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吳儀副總理「論壇」致詞透釋外交新思路

「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昨日在澳門隆重開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吳儀,風塵僕僕,從深圳高交會的會場趕來澳門與會並發表重要演說,足見中央政府對這個「論壇」的高度重視。而在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舉行期間,身為中共中央委員的澳門中聯辦主任白志健,也可能是以向全會請假的方式留澳出席「論壇」,也顯見中央政府駐澳機構在履行其」促進澳門與內地之間的經濟、教育、科學、文化、體育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職能方面,也是頗為認真、負責。有中央政府的全力支持,澳門特區就一定能夠發展成為中國內地與葡語國家發展的重要平台,在促進中國內地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發展的同時,也從中得益,「水漲船高」地促進澳門自身的經濟貿易發展。

吳儀副總理在其演講中,除了屬於「通論」的祝賀「論壇」開幕及中國對外經貿合作的政策詮述之外,有幾個論點則是屬於針對性甚強的「專論」:一是她重申了「南北發展差距」的世情現實,二是她提出了「國家經濟實力大小,並不防礙中國與其經濟合作關係」的論點,三是她強調了中國政府「與鄰為善,以鄰為伴」的對外方針。

「南北發展差距」,這一向來都是中國政府對國際經濟發展並不均衡的基本評價。不過,近年來似乎是較少被提及,而是被「發展資本家入黨」式的只顧與發展中國家交往的思路所掩蓋住了。而在新一屆中央政府就位之後,透過吳儀副總理昨日出席「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當面對著在全球經濟體系中基本上是屬於「弱勢群體」的葡語系國家的代表,再次提出「南北發展差距」的觀點,頗有「胡溫新政」在國內政務中的「關懷弱勢群體」思路,透過「外交是內政的延伸」的規律,反映到中國政府的對外工作政策方面。而「由於世界各國、各個地區經濟發展的不平衡性,尤其是南北發展差距的存在,使得一些發展中國家深感外部競爭的壓力和深受經濟活動的衝擊」,也就充分反映了中國政府對全球經濟體系中的「弱勢群體」的同情和關懷。這才是符合鄧小平關於在對西方發展國家開放的同時,也對「第三世界」國家開放的外交思路。

巧合的是,出席此次「論壇」的幾個葡語國家,不但在世界經濟體系中是屬於「弱勢群體」,而在地理位置上,除了葡國、幾內亞比紹、佛得角是位於北半球之外,巴西、東帝汶、莫桑比克、安哥拉等都是位於南半球,這就使吳儀演講中所指的「南北發展差距」,具有強烈的「形象展示」。因此,也更使她所說的「參加此次論壇的葡語系國家和地區中,也有一定數量的發展中經濟體,但這並不妨礙我們相互之間的經濟合作」,具有更為強烈的說服力。並使與會代表以至廣大發展中國家和地區,領會到中國政府「國家不分大小,主權一律平等」及「國家不分大小,一律同等看待」的誠懇態度。這是極為有利於中國政府的外交實務進一步開拓發展的。

吳儀在演講中,重申了中國政府堅持「與鄰為善,以鄰為伴」的對外方針。這一正確方針,上周在溫家寶總理出席東盟會議時,已經有所體現,這是連台灣媒體也已感覺得到並予以深入評論的。葡語國家雖然在地理位置上並不是中國的「近鄰」,但由於有著澳門這層關係,在語言以至歷史淵源方面,卻使葡語國家拉近了與中國的關係。亦即是在情感上,使葡語國家感到自己也是中國的「近鄰」。而中國政府在與葡語國家的關係中同樣實施「以鄰為善,與鄰為伴」的政策方針,也就必然會使中國與葡語國家的關係從「鄰居」過渡為「伙伴」。如果說,中國與東盟建立「貿易自由區」,使到原來曾經反共立場最為強烈,因而曾與台灣當局的關係較為密切的東南亞諸國,轉而「一面倒」地傾向中國大陸,使到台灣當局的「南向政策」無隙可鑽的話,那麼,中國政府加強與葡語國家的關係,並藉著「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的舉行,也必將會使到台灣當局意圖以「金錢外交」來拉攏葡語國家以至拉丁語系國塚的意圖碰壁。實際上,葡語國家以至拉丁語系國家曾是台灣當局「金錢外交」的重要目標對象。今次有出席「論壇」的幾內亞比紹,就曾捨我就台。而在台灣當局的「邦交國」中,亦是以西班牙語國家為多。正因為如此,西班牙語翻譯人才是台灣當局「外交部」、「新聞局」、「國貿局」外語翻譯人才中,僅次於英語的語種。

在這次「論壇」舉行前夕,與台灣當局有「邦交」關係並是捨我就台的葡語國家聖多美和普林西比,曾接受中國政府邀請,答應派出觀察員出席「論壇」,但最後卻以「另有要務」為由推卻了。不過,值得欣慰的是,早年曾被葡國佔領過的利比里亞,在「論壇」開幕之日宣佈與台灣當局斷交,並與中國建交。這除了是聯合國維和部隊的因素在起作用之外,「胡溫新政」的關懷國際社會上的「弱勢群體」思路,看來也是發揮催生作用的主要因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