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施政報告其實在經濟領域也充滿改革精神

盡管特首何厚鏵在「二零零四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中,為了回應社會上對「行政改革」和「司法改革」的強烈呼聲,而在闡述明年度特區政府的「施政重點」時,將以往被排序在第二位的「行政法務」範疇事務,提升到「榜首」的位置,而讓過往幾年都是「獨佔鰲頭」的「經濟財政」範疇事務,作出「讓位」,退居「老二」位置;但就「分量」而言,「經濟財政」範疇事務在「施政重點」中仍是最為「吃重」,在四項「施政重點」中佔了一半,亦即共有兩項:第二項的「促進經濟發展,優化產業結構」,及第三項的「把握CEPA機遇,加強區域合作」。而且,「經濟財政」範疇事務在內容上也比以往幾份「施政報告」更為充實,所站立的戰略位置也更高,眼光也看得更遠。這當然是拜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以「比意料中快」的時程,與澳門特區簽署了「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協議,及開放內地居民來澳門「個人遊」,即將批准「澳珠跨境工業區」方案,拍板落實「港珠澳大橋」計劃等之賜。再加上澳門開放博彩業已收到較佳的經濟和社會效益,而使特區政府能以更大的氣魄,更高的戰略眼光,及更為縝密的策略思考,來審議、研究、決策明年度以至未來澳門特區的經濟發展策略。因此,「施政報告」中關於明年度「經濟財政」範疇的「施政重點」中,也就有不少具有新意的「亮點」。

實際上,正如「施政重點」的小標題所示,「優化產業結構」已被醒目地標定為未來一年特區政府經濟範疇需要集中「主攻」的方向。可以說,這是在過去幾年來實施「完善市場環境」、「配合經濟調整」、「落實經濟發展規劃」決策,尤其是經過過去幾年已為澳門經濟的振興和 發展固好本、培好元的基礎上,要促使澳門經濟發展的策略實現「質」的飛躍,將之提升到在產業結構方面大作文章的高度,已不是僅僅滿足於「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被動式施政作為了。

當然,何厚鏵提出的「優化產業結構」構想,仍是立足於「以博彩業為龍頭、以服務業為主體,其他行業協調發展的產業結構」的基礎上。但在這個主軸之下,則予以更充實更具體的延伸發展。比如,「施政報告」提出會議旅遊和商務旅遊是澳門未來幾年致力開拓和培育的項目,這就是緊緊圍繞博彩旅遊業這個「產業龍頭」而衍生的結構微調。實際上,拉斯維加斯的發展成功經驗之一,就是在大力推動博彩旅遊業發展的同時,也促成會議旅遊展覽項目的迅速發展,吸引了全美以至全球三分之二的會議及展覽到拉斯維加斯舉辦,使到會議展覽旅遊的收入,佔拉斯維加斯整體經濟收入的較大比例,並與博彩旅遊業形成了相生相伴、互為促進的良性循環模式。我們欣喜地看到,投得澳門賭牌的美資「威尼斯人」集團,在組織和經營會展旅遊方面卓有成效,也經驗豐富。而該集團計劃在澳門興建的「金光大道」大型系列項目中,也含有會議展覽旅遊的內容。如果這些計劃獲得落實,以澳門在東亞地區的適中位置,及與海峽兩岸的密切聯繫等有利條件,發展會展旅遊也就將會大有可為。

更值得大書一筆的是,即將獲得中央批准的「澳珠跨境工業區」方案,也將會以「其他行業協調發展」的角度為澳門「優化產業結構」提供助力。這是因為,在「澳珠跨境工業區」方案獲得落實後,不但將會如何厚鏵在「施政報告」中所指出的那樣,使澳珠兩地的多種優勢得到互補,有利於澳門製造業的發展和升級換代,及吸引外資進入,從而有利於產業結構的優化和本地勞工的就業,而且在推動用好用足用活「CEPA」,結合發展澳門與內地西南十省、區、市的經濟合作,及適用於澳門的中國與東盟「十加一」自由貿易區的經貿合作,可能也將會起到「排頭兵」的作用。這就將會超越澳門地區本身產業結構優化的範圍,而有可能會對更大範圍的跨國、跨省區域經濟結構在合作過程中實現合理優化,產生某種良性影響。

為了優化產業結構,必須創造良好的營商環境。何厚鏵在「施政報告」中,也在這方面花了不少筆墨。從制訂和完善法規,到簡化行政程序,從培訓從業人員,到加大預防和打擊不規則經營行為,都作出了安排。與此同時,繼續對中小企業實施扶助政策,並鼓勵青年人創業,及改革稅制,以至為醫藥產業及環保中介產業的發展創造符合「地球衛士」及「健康城市」標準的良好環境等。在某種角度來說,這一系列新措施的推出,也可算是要實施經濟領域的「改革」。其重要性,並不亞於「行政改革」和「司法改革」。畢竟,上層建筑的進步,必須要有經濟基礎的發展來對之起推動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