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穩定及和諧是大前提,發展及改革是硬道理

特區政府與特區立法會已經排定,行政長官何厚鏵將於本月十九日向立法會發表「二零零四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由於這是何厚鏵在其首任行政長官五年任期內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按照官場上的慣例,必然要在此份施政報告中推出引人注目的「亮點」,端出打動人心的「政策牛肉」,以為自己爭取競選連任「加分」,或是〔在受任期限制不能再競選連任之下〕為自己的任職歷史交出亮麗的成績單並為繼任者更有作為地施政打好基礎;也是由於中央政府對振興澳門經濟陸續送出了或即將送出「CEPA」、「個人遊」、港珠澳大橋計劃及跨境工業區計劃…等,為澳門經濟發展躍上一個新的台階增添了強大的推動力,再加上特首何厚鏵自己也在過去四年來兢兢業業,在中央政府的支持和廣大「澳人」的配合下,先後闖過了整頓治安、恢復經濟及賭牌開放、抗御「SARS」等幾個大關,也使澳門經濟有所回春起色,這也為澳門經濟持續繁榮發展打好了基礎。因此,何特首一個星期後向特區立法會所作的明年度「施政報告」的基調是什麼,尤其是是否會徹底告別「固本培元」,並與時俱進地加大開拓改革的力度﹖也就將會引起各方人士的熱切關注。

因此,何厚鏵日前與學者和社會人士座談時所說的那番話,也就引起了各種不同的解讀。有人認為,他所說的「在推出一些新舉措或改革的時候,不能保証任何人不受到衝擊」,「當社會發展的時候,某些舉措不可能達到人人鼓掌贊成,當然有人得亦有人失,關鍵是在於推動整個社會進步的重要層面考量」,是透露了特區政府將會進行開拓改革,而且在改革中有可能會觸動到某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的訊息,並透過預先「放風」,作為緩衝改革與抵制改革的矛盾的「減壓閥」。當然,也有人從何厚鏵並未具體透露明年度「施政方針」的內容,但卻聲稱將會「按既定方針」之中找尋答案,擔心特區政府明年度的「施政方針」,仍是「固本培元,穩健發展」的舊思路。倘是如此,就無法因應何特首自己所提的「澳門在未來十幾年會有許多很好的發展機會,如果澳門失去這些機會,再回頭就再也沒有這些機會了」的說法。

在澳門剛回歸時,由於「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是前所未有的新鮮事物,沒有前面的經驗可供參考;也由於中國政府剛從葡國人手中收回的澳門,在經濟和社會治安方面幾乎是一個「爛攤子」;更由於澳門特區政府架構處於「先天不足」狀態,不少身居要衝的高中級公務員,幾乎是「拔苗助長」式地坐到重要位置上的,有待鍛煉及磨合;因此,特區政府的施政方針以「固本培元,穩健發展」為主軸,這是實事求是的。盡管它與不少「澳人」所懷抱的希望能大刀闊斧改革葡國人遺留下來的舊規陋習,不但是在形式上而且更是在實質上充分體現「結束葡國人殖民管治,清除殖民管治遺風」的心願,存在較大的距離,但仍得到廣大「澳人」的理解和支持。

然而,當「固本培元,穩健發展」基調取得顯著效果,並完成其歷史任務,社會前進的形勢需要特區政府與時俱進地進行開拓改革的時候,就應當調整基調,在穩定的基礎上求發展、拼改革。就像何特首所指出的那樣,在穩定、和諧與改革、進步中取得平衡。

總之,按照辯証法的道理及社會發展史的經驗,改革與穩定是一對可以互相轉化的矛盾,兩者之間存在著辯証的關係。改革、發展,離不開穩定;而只有穩定的社會和政治環境,才能為改革、發展提供可靠的基礎。當然,穩定是相對的,發展和改革是永恆的。必須為進求穩,穩中求進。鄧小平所說的「發展是硬道理」,「穩定是個大前提」,其精髓就在於此。

既然特首何厚鏵透露了「推出一些新舉措或改革」的新思路,明年度特區政府「施政報告」的主軸,就應是徹底告別「固本培元」,並在「穩健發展」的基礎上,推出一系列改革措施,以回應時代發展的需求及廣大「澳人」的呼聲。至於特區政府將會推出何種改革措施,或是以哪個領域作為改革的「攻堅點」,以求突破重點,全面鋪開」?因在「施政報告」尚未公開發表之前,仍屬政府機密,我們不方便去打聽,也不具高政治智慧去作揣測。不過,由於法律和公共行政兩大領域四年來的表現,是最不符合廣大「澳人」的期望的,也是廣大「澳人」強烈要求率先進行「改革」的領域,因此,我們希望,在明年度的「施政報告」中,法律改革和行政改革將是特區政府推出改革措施的優先項目。

另外,在明年度特區政府的施政方針中,也應高奏「以民為本」主旋律,全面貫徹落實特首何厚鏵在今年國慶酒會上作出的「進一步緊密團體社會各界,以民為本,推進各項施政任務,將澳門政治、經濟和民生等各方面的事情辦好」,「要和社會各階層保持暢順的溝通,兼顧不同層面的利益,兼顧澳門當前和長遠的需要,使問題得到合理的解決」的莊嚴承諾,時刻把市民群眾的安危冷暖掛在心上。深懷愛民之心,恪守為民之責,善謀富民之策,多辦利民之事;傾聽群眾呼聲,關心市民疾苦,為市民辦實事、辦好事。尤其是要關心弱勢/困難群體的疾苦,把他們的事情擺上重要議事日程,重點考慮,重點解決,使他們的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切實感受到「澳門回歸」的好處。只有這樣,才能在穩定、和諧與改革、發展之間取得平衡,把市民利益與特區利益,局部利益與整體利益,當前利益與長遠利益,正確地統一和結合起來,使到「澳人治澳」的事業和澳門的經濟發展,獲得最廣泛最可靠的群眾基礎和力量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