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何姓賭王」是朝鮮新義州特首候選人?

由新華通訊社主辦的《環球》半月刊,最新一期〔十一月十六日出版〕的「特別策劃」專題為「朝鮮真相」。內有九篇文章,從各個不同角度介紹朝鮮這個盡管離中國很近,又曾與中國結下唇齒相依、浴血抗戰的歷史友誼,但卻在「一水之隔」中卻又似乎離中國很遠,充滿神秘色彩的國家,讓讀者們能以新的角度,認識和感受朝鮮這個國家。

在「朝鮮真相」專輯中,有一篇文章是由李昕撰寫的《在朝鮮特區的一天》。該文詳盡介紹了「新義州特別行政區」的籌建及相關法律規定等情況。另有一篇文章,是由吳琦幸撰寫的《新義州要請女「特首」》,詳盡介紹了朝鮮政府物色「新義州特區」的首任「特首」的情況。可能是受內地宣傳紀律所限,該文對朝鮮政府曾委任荷蘭籍華人楊斌為「新義州特區」首任「特首」的情況,卻一字不提。

不過,該文卻令人感到意外地提到,有一位澳門居民成為「新義州特首」的候選人。該文引述被傳為「新義州特首」候選人的美籍韓華裔女士沙日香的談話說,「新義州特首」的候選人共有六位,她只是其中之一,現在還不知鹿死誰手。因為朝鮮方面目前正專注在「核武」問題上,對此事還要進行評估甄選,大概到年底才會知分曉。至於另五位競爭對手是誰?她說不便透露姓名,只是說有兩位是韓國人士,一位澳門何姓從事博彩業的賭王,一位曾在深圳市政府工作過的香港華人,還有一位日本人。她說,來自澳門和香港的華人都是七十多歲的企業家,都沒有在海外從政的經驗。

按照沙日香女士所述,朝鮮「新義州特首」的六名候選人中之一的澳門居民,其「澳門何姓從事博彩業的賭王」,及「七十多歲的企業家,沒有在海外從政的經驗」的特徵,已使其身分呼之欲出了。

沙日香女士所言有澳門居民成為「新義州特首」的候選人,恐怕並非空穴來風。這是因為,朝鮮政府在創辦「新義州特區」的過程中,首先遭到的困難就是難以物色到具有資本主義經濟體制下進行企業管理運作經驗的亞裔人士。也正因為如此,才那麼□不擇食,在中國政府已明喻暗示楊斌「不可用」的情況下,仍是委任了他〔當然,據說楊斌曾斥資五百萬美元在平壤搞溫室,並援助朝鮮逾億元人民幣物資,而博得金正日的好感〕。在楊斌因觸犯中國法律被中國司法機關判處十八年有期徒刑後,朝鮮政府只得另行物色「特首」人選。由於朝鮮高官與外界接觸不多,因而正在朝鮮平壤羊角島酒店投資及經營賭場的「澳門何姓從事博彩業的賭王」,被納入金正日物色「新義州特首候選人」的視線範圍,也就並不出奇。只不過是,這位「澳門何姓從事博彩業的賭王」本人,是否得知自己已榮登「朝鮮新義州特首候選人」之榜,我們則是無從知曉。

朝鮮要從澳門居民中物色「新義州特首」,可能還出於以下的一層考量:從整個「新義州特別行政區」的構想,到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去年九月十二日以「政令三三0三號」通過的「新義州特區基本法」〔共六章一百零一條〕的內容,都基本上是抄襲中國的「一國兩制」方針及香港、澳門兩個特區的「基本法」。而由具有丰實企業管理經驗,也積極參與澳門當地社會政治活動,並在朝鮮國內有投資的澳門居民出任「特首」,就既是熟悉「一國兩制」的運作,可為朝鮮管好「特區」,也有物業在朝鮮境內作「人質」,易於控制。

倘若確有其事,澳門就「與有榮焉」。──在一個澳門特區之內,同時出現兩位特首,而且兩人都姓「何」。其中一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由中國中央人民政府委任。而另一位則有可能會成為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新義州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倘是雀屏中選的話,就將由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任。屆時,兩位「何」姓特首,就將會在一南一北,互別瞄頭。

不過,按照中國的相關法律規定,中國公民不得出任第三國的政府官員。而「新義州特首」是屬於朝鮮的省級地方政府的「第一把手」,如果正在北京中央擔任政治公職〔全國政協常委〕的「澳門何姓從事博彩業的賭王」獲委任為「新義州特首」的話,就有可能會與中國政府的相關法律規定相抵觸。

另外,據說中國政府對朝鮮創建「新義州特首」持審慎態度,甚至是懷有戒心。其原因,是擔心這個「特區」將會導致中國尤其是東北地區的民間企業資金大量外流,而中國政府目前正在實施「振興東北工業區」的戰略,並將此列入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的決議之中。而且,「新義州特區」開放後,也將會對中國東北地區的戰略安全和社會治安造成某種衝擊。

為此,中國政府高層領導人曾婉言勸告金正日:「特區」的選址最好是南移到「三八線」附近。由於南北韓居民同文同種,「特區」設於此更有利於吸引外來資金及方便於管理、發展。但朝鮮當局仍堅持原意,將「特區」設在中國的東北大門口之外。因此,對中國政府來說,朝鮮創建「新義州特區」,盡管是朝鮮的內政,但卻對中國自己的發展將會造成某種負面影響。在此情況下,作為中國公民中的一員的澳門居民,如應聘出任「新義州特首」,恐怕將會導致其人與中國中央政府的關係出現某種不愉快。

還有,朝鮮領導人的「古怪」性格,舉世皆知。連有北京背景的《廣角鏡》也指出,「下屬如果不順從或犯錯時,他會變得相當暴戾」,「最憎恨別人對他說謊,發現自己被欺騙後可能變得心狠手辣」,連自己的兄弟、妻子、兒女也不放過。因此,作為一位澳門企業家,在朝鮮投資做生意,無傷大雅;但如要做朝鮮領導人「手下」的官員,則須三思而行。發號施令慣了的人,又何必要去委屈自己,逆來順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