廣東不但同文同種,而且還同語,開辦媒體容易上手,較快走上軌道,而不像到歐美或東南亞地區創業,要冒較大的風險。而且,憑著這些省內媒體機構在省內的政治地位,也較易能爭取到在廣東省內的發行權,還可爭取在香港上市集資。更重要的是,這些省內媒體可藉在香港開辦媒體的方式,開闢一個對外「窗口」,於公於私,一舉數得。至於具體操作手法,既可是獨資創辦,也可是併購現有香港媒體,借殼「出世」,就像《深圳特區報》收購《香港商報》那樣〔按﹕《香港商報》現任總編輯陳錫添,原是《深圳特區報》的總編輯。最近他在接受採訪談及當年撰寫鄧小平「南巡」的《東方風來滿眼春》一稿時,為自己當時由於思想不夠開放,沒有將鄧小平所說的「年紀大了,要自覺下來,否則容易犯錯誤。像我這樣年紀老了,記憶力差,講話又口吃,所以我們這些老人應該下來,全心全意扶持年輕人上去」寫進稿中,而深感後悔〕。反正,廣東省內的媒體單位,除了深圳報業集團外,南方報業集團、羊城晚報集團、廣州日報集團,都是內地傳媒業的「航空母艦」,其經濟實力名列內地報業的前十名。它們是完全有實力在香港以獨資、合資、合作的方式辦報的。

唯到目前為止,尚未聽到省內媒體單位要到澳門創業的消息。不過,有兩個動向卻是值得注意的。其一,曾有廣東省以外,而且還是屬於中央一級機關主管的媒體單位,有意來澳採取與一家現有媒體合作的方式,「借殼」創辦該報的「澳門版」,但當時受政策限制而未成事。如果「中央文化體制改革試點工作領導小組」將廣東省的經驗推廣到全國去,或許該媒體單位將會「舊事重提」。二、張健還在出任澳門中聯辦宣傳文化部長時,對在澳門辦報就懷有濃烈的興趣。現在,他出任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副部長,而廣州日報集團又隸屬市委宣傳部主管。或許,他會趁此便利條件,操作廣州日報集團來澳門以獨資或收購本地媒體,或是合資、合作的方式,開辦及經營媒體,並自任負責人,一償夙願。

如果內地有實力的媒體單位看中澳門,在澳門以適當的方式開辦媒體,對本地媒體市場既有好處,也有弊端。好處是可以對本地區媒體素質的整體提高,起到促進作用,突破目前本地傳媒市場因財力不足而無法突破的悶局,並改變目前媒體市場「不均衡發展」的現狀,有利於「多言堂」、「言論多元化」,使「一國兩制」方針在新聞領域得到更好的展現。而弊端則是有可能會在激烈競爭下,使到一些實力不足的小型媒體難以立足,遭到淘汰,破壞目前媒體市場的「超穩定狀態」。不過,既然競爭是市場經濟的常態,也就反過來可能會促使澳門媒體市場進入真正的「市場經濟」時期。

但即使如此,粵省的傳媒機構如要來澳以合適的方式開辦媒體,還將遇到一個重大障礙,即第七/九零/M號《出版法》的第九條及第十條分別規定,非本澳居民不得出任定期刊物的所有權持有人及社長。這就將會成為本澳引進外資繁榮媒體市場的「攔路虎」。以澳門已加入「WTO」,及澳門將與內地簽署「CEPA」協議的精神來衡量,這種「不開放」規定,與「WTO」及「CEPA」的「開放」精神,就簡直是南轅北轍,有損澳門的「國際城市」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