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在澳舉行的華商婦女大會為綠色官商背書?

前一段時間,可能是本澳正在進行第五十屆格蘭披治大賽車,本澳各大小媒體都「傾巢而出」,前赴賽車場大做「金禧賽車」新聞的緣故,居然漏掉了一條可讓澳門特區在國際社會事務尤其是國際婦運議題上應當佔有一席重要地位的新聞:當時正在澳門舉行的「首屆世界華商婦女大會」,評選了上海羽西化妝品有限公司董事長靳羽西、柯達全球副總裁葉鶯、歐洲華人華僑社團聯合會主席曹燕靈、蒙妮坦國際集團董事長鄭明明、廣西金嗓子製藥廠廠長江佩珍、哈爾濱翔鷹集團總裁劉連霞、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董明珠、重慶大新藥業股份公司董事長王令芳、台北圓山飯店董事會主席宗才怡、浙江溫州康達爾公司董事長胡玲玲等十人,為「二零零三年度十大最具影響力華商女企業家」稱號,並頒發了獎品。筆者也是在昨日翻看「舊報」,才在十一月十七日的《人民日報‧海外版》上,看到這一消息,亦即也差點被這則在國際華商婦女事業中具有重大意義的新聞在眼前「溜」掉了。

透過《人民日報‧海外版》的報導,筆者才又了解到,這次評審是由「二零零三年十大最具影響力華商婦女評審會」評委經過投票表決選出的。澳門特區政府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澳門中華總商會婦女委員會主任賀定一,香港各界婦女聯合協進會主席林貝聿嘉、世界華商婦女聯合會會長李曾超群,香港婦協女企業家委員會召集人蔣麗芸等向得獎者頒獎。另外,筆者還從別的途徑得知,在這次「首屆世界華商婦女大會」上,林貝聿嘉、司徒巧玲、何超瓊、靳羽西、葉鶯、胡冰心、曹燕靈、董明珠、宗才怡等著名女企業家發表了主旨演講。

世界華商婦女聯合會和《女企業家》雜誌社將其聯合主辦的「首屆世界華商婦女大會」,選擇在澳門舉行,使到澳門近來繼在首屆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內地與澳門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協議及第五十屆格蘭披治大賽車之後,又一次成為「世界熱點」。而這個「全世界華人婦女精英的峰會」,評選「二零零三年度十大最具影響力華商女企業家」並予以頒獎,也確實是「世界媒體矚目的盛事」。感謝大會主辦者,為澳門提高國際知名度增添了一分光彩。

然而,對於「二零零三年度十大最具影響力的華商女企業家」候選人的提名及評選標准,我們卻大生疑惑:究竟「最具影響力」的要素及標准是什麼?而候選人又是如何提名產生?為何具有民進黨背景的宗才怡會雀屏當選,而澳門特區政府的主要官員又會肯定這份名單並欣然頒獎,是否要為宗才怡的「挺扁」行為「背書」?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們提出這樣的問題,並非是對這「十大」名單中的其他人,如靳羽西、鄭明明、曹燕靈、葉鶯、董明珠等人的「最具影響力華商女企業家」的資格有意見,而是感到讓宗才怡也來濫竽充數,實在是不可思議。這是因為,宗才怡在美國時,只不過是南加州一個小鎮的市政機構的財會負責人,默默無聞,毫無「影響力」可言〔當然,她在家中接待訪美的民進黨頭面人物並做其「金主」,在民進黨內具有「影響力」,又是另一回事〕。返台後,她因在二零零零年「總統」選舉的關鍵時刻,參加「國政顧問團」「挺扁」,而得到陳水扁的犒賞,獎賞了一個「華航」總經理的位子,才使她稍有知名度。無可否認,她在「華航」總經理任內,確是有一番作為,使「華航」虧損率有所降低,但卻趕走了一大批當年從國民黨空軍轉業到「華航」任職、「反獨促統」立場堅定的中層幹部,因而再次受到陳水扁賞識,在去年二月初的「內閣改組」中被委以「經濟部長」重任。但終究因她是一個小小的財務組長出身,根本戴不起肩負為陳水扁「拼經濟」重任的「經濟部長」大帽,於是,上任不到兩個月就寫下了「誤闖叢林的小白兔」辭職信,成為歷史上任期最短的「部長」。陳水扁為了「補償」她,才又安排了她出任圓山大飯店的董事長。去年十月七日,本欄曾以《宗才怡接任圓山大飯店董事長政治背景不單純》為題分析指出,陳水扁的這一招,除了是要切斷蔣宋美齡女士的「金援」之外,也是要配合民進黨攻擊中國國民黨「國庫通黨庫」,揭露「蔣家天下」「國庫」通「蔣家私庫」的「不法行為」,意圖在政治聲譽上置中國國民黨於死地,更加坐實所謂國民黨政權是「外來政權」、「掠奪台灣民脂」之說,徹底摧毀在野勢力的勝選機會,從而使民進黨能夠實現長期執政。因此,如果說,宗才怡確是「最具影響力」的話,可能其「影響力」會是體現在「挺扁」、「助獨」方面。

其實,台灣地區擁有不少具有實力及影響力的女企業家,如王雪紅、鄭金蓮、蔡美蘭、吳麗華……等,她們都是實實在在的女企業家,所擁有的經濟實體都是私人企業〔「華航」和圓山大飯店卻都是「國營企業」,僅就這一點而言,她就不配與靳羽西等個人創業的私營企業主相提並論〕,而且對國際電子等行業的發展起到一定的促進作用。她們也曾被台灣「中華婦女創業協會」評選為「全國婦女創業楷模」、「海外婦女創業楷模」。總之,她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要比宗才怡這個「綠色官商」要強得多,她們的創業事跡被收入每年評選、因而每年出版的《當家的女人》系列圖書中。既然「首屆世界華商婦女大會」要在台灣地區物色一位「最具影響力的華商女企業家」,為何不把眼光放在這些真正的具有影響力的「女企業家」的身上呢?