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複製威尼斯賭場酒店到規劃澳門大道

人們常說拉斯維加斯是「賭城」。表面看來,的確如此。從酒店到飛機場候機大廳,從公路邊加油站到士多店、餐廳,處處都擺滿了老虎機。賭業經濟佔了拉斯維加斯市以至內華達洲國民生產總值頗大比例。因此,將拉斯維加斯稱為「賭城」,當然是當之無愧。但是,拉斯維加斯還有兩樣重要的產業,都是少被常人提及的,但卻是業內人士眼中的驕傲。這就是拉斯維加斯的會議展覽業和適宜一家大小渡假的旅遊業。

實際上,拉斯維加斯的會議展覽業十分發達。據說全球的商業會議及展覽中,有三分之二是在拉斯維加斯舉行。會議展覽業為賭業和酒店開房率提供了穩定的客源,以至不少酒店的開房率都高達九成以上,也造成在有會議或展覽舉行之時,酒店房間是一間難求,價格更是上浮達六、七倍之多。而拉斯維加斯大小酒店的十二萬間客房,及威尼斯人酒店賭場等幾家酒店所擁有的大型會展場地,以至拉斯維加斯市區的會展中心,又為該市的會議展覽業提供了便利條件。因此可以說,賭業與會議展覽業的關係,就如魚與水的關係,融洽無間。

投得澳門賭牌的威尼斯人集團,就是拉斯維加斯會議展覽業中的佼佼者。不但其酒店是以威尼斯水城為主題,充滿南歐情調,令人流連忘返,更重要的是,它的會議展覽場館,面積甚廣,簡直有如標准足球場。由於服務周到,每年都有大量的會議或展覽會在此舉行,成為威尼斯酒店和賭業,酒店業和零售飲食業之外的又一重要收入來源,也為拉斯維加斯的會議展覽業發達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澳門特區政府意圖藉著開放賭權,促進會議展覽業的發展,並使之成為澳門旅遊業經濟的重要支柱之一,因而決定將其中一個賭牌批給威尼斯人集團,看來無疑是明智的抉擇。而威尼斯人集團也是摸准了澳門特區政府的脈絡,除了在競投標書中大炒會議展覽業概念,使到自己的加權指數獲得加分,因而得以雀屏中選之外,其計劃在路填海區興建的旗艦酒店賭場,也是連同會議展覽場館一道,將拉斯維加斯的威尼斯人大酒店的模式照搬到澳門,尤其是其主體酒店更是「按樣複製」到澳門。倘若該計劃獲得落實,澳門就將擁有巨型的會議展覽場館,特區政府發展會議展覽業的圓夢也就可以預期。

與「永利渡假村」不大樂意向澳門新聞界考察轉詳細具體介紹其在澳門的投資計劃,而是大談「員工培訓」不同的是,威尼斯人集團將其在澳門的投資計劃,以多媒體播放、文字介紹、設計效果圖等形式,進行介紹。從位於路填海區的威尼斯賭場酒店發展規劃圖來看,除了是將拉斯維加斯威尼斯酒店「複製」一幢給澳門之外,也將會興建巨型的會議展覽場館。整個威尼斯酒店發展區的佔地面積將達一千萬平方呎,預計投資金額超過一百億元。聘用人手超過五千人,其中光是酒店客房服務員就將達一千三百人。威尼斯人集團預計,每天有一千五百人位進威尼斯酒店,也有一千五百人離開。該發展區將擁有酒店,賭場、運動場、商務會議中心、購物中心、大型歌劇院、表演場地及其他消閑娛樂設施等。

由此看來,投得澳門賭牌的兩家美資公司,威尼斯人集團比永利渡假村更具有誠意。而湊巧的是,這兩家酒店都是位於拉斯維加斯大道的中部,毗鄰而居,因而競爭態勢更為明顯。在威尼斯人集團介紹會上,筆者就此發問,既然兩家公司在拉斯維加斯是近在咫尺,而又同時投得澳門賭牌,那麼威尼斯人集團在澳門的投資規劃如何與永利渡假村作出區隔?威尼斯人集團有關部門主管的回答充滿「外交語言」,先是大擦永利渡假村的鞋,認為它一定會以一流的設施和一流的服務水准,來吸引遊客。但他又表示,威尼斯人集團也有自己的一套標准,必定會以最佳的設計及規劃,來發展興建澳門威尼斯人大酒店。此語一出,獲得不少新聞人贊賞,或認為這是既不得罪競爭對手,又宣示自己競爭理念的「外交語言」。

拉斯維加斯賭城的另一「非賭特色」,是適宜一家大小渡假的旅遊業。除了是各大酒店的主題,及人造火山噴發、音樂噴泉、海盜船等定時表演的景觀節目,給合家大小帶來歡樂之外,「永利」正在興建的渡假村,也是全家人休閑渡假的好去處。可能是澳門特區政府有意改變澳門以博彩為主的旅遊業形象,促成旅遊業項目多元化,尤其是向渡假村發展,故而在決定中標公司時選中了「永利渡假村」。本來,這個意念甚佳,但可惜資訊不足,忽略了「永利」的有點類似「空手套白狼」的經營策略,也忽略了「永利」手中的幾家著名賭場酒店已被「美高梅」收購,而捨棄了可能為澳門博彩業多元化發展更有益處的「美高梅」。實際上,火山噴發、音樂噴泉、海盜船等景觀表演,就是由「永利」賣給「美高梅」的,其實這類景觀節目,與渡假村的意念極為接近。

本欄日前談到澳門城市規劃現狀不利於興建類以「拉斯維加斯大道」的「賭城一條街」。其後得知,其實「拉斯維加斯大道」是在舊城區以外的荒漠中興建,「一張白紙好畫最新最美圖畫」。即使如此,一些樓齡十來年的酒店也整座拆掉另建新樓。如果仿效這一模式,路填海區就是規劃「澳門大道」的最佳地點。

〔拉斯維加斯專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