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集思廣益專業研究促進澳門博彩業健康發展

澳門博彩研究學會前日舉行創會會員大會,選出了首屆理事會及監事會成員。該會首屆理事長蘇樹輝指出,澳門博彩研究會的創立,目的是要建立一個學術平台,讓專家、學者以及業內人士參與其中,交流切磋,集思廣益,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研究澳門博彩業未來的發展方向,藉以帶動本地區博彩業的均衡及健康發展,實現澳門的全面躍升。為此,學會將會通過舉辦講座和研討會,加深社會大眾及國際傳媒對澳門博彩業的認識,以及將學術研究結果編輯成刊物,供各界及政府參考,更歡迎來自不同的博彩業人士加入,提升澳門在國際間的形象。學會還將會加強與各地學術團體的交流,跟進外國博彩事業的發展趨勢,探討各地博彩業出現的新課題,並將逐步延攬各地專才,力爭做到立足澳門、面向世界。

澳門博彩研究學會的成立,可以說是填補了澳門社會科學研究活動的一項空白。實際上,澳門博彩業具有悠久的歷史,光是被宣佈合法化就已有一百五十多年。而且更重要的是,澳門博彩業向來是澳門經濟四大支柱之一,特首何厚鏵還將澳門經濟發展的產業結構模式,定位為「以博彩旅遊業為龍頭、以服務業為主體,其他行業協調發展」。因此,博彩業在澳門社會、經濟生活中佔有著極為重要的地位,甚至因其對澳門財政收入所作出的重大貢獻,而使其成為關係到澳門特區行政運作能否正常運行,公共建設能否按照本地區的實際需要,有比例、按計划地進行,財政預算能否實現「澳門基本法」所規定的「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因而使到澳門社會能否實現持續穩定,社會文化活動能否更為活躍、丰富多彩的重要因素。

然而,與澳門博彩業既具有悠久歷史,近年又發展迅捷,而且隨著特區政府開放賭權後,將會更上一層樓的美好前景相比,對澳門博彩業的研究,則顯得頗為單薄。直到「中葡聯合聲明」簽署,澳門進入過渡期,尤其是澳門回歸,特區政府著手進行開放賭權工作之後,才有一些本地業餘學者陸續發表了一些有關博彩業的研究論文,並進而集結成書出版。在特區政府將賭權開放正式付諸實施之後,幾家高等院校才分別開設了與博彩業有關的系科,在對學生進行博彩業職業教育的同時,也進行博彩業的理論研究。由於師資需求緣故,引進了外地專才參與了澳門博彩業研究的隊伍。但仍然得分散零落,除了藉著研討會或其他的一些學術活動,有志博彩業研究的人士得以共聚一堂、交流切磋之外,平時各人就呈現「水牛過河各顧各」的情況。這與澳門博彩業未來發展的前景,是很不相適應的。而澳門博彩研究學會的成立,看來就可為澳門與外地有意研究博彩業的專業及業餘學者提供一個學術平台,使他們能夠集中地而不是分散地,有系統地而不是零碎地,有計划地而不是隨心所欲地進行研究。相信就可在量和質的方面,都能促進澳門博彩業研究工作踏上的起步點,邁進新的里程。更重要的是,隨著學會研究成果的不斷湧現,就將會為澳門博彩業的持續發展提供學術理論依據,使澳門博彩業的發展更為穩健、順利、持續,從而使特首何厚鏵提出的「以博彩旅遊業為龍頭、以服務業為主體,其他行業協調發展的產業結構」定位,得到更為完美的落實。

澳門博彩研究學會成立並開展學術研究工作,應該進行哪些課程研究?蘇樹輝在該會第一次會員大會上致辭時指出,本澳面對博彩業開放,硬件建設預期必會增加。不過,博彩業能否取得更大成功,關鍵在於軟件方面的深化改革,其中包括﹕立法監管、人才培訓、策略研究、措施制訂等。目的是要將澳門博彩業提升至更專業化、更規範化的水平,從而增加澳門的競爭力。而由博彩所產生的社會問題,例如病態賭徒等,更是不容忽視,必須未雨綢繆,預防問題惡化。相信,蘇樹輝上述的一段談話內容,已為博彩研究學會未來的研究方向,預定了調子。其實,目前就有一個迫切的課題,是需要相關人士進行緊急研究的,這就是有關賭場借貸活動的立法問題。如何草擬出一部既能做到引進外地先進經驗,並滿足美資博彩公司的要求,又能符合澳門博彩業的實際情況,維持澳門博彩業「經營運作鏈」的穩定的法案,相信對澳門博彩業未來幾十年內的持續發展將會起到重要的作用。如果在時間上來得及的話,澳門博彩研究學會不妨將此列為其成立後的優先及緊急研究課題。

澳門博彩研究學會的地方冠名為「澳門」,就應是「全澳性」的學術機構,而不單純是澳門博彩公司的「附屬」機構。也就是說,這個學會在其它兩家已投得賭牌公司正式開業之前已搶佔「戰略制高點」及博彩業研究主導權的基礎上,看來也宜在其組織發展方面使其「澳門」的地方冠名真正做到名符其實。因此,我們期待這個學會今後還將會對另兩家賭牌公司的從業人員開放,並對本澳有興趣研究博彩業甚至是已出了成果的業餘學者開放。這樣,就真正能夠做到集思廣益、容納百川,帶動澳門博彩業的經營運作更能均衡及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