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成績必須要說夠,不足之處更應要說透

特首何厚鏵將於今日下午三時在立法會發表二零零四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隨後在政府總部舉行記者會,就明年度的「施政報告」回答記者所提問題。然後,明日下午列席立法會全體會議,就「施政報告」內容回答議員提問。

何厚鏵今日所作的「施政報告」,是他首任特首任內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在他首任特首任期之內的明年十一月中旬,他還將會作一次「施政報告」,盡管其中的二零零三年「施政總結」部分,仍可被列入「首任特首任期」范疇之內;但其中更重要的二零零五年「施政重點」部分,卻已是屬於第二任特首任期的時間范疇,故嚴格來說,明年十一月中旬仍由何厚鏵所作的「施政報告」,應被歸屬於第二任特首任期之內,盡管何厚鏵將會當選並被中央政府任命為第二任特首,已是無可置疑〕。因此,這份「施政報告」的主調及具體內容,將被賦予為第二屆特區政府鳴鑼開道、鋪平道路的意涵,十分重要,因而也就引起全體「澳人」的高度關注。

澳門回歸四年來,在特首何厚鏵領導下,澳門特區政府的施政取得了一系列的成績﹕使澳門從回歸前治安不靖、經濟低迷的「谷底」,迅速攀升到社會基本穩定、經濟相對繁榮的「高坡」〔與「高峰」仍有大段距離〕;並以已被事實証明為高超的管治藝術,先後闖過了失業工人大遊行、境外「SARS」疫情威脅、賭牌開放等難關。使到澳門特區無論是「直」的方面──與回歸前的澳門,還是誰「橫」的方面──與同樣實施「一國兩制」的香港特區相比較,都顯得「江山如此多嬌」、「風景這邊獨好」。因此,特首何厚鏵得到廣大「澳人」的擁戴和支持,也受到中央領導人的連聲贊賞。

因此,何厚鏵今午宣讀的「施政報告」的「特區政府二零零三年施政總結」部分,也就有理由要把成績「說夠」。這不但是對何厚鏵本人和特區政府全體成員所作的努力的自我肯定,也是對廣大「澳人」的積極配合及支持的熱情認定,更是對中央政府的積極支持的確定。當然,更是對「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的認定。何況,只有認真總結過去四年來的成功經驗,才能為澳門特區政府將來的「百尺桿頭,更進一步」,指路點撥。
按照「一分為二」的觀點,何厚鏵在將成績「說夠」的同時,也宜將過去四年來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依法行政」的不足之處,予以「說透」。否則,就將會故步自封,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跟不上時代前進的步伐。

實際上,在澳門回歸頭三年的特區政府施政方針的主調上,就帶有濃厚的「故步」色彩。──「固本培元,穩健發展」的施政主軸,就欠缺了「革新」的精神。不過,鑑於在澳門剛回歸時,特區政府所接手的是一副治安不彰、經濟不景的爛攤子,如在此種「百廢待舉」之際奢談「革新」,可能會收到「欲速不達」的反效果;只有固好本、培好元之後,才具有「革新」條件的實際情況,廣大「澳人」對當時特區政府的「地游水」領導藝術,還是予以理解及接受的。──盡管這種做法,與「澳門回歸」本身就是一場大變革的涵義相比,顯得並不相適應。
但在特區政府的運作至今已經走上正軌,已為特區政府進行改革提供了成熟及必需的條件,而廣大「澳人」也向特區施政提出了「發展要有新思路,改革要有新突破,開放要有新局面,各項工作要有新舉措」的呼聲之時,我們就熱切地期望著,特區政府二零零四年的「施政報告」,應當徹底告別「固本培元」,而適宜在「穩健發展」的基礎上,以「與時俱進」的精神進行改革,使正在實施「一國兩制」的澳門特區,真正彰顯「澳人治澳」的真諦,從而進一步煥發廣大「澳人」參與「治澳」的積極性,奪取更大的成就。

在這方面,對「澳人治澳」造成一定 障礙的公共行政及司法領域現狀的改革,就顯得迫在眉睫。持平地說,回歸後公共行政主管部門頗為著意提高公務人員的服務態度及素質的問題,進行了大量的培訓工作。現時許多與市民直 接接觸的政府部門及第一線公務人員,確有體現「以民為本」、「以民為尊」的精神,服務態度大有改善。但畢竟這還是並不足夠的,還須從制度上予以改革,使到顯得偏高的公務員與人口總數的比率〔約為百分之三點八〕,能夠真正發揮出人盡其才、人盡其用的效益。何況,現在尚有部分公務人員及個別官員,尚未能轉變思維,仍是抱著「當官做老爺」的心態來面對已經當家作主的廣大「澳人」。

其實,推動公共行政及司法領域的改革,這本身就是全面及准確地貫徹執行「澳門基本法」的要求。比如,按照「澳門基本法」中關於中文是「第一官方語文」的規定,就應當在司法機關加快使用中文的步伐,包括中文審案、中文製作司法文書等。又如,按照「澳門基本法」對「立法權」的設計,並根據凡涉及人身權利的事項必須由法律定之的國際通例,應當盡快就涉及到限制居民人身自由的傳染病防治事項進行立法,並撤消「行政代替立法」的有關防治「SARS」的「行政命令」。再如,既然「澳門基本法」規定,受政府委托為居民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衛生等方面服務的職責,由市政機構承擔,這也就應當盡早對特區政府涉及上述職能的部門進行重組調整。如果上述工作久拖不決的話,要說「施法施政」,也就不知從何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