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建議澳門特區與華州或拉市締結友城關係

自從澳門特區政府決定開放賭權,並進行賭牌開投工作之後,澳門特區前往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考察的團體及個人,就一直絡繹於途。這其中,既有在賭權開放及賭牌開投中行使公權力的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和特區立法會議員,也有參與賭牌開投的本地區商界人士,以至於與賭權開放工作有所沾邊的法律、學術、會計等專業界別人士。上周,特區政府又組織了「澳門新聞界考察團」到拉斯維加斯考察,分別與已投得澳門賭牌的「永利渡假村」和「威尼斯人」集團的主事人面對面接觸,並參觀其在拉斯維加斯的經營情況,及其在澳門的投資計划、進度,還走訪了內華達州政府博彩監控委員會,並與內華達州旅遊處執行董事邦補氏、拉斯維加斯會議及觀光局代表ROD POWERS等有關人士會面,直接考察、了解拉斯維加斯賭業經營及相關法律規範的實際情況。

感謝特區政府給澳門新聞界提供了這麼一個難得的好機會,使到澳門新聞界人士得以直接地而不是「紙上談兵」地了解拉斯維加斯的賭業的經營情況,從而得以在日後的報導和評論有關「威尼斯人」和「永利渡假村」財團來澳興建賭場的投資計划及策略時,能夠客觀、公平而不是「閉門造車」。實際上,透過此次實地考察和與有關人士直接接觸,使我們澄清了一些疑問,也糾矯了過往一些現成資料的謬誤。尤其是關於「賭場借貸法律」等問題,使我們能對拉斯維加斯與澳門之間的賭場借貸運作方式作出對比,及明瞭到「威尼斯人」與「永利」來澳開設賭場,不但需要遵守澳門的法律,而且也需遵守內華達州相關法律。

經過這次考察活動,我們發現,拉斯維加斯與澳門有著許多相近的特點,而兩地政府對博彩業的法律規範及管理政策,也是各有所長,可以互相對照參考。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日後隨著「威尼斯人」及「永利」在澳門開設的賭場投入經營及「美高梅」有可能會與「澳博」合作,這些賭業巨艦必然會將其在澳門的賭場與在拉斯維加斯的賭場進行策略聯盟,以加強其競爭能力。隨著周邊環境的日趨複雜化,及國際反跨境犯罪活動的需要,以至內華達州政府建議恢復中國內地、香港至拉斯維加斯的客運航線,澳門更需與拉斯維加斯加強聯繫,互通訊息,攜手合作,在促進兩地博彩旅遊業進一步發展的同時,防範和打擊利用參賭作為犯案手段的洗黑錢等跨境犯罪活動。因此,澳門特區政府與內華達州或拉斯維加斯市結盟,結成「友好城市」,也就是一個值得特區政府考量的課題。

締結友好城市,是中國民間外交亦即人民外交的一種形式。民間外交是官方外交的補充,其內容涉及到政治、經濟、貿易、科學技術及文化體育等各個領域。民間外交是一種多層次、多渠道的靈活的外交形式。而民間外交中的「友城工作」,則是其中的一種形式。

「友城工作」是「友好省州與友好城市」的簡稱,是我國民間外交的重要組成部份。它既有地方官方的性質,也有民間的性質。因為對外國地方政府的交往,是著眼於人民之間的友好往來。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受國務院委托,負責協調和管理我國同外國建立友好城市的工作。

友好城市,在國外叫姐妹城市,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國際上出現的新生事物。最初在歐美發達國家發展較快,以後逐漸擴大到社會主義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對於促進國際友好往來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友城工作是我國政府外交的重要補充,對貫徹我國外交方針,促進人民之間的相互了解和友誼,爭取有利的國際環境,具有重大現實意義。與外國建立友好城市是廣交新朋友,促進中國人民與世界各國人民之間了解和友好的重要紐帶和橋樑。當國家關係發生波折時,友城工作仍然可以發揮積極作用。例如,在一九八九年「北京風波」後,西方國家對我國實行「制裁」,友城工作就為我國打破「制裁」,開創冷戰後外交新局面起到了很大作用。而且,友城工作也可以直接服務於我國經濟建設和改革開放,在引進先進技術、開展經貿合作,引進外國資金和人才等方面,友城工作也可發揮巨大作用。

我國友城工作的總方針是﹕在我國獨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的指引下開展友好城市工作,態度積極,步驟穩妥,友好為先,注重實效。以友好為橋樑,努力開展實質性交流,達到「以民促官,以經促政,以地方促中央」的效果。除此之外,還要遵循「講友誼,講互利,講實效」的原則。所講「講友誼」,就是廣交朋友,增進友誼,為經濟合作打基礎;「講互利」,就是在經濟合作中,考慮雙方利益,並以此增進友好關係;「講實效」,就是以友好關係帶動經濟合作,以經濟合作深化友誼,相輔相成,互不偏倚,不圖虛名,講求實效。

可以說,澳門特區與內華達州結成「友好省州」,或是澳門特區與拉斯維加市締結「友好城市」,是符合上述原則並能將之發揚光大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國自一九七三年開始試點〔天津市與日本神戶市〕推廣「友城工作」後,目前已有三十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以及三百多個城市與百餘個國家締結了千多對友城關係,但在中國政府直轄之下的香港、澳門特區在「友城工作」方面仍是「白紙」一張。因此,澳門如能在這方面邁出重要一步,也就不但是將中國的民間外交工作推向更廣更深領域,而且還是貫徹執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和「澳門基本法」中有關澳門特區對外事務規定的具體表現,有利於向國際社會宣導「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國策,及向台灣人民作出「示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