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如何更好地體現中央對澳門的關懷愛護?

經過將近四個月的磋商後,國家商務部副部長安民與澳門特區政府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昨日共同審核並確認了《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協議〔CEPA〕正文及其六個附件的最後文本,並將於今日下午在國家領導人〔有消息說是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見証下,正式簽署協議。

由於內地與香港「CEPA」已經簽署在前,而澳門也將於今日簽署與內地「CEPA」,故人們就很容易將兩個特區、兩個「CEPA」進行比照一番,尤其是對於素來懷有「大香港小澳門」情意結的人士而言。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本來香港「CEPA」最先是由香港特區政府向中央提出建議,但經一年多的磋商仍進展緩慢〔據說牽涉到是否會對「WTO」的規則有抵觸,及是否會引起內地部分地方政府的不滿等問題〕。然而,在香港發生「SARS」疫症後,中央政府為了幫助香港特區政府盡快擺脫困境,恢復和振興經濟,而加快了磋商的進度,並趁在七月一日香港回歸六周年之時簽署,作為送給香港特區的一個「大禮」。對比之下,澳門特區對「CEPA」的主動性及急切性,都沒有香港那樣強烈,但中央政府仍是一視同仁,並像安民、陳健等中央官員所說的那樣,並不會因為澳門比香港小,「CEPA」的內容就並不一樣。而且,由於有香港「CEPA」的經驗在前,澳門「CEPA」磋商過程就相對地簡便得多,只是用了四個月的時間。而且,香港是先簽「CEPA」正文然後再簽附件,而澳門則是正文與附件同時簽署,使到澳門「CEPA」也能與香港同時於明年一月一日起生效,不分彼此。這點,人們是感到相當滿意的。

當然,就「CEPA」簽署儀式的「規格」來說,仍然存在著微妙的「差別待遇」:香港「CEPA」簽署儀式是由溫家寶總理出席見証,而澳門「CEPA」簽署儀式則是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擔任同一角色。雖然兩人都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都屬「黨和國家領導人」序列,但在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排列次序中,溫家寶是「老三」,曾慶紅是「老五」,仍有微妙差別。不過,話又說回來,溫家寶是前往香港出席回歸六周年慶祝活動而「順便」見証「CEPA」簽署儀式,而曾慶紅卻是為「CEPA」簽署儀式專程來澳,也就更為凸顯中央政府的誠意,因此就可將所謂「微妙差別待遇」扯平了。何況,據說曾慶紅是中央主管港澳事務工作的最高負責人,他的第一次親臨「前線」考察,就是前來澳門,也可算是中央高度重視澳門特區。

但是,我們仍是期待著,在今年十二月二十日澳門特區成立四周年慶祝活動中,有國家領導人前來澳門參加及主持。因為與香港相比,澳門好像是「欠了一次」。實際上,就以香港、澳門回歸後的頭四次慶典活動比照,兩地政權移交儀式及回歸一周年的「規格」,是基本相等的﹔ 而在回歸兩周年時,香港是由當時的國家副主席胡錦濤受中央委托,前往香港出席回歸祖國紀念碑揭幕儀式,澳門則是沒有中央領導人參與澳門的慶祝活動。如果再加上當時的朱鎔基總理還曾到香港出席國際會計師組織年會及「財富論壇」並演講等情況,相比之下,澳門仍是有些「被冷落」的意味。因此,我們還是盼望,在澳門回歸四周年時,中央委托一名領導人來澳參與主持慶祝活動,作為「平衡」,也是對特首何厚鏵及澳門特區政府政績的肯定。雖然說,到明年的十二月二十日,中央領導人一定會來澳門,但那主要是為了主持第二任特首及政府主要官員的宣誓儀式,也就降低了「評價」的意涵。而在何厚鏵的第一任特首任期即將結束的回歸四周年專程來澳,則就可以凸顯「評價」的份量。

這並非是「斤斤計較」,而是為了消除「大香港小澳門」的陰影,也是為了更好地體現新一任中央領導集體的「激勵機制」,亦即對政績優秀的地方政府予以精神上的鼓勵。實際上,「獎勤罰懶」,應是更好地落實「執政為民」理念的一個可行手段。既然在貫徹「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及維護本地區繁榮穩定方面,澳門特首何厚鏵及澳門特區政府幹得不錯,卓有成效,中央領導人就更宜以親臨澳門發表評價的方式,予以表彰,並將之樹立為祖國統一大業進程中的典範。

談到「執政為民」,我們也想到另一個問題,就是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中的成員在來澳門進行公務活動時,如何隨時隨處體現「情為民所繫」的問題。實際上,胡錦濤、溫家寶等領導人在到地方考察時,是很注意這一點的。比如,在今年四、五月間「SARS」肆虐期間,胡錦濤、溫家寶就不顧「SARS」的極高傳染性及個人安危,在疫區與群眾打成一片,而且往往是不作現場戒備就走進群眾中間去。溫家寶在到地方考察時,也往往在途中落車訪貧問苦。這種牢固樹立「執政為民」的地位觀,正確處理好人民公仆與國家主人的關係,自覺擺正自己同人民群眾的位置,密切聯繫群眾,始終和人民打成一片的作風,就是「情為民所繫」的具體表現。

我們相信,作為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中一員的曾慶紅副主席,對「執政為民」及「情為民所繫」,也是領會甚深、自覺執行的。實際上,幾個月來我們從中央電視台的新聞節目中所見,他在到地方考察時,也是輕車簡從,不搞封街戒嚴的那一套,盡量注意避免脫離群眾。相信,他來澳門執行公務時,也不愿意脫離群眾,更不希望見到有「擾民」情況出現。因此,澳門警方進行必要的保安工作是應該的,但應要有度、有節,不要過份影響民眾的正常生活,特別是不要搞「提前半天封路」的那一套。否則,民眾的日常生活、工作、生產、學習因此而被耽誤或受到嚴重影響,就會產生較大的怨懟情緒。這對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的開明形像頗為不利,對曾慶紅副主席也極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