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港珠澳大橋加建鐵路談到新建港澳碼頭設想

香港九廣鐵路公司主席田北辰日前建議,在港珠澳大橋上加設跨境鐵路。他指出,隨著珠江三角洲的緊密發展,預計到二零一六年的日均跨境客流量,將會超過七十萬人次,較現時增加約一倍〔按:一九九六年為十七萬人次,去年為三十五萬人次,過去六年間已經增長了一倍〕。為配合旅客需求,加上「珠三角」發展,港、珠、澳三地有提供「環迴」鐵路服務的條件。既然香港有「直通車」往廣州,二零零八年往來廣州與珠海間的「廣珠鐵路」也將會啟用,故也就有需要建造往來港、澳、珠三地的鐵路,以將「廣九鐵路」和「廣珠鐵路」串通起來,成為「珠三角」的「環迴」鐵路。

田北辰的建議,頗有遠見,理由也十分充足。其實,能夠支持港珠澳大橋加建鐵路的理由,何止是「珠江三角洲緊密發展」,及具有「廣九鐵路」、「廣珠鐵路」的基礎?應當說,還有「CEPA」的逐步落實,內地居民港澳「個人遊」將逐步擴展到全國各地,「泛珠三角」十省區市〔廣東、廣西、海南、福建、江西、湖南、雲南、貴州、四川、重慶〕的區域合作。再延伸之,還有溫家寶總理剛宣佈的「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可以適用於香港、澳門。另外,廣東省政府已經規劃「珠三角」的城際輕鐵快線並即將動工。因此,往後香港、澳門二地的聯繫,更將頻繁,可能還不止於田北辰所估計的日均客流量。而且,在「珠三角」輕鐵系統建成後,分別接通了香港、澳門,但卻都將變成「掘頭路」,只差區區三、四十公里〔以「廣珠鐵路」延伸澳門站到香港大嶼山東涌站之間的距離計算〕卻未能接通,而未能使珠江三角洲諸城市與香港、澳門串聯起來,豈不十分可惜?因此,讓港澳珠大橋加建鐵路或是預留鐵路位置〔就像現時的第三澳大橋那樣〕,是符合港澳兩地以至整個大「珠三角」經貿合作的利益的,也將大為方便上述各地的居民。當然,為了減低興建成本,也是考量到港澳之間的鐵路貨運量並不是太多〔以兩地間的距離計,汽車貨運更為方便〕,在港珠澳大橋上加建的鐵路,應是以輕鐵為宜,這也正好是可以與「珠三角域際輕鐵快線系統」相銜接。

當然,港珠澳大橋是否加建鐵路,尚待粵、港、澳政府商討,還須中央政府拍板。現在看來,香港特區政府對此建議有所保留。而中央政府今年七、八月拍板作出支持港珠澳大橋計劃的決定時,也未提「公路、鐵路兩用」。但中央政府當時顯然是未有預料到「個人遊」給港澳兩地帶來的充沛客流量,也顯然是把港澳珠大橋當作是一項「孤立」的計劃,未有將之與廣東省政府雄心勃勃的「珠三角城際輕鐵快線網絡」聯繫起來。如果中央政府能在了解到上述情況後,相信也將會支持港澳珠大橋定位為「公路、鐵路兩用」。在此情況下,如果港珠澳大橋工程是由民間財團投資,無須香港、澳門和廣東各地政府負擔,相信香港特區政府也將會對此計劃樂見其成,不再持保留態度。

倘若港珠澳大橋加建鐵路,或即使是港珠澳大橋計劃不考慮接納加建鐵路的建議,日後港澳之間的客運功能,相信將會由港珠澳大橋承擔相當大一部份的比例。也就是說,將由行走港珠澳大橋的集體運輸車輛或個人自用車輛,分流港澳之間水運航線的部份客流量。

在此情況下,特區政府在仔北安附近興建新客運碼頭的計劃,就極有可能會變成「重覆建設」。尤其是考慮到,未來港澳間客流量的增長,並非是由港澳居民所構成,而主要是由內地和外國旅客所形成;而港珠澳大橋在香港方向的落腳點是赤角機場,出於路程、航班、票價等方面的原因,相信旅客們更樂於循陸路來澳,而放棄乘坐客輪。因此,以港澳碼頭已趨飽和、必須因應未來客流量增長的理由來作出增建港澳碼頭的決策,還須慎重考量。何況,據了解,目前港澳碼頭仍然存在可以增加航班的空間,亦即與「完全飽和」仍有一段距離。在港珠澳大橋建成通車之前,仍應以盡量挖掘港澳碼頭的潛力為主。

坊間有傳聞說,特區政府之所以要在北安增建港澳碼頭,並將開挖墜道使之與澳填海區相連起來,是因為計劃在路填海區投資興建「金光大道」博彩會展旅遊區的「威尼斯人」集團提出了這一要求,希望從香港機場到澳門的賭客,無須經過葡京賭場,就可以直接抵達「金光大道」。我們是特區政府政務運作的局外人,無法核對這一傳言的真實性。但即使是這一傳聞屬實,其實港珠澳大橋完全可以滿足「威尼斯人」集團將海外旅客引流到「金光大道」的要求。這是因為,珠海市政府正積極向中央政府游說,港珠澳大橋的西端落腳點放棄在拱北登陸的設想,改為「南下」在仔、橫琴方向上岸。而廣東省政府出於港珠澳大橋須與國家「同三」沿海公路幹線珠江口跨海路段由淇澳至蛇口的大橋計劃「拉開距離」的考量,也將會樂於支持珠海市政府的要求。因此,港珠澳大橋「南下」的可能性,將會很大,這就對「威尼斯人」集團十分有利,也就無須再建新港澳碼頭了。

還有一個現實問題是,北安附近水位較淺,其實是一片淺灘。在此興建碼頭,不但開挖港池、航道的成本較高,而且日後常年疏浚航道的費用也不菲。再加上澳門國際機場當局也有計劃在跑道北端擴建防波堤,也將會對新碼頭及其航道造成不便。這筆疏浚費用,是由特區政府負責,還是由直接受益的「威尼斯人」集團承擔?總不能由現時正履行疏浚航道義務、但卻是「威尼斯人」集團競爭對手 的「澳博」來「助敵」吧?

還有,按照由崔世平、趙炳時總策劃,「澳門發展與合作基金會」出版,包括有清華大學、香港大學、北京師范大學、澳門大學等單位的專家參與研究及編寫的《二十一世紀澳門城市規劃綱要研究》,仔島北部全線將向北填海數百公尺。其時,現時計劃新建的港澳碼頭,就將會「淹沒」在這片新填海區城所形成的土地中,遭遇與「快艇頭街」、「大碼頭街」、「海邊新街」、「新(土步)頭街」、「柴船頭街」、「司打口」同樣的歷史命運。因此,在北安興建新港澳碼頭的計劃,就不但將是「重覆建設」,而且還將會是「無效勞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